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灵狐附身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403 2013-04-22 11:25:07

  又一个不平静的夜静静地潜伏下来,随着暗风四处游荡。繁星越来越清晰明亮了,王建今天收获不错,买了个好价钱。理应拉几个酒肉朋友庆祝一下,但细想李二狗死了,温小鹏挂了,只剩自己下孤零零的一个人,无人可找。

遥想当年,李二狗的无耻,温小鹏的无懒,战胜村里所有村民,自己随时可以为所欲为,好不自在!不过,他们死了归挂了,自己高兴还是要大吃一顿的,事不宜迟,马上行动。

不巧的是一向村里生意火热的饭店今晚上却早早打样,王建在门口破口大骂:“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心情好好心情来光临,你他娘的不识抬举,打样也不算一卦!你以为关门就大吉啊,蠢货!”

附近唯一的饭店关门了,王建很是生气,不过,既然出来了就不能空着肚子回去,就好比往日偷东西一样,既然出来就绝不会空手回去,就算猫也要偷一只才好!想来想去,王建突然想起今天见的那个饭店老板,也算是老熟人,正好去他那里打折消费。

上里镇。王建迈着大步来到上午那个饭店,门没有关,屋里的灯光拼命地往外挤,在面前散落了一地光亮,一股嗅不可闻的幽香迎面而来,店里并没有客人,冷冷清清,老板也不知道忙什么,不知踪影。穿过饭店后面是个庭院,王建知道老板就住在对面的屋里,此时灯光正亮着。偶然闪烁几下,忽明忽暗。

窗前的老槐树在摇晃这着,印在墙上的黑色影子越发越狰狞,横七竖八的杂乱枝干像巨大黑色的蜘蛛的爪子。王建抬头看了看,惨白的月亮不禁抖了几下寒颤。

“怎么了这是?老哥!出来出来!给你老弟炒几个拿手好菜!你老弟重重有赏!”王建在庭院里吆喝道。

“哦,好好好!”对面的门开了,灯光也彻底的暗下来,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走了出来,麻木的眼神看了看王建古怪地说道:“老弟,你可来了,等你很久了!”“哎!老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像被人……被人砍了似的……跟老弟说谁他娘干的……老弟给你报仇去!”王建也感到一丝异常,隔着夜色他有些看不清。

难道是今天饭店被查到非法买卖野生动物,被人家暴打一顿,对呀!怪不得,刚刚去的那家饭店早早关门了,原来是上面有人查来了,早早关门做贼心虚,哼哼!有机会非要去狠狠去敲诈一笔为好!

“嗖!”老板像子弹一样射了过来,捎来强劲的冷风,毫不犹豫地打在王建脸上。“啊!救命啊!王八蛋你变成这样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让我快点逃,还他妈让我陪你聊天!救命呀!”王建脸上火辣辣的,他这下可注意了,看仔细了,迎来的老板浑身上下全是伤口,恶臭的肠子在外面挂着,胸口也不知道被什么抓开一个大窟窿,手指上白森森的骨头,肉眼可见!

王建在庭院里丢了魂似的没命地狂跑,可是他怎么可以跑过如同怪兽的老板呢?上帝绝对不允许恶人有这样的奇迹出现或发生。一阵阵哀叫声在庭院里响起,王建听着恐惧,他很熟悉,那是今天上午那只被自己打伤的狐狸的哀求声么?

哎呀!它不是死了?怎么又这样?个头那么大难道是修出灵性的狐狸,这下可糟糕了招惹了大神,王建心中大道不妙!“嗷!”一声吼叫在王建面前响起。

“啊!”钢铁巨爪伸进了王建胸膛,王建虽心不甘,但终究是要死了,眼前生平没有见过的恐惧把他给活活吓死了,而且被撕开的胸膛让他再也找不到活着的理由,他不能怪灵狐的灵魂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因为他自己在看到猎物硕大的狐狸的时候是兴奋不已,一枪毙命!他也不能怪上帝没有给他留下忏悔时光,他的罪孽太深厚,不敢奢求。所以,他死了。

他真的死了的确如此。刚刚赶来的王富贵看到他了,黑白无常没有来而是被牛头马面带走了,注定下世不能为人。而灵狐的魂魄呢,由于修出灵性被神玉吸收了,当然被妖玉吸收,一来净化其狐恶念,二来令灵狐生慈悲心,积累功德。

神玉天罗(玉天机)其齿牙相互,依靠功德发动内部法阵运转,可窥的上仙下狱天机,大可寻法,小可知生死断未来。可测星月日之事,