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复活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503 2013-04-22 11:25:07

  玉塔村。清晨时分,正是家家生火做饭的时候,潮潮地小路上有两个人在探头探脑的张望着,鬼鬼祟祟显然不是什么好鸟。

“温哥!你说的那事是真的?”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开口说道。“你说,这事我温小鹏能骗你?你说说我骗你王健有什么好处?真是的!”

“嘿嘿!也对!”不错,这俩人就是曾经与那死去的李二狗为伍的,玉塔村三害,温小鹏和王健。

“嘿嘿!不过温哥这事我还是不太相信,就算他被王富贵毒打了一顿,后来醒了自己逃出来,那他怎么不回村里找咱们,还有那警察们不是说没有在湖泊里找到李二狗的尸体吗,难道这还能有假?这根本就是个很邪门的事嘛!”王健满脸狐疑地看着温小鹏,略带一丝恐惧。

“你这个猪脑子,这个问题也想不明白!你想李二狗那个狠角色他能被王富贵揍死吗?”

“不能?”

“这肯定不能啊!这李二狗把王富贵揍死了,换了衣服然后扔进湖里,最后躲在王富贵家,这样一来人们都认为是李二狗死了,反正那天民警们又没带村民们去,谁愿意去看一个死人沾晦气?再者,李二狗从王富贵家跑出来,逃往后山,这样一来人们都会认为是王富贵杀死了李二狗……”。

“妙!妙!这李二狗也太聪明了,杀了王富贵还可以把罪名让王富贵给背上!太牛了!”王健听完温小鹏的分析,一脸羡慕。自己身边竟然有这么天才的人。

“现在你那些疑惑解开了吧!”

“恩!恩!李二狗杀了王富贵所以不能回村,因为一但有人发现就露馅了!”王健好不容易抓住这个表现的机会,异常开心。

“那你再分析分析他为什么要住在王富贵家呢?”

“这个,因为王富贵家离村庄较远,发现的机率不大!还有既使偶尔有路过人发现王富贵家有人,也会保守这个消息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王富贵并不是什么杀人犯,而是为玉塔村除掉一害的英雄!”王健微怒。

“分析的非常好!很好!”

“那你再猜测,咱们去找他,他会怎么样?”温小鹏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不过马上就恢复平静。“他……他会向咱俩要一大笔钱远走高飞!因为他已经不能继续再呆下去了!可是,咱们钱也不多啊!他要是狮子大开口怎么办啊?要知道他可是亡命之徒啊!”没头没脑的王健又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

“这……温哥咱不去不就行了!反正他不敢进村里!”“你是不是觉得这全世界数你聪明呢?走!走!找个僻静的地方把这破事研究一下!”温小鹏拉着王健钻进了一块林地里。各找了块干净石头坐了下来。在乡下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石块,尤其是这山林地区。

“他白天是不敢到村庄找咱们,可是,晚上呢?晚上他会不会从外面爬进来?所以还是趁早去看看好!咱们有多少钱他心里也有个数,相信他不会提取什么过火的要求的!”

“恩!也只能这样了,那咱们吃过早饭就带点钱去看看!”

“恩!还是老地方见!”

……

“前面有人烟了,治国咱俩下去吧,也不能老让这东西在空中飞着,太过于显眼,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行!”大约步行了七八分钟,便清晰地看到了房屋,看到了从烟卤升起的娄娄青烟,走在街头上还可以闻到不知谁家的飘出的诱人的香味,勾起了俩人的胃口。

这是个小型乡镇,几百户人家。街头右边有个小型饭店,招牌上写着“上里镇如意饭庄”。显然,上里镇就是这个小型乡镇。“老板!来两斤油条!两碗粥!”王富贵刚进门落脚就吆喝道。屋里有些零乱,五张餐桌,几十个椅子随意的围绕些桌子放着,并不整齐。

“好勒!先坐下喝一杯茶水的功夫就好!”出来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他倒好茶说了几句客套话进厨房和妻子张喽去了。王富贵见此人外福堂显现一片焦色,是面临破产边缘之象。但皮下泛又现现淡红色,掐指一算有临危挽回的希望,唉!也算是有缘人帮他一把吧!起身改动了屋内的东西摆放,利用周围气场改变运势。

等到那位中年人端来米粥的时候,已经气色红黄艳丽,财运定必亨通。正所谓所谓“三光明旺,财自天来!”便凑到治国耳旁小声说道“一会付账的时候,他给你找零时,会算错多给你,但你也不要吱声。他近日有破产之相,我已经帮他解化!”其实,在摆放物件时王富贵做了点手脚,钱便自动到手。自已可不能凭白无故地给别人化解。

在这个小镇转了个半天终于找到个大众藻堂,付过钱买了些东西匆匆地进入。妈呀!这怎么乌烟璋气?“治国,去左边,那里的柜子放衣服比较安全些!”“好的!”治国也没多想匆匆地冲淋浴去了。

实在是太难受了,太累了!足足冲了一个钟头!悠悠地走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被撬了?他娘的……”一个大汉站在右侧的柜子怒骂着,第二层那个被撬开的锁显然是他柜子。

“富贵!富贵!你太神了!竟然能猜准了!”治国激动不已。

“天机不可泄漏!”

“这也是个天机?哼!”治国拿着手机玩着,对面坐着个大汉一丝不挂正在剪指甲,治国对其极其不满,因为指甲屑乱飞。

咦?怎么回这样?手机系统错误了!手机程序乱码了,竟然自动开启摄像机!妈呀!真撞邪了!刚刚还好好的!“咔嚓!”一声摄像声惊醒了正在剪指甲的大汉,因为他眼前刚刚闪烁了一道亮光!

“妈的!活了这么大从没见有人在藻堂拍照的!”大汉胡子拉渣脑羞成怒!莫非这个小子有那个爱好?臭大了!“那个……大哥你看这手机出错了,你看这程序出错了!”可胡子大汉哪信你这?一个拳头夹着火红的愤怒打了过来!治国一个周身翻滚到墙角!好险!

胡子大汉相当凶猛,见张治国躲闪到墙角,不甘示弱,风风火火打了过去,见状不妙,张治国激灵一闪,躲避开了。然而胡子大汉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过于强劲的惯性,促使他的拳头“膨!”狠狠地打在了墙上电器插座座上,“嗡嗡嗡”一阵金属片的振动,碰撞。不间断地冒出几丝电火花,把胡子大汉狂吻地惨叫。

一旁的王富贵始终都没有动,他可不相信一个普通大汉能被地灵之气浸泡过的张治国身上找回所谓的面子。等俩人走后那金属片的振幅也变小了,自然碰撞不到一块,所以胡子大汉得以解救。

“他妈的!敢得罪我胡寒丰活腻了!”骂骂咧咧地走出了大众藻堂,心中愤怒告诉他,自己还是不甘心咽下这口恶气。上里镇其实离玉塔村不是很远,如果走山路的话更进一些。离开小镇后王富贵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坐下了,感叹道总是有一些人喜欢抱住愚蠢的自信来找面子。

此时,张治国也看到了不远处光着膀子的胡子大汉带领着几十号人败类,有几个人还伶着钢管红红火火地又追来了!“弟兄们,就是这俩个不长眼的杂种给我狠狠的打!”

败类们疯狂地挥棒打来,王富贵迅速用左手从里向外抓其手腕向一外推,“当啷”一个黄毛小子手中的钢管应声而落;而张治国更是凶猛左手一提抓住一个败类的裆部猛力上提,右掌重重地砍向其后脑,瞬间击倒在地。

“哎哟!疼死俺了!怎么下手这么狠呢?”

“哎哟……”

连贯、有力,整套动作应当一气呵成,一群小混混哪见过这阵势!两分钟后,一片惨叫哭嗲喊娘好不壮观,张治国心里爽歪歪!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你好自为之!”王富贵怒喝道。“哎哟!哦,大哥!不!大爷!我知道错了,小弟……”地上痛得死去活来的胡寒丰哀求着。“哼!狗改不了吃屎!”王富贵拿着手中的铜钱反复地推算着,都是相同的结果,这纠缠还没有结束。到底哪里出现了差错,一时想不通。

躺在地上呻吟的众人眼睁睁地望着俩人的背影消失才慢慢地像机械一样爬起。“哎哟!疼死我了!咦?这是什么东西?”一个黄毛小子从地上拣起一颗通体晶莹透亮的珠子,上面还散发着淡淡地光晕。

“胡大哥!你过来看看这是啥玩意儿?真好看!”

“瞎嚷嚷什么,先过来扶我起来……”

“哎哟!你不能慢点!咦!天然珍珠!这个东西可值不少钱呢!”胡寒丰眼中充满了贪婪连忙追问:“在哪找到的?”“就在这里!”“啊!大哥我也找到一颗!”众人闻声迅速四处寻找着,果然又找到许多。“我也找到一颗,嘎!这里还有一颗……”气急败坏的胡寒丰转了大半天愣是半颗也没撞见。

“胡大哥,这会不会是那俩个家伙丢掉的?”坐在地上的黄毛小子托着下巴回想着。“这还用问?用脚丫子想想都知道怎么回事!猪脑子!”满腔怒火的胡寒丰毫不犹豫地把黄毛劈头盖脑地臭骂一顿,骂地狗血淋头,淋漓尽致!

“去!回镇里多找点找人,让弟兄们今天绑了这俩只肥羊,多抄点家伙!还不快去!”黄毛正在打起精神支起耳朵听细嘱咐时,又听到一阵臭骂,浑身上下不由地一阵哚嗦,双脚一抖,奋力地跑开了!

“回来!回来!”胡寒丰突然又在身后喊道。啊!这也太折磨人了吧!还让不让人活了?“那个啥?大哥!还有什么事?”黄毛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你回去跟他们说清楚,那俩个家伙身上一定还有什么宝贝!行了!快去吧!”黄毛这次可留了个心眼,不像刚才那样愣头愣脑地往前冲了,心想万一这大哥又把自己拉回去,这不就又有白走一趟路程。

胡寒丰吩咐好黄毛,顺手点了支烟,无意中抬头一看,这黄毛竟然还有闲情练习小跑?他大爷的!“你不能跑快点,小心我追到你屁股后面踹你!”黄毛闻声大惊,拼命地跑了起来,一溜烟消失在上里镇中。

“一群废物!”胡寒丰转身骂了一句,蹲到大树下又掏出一支烟自顾吸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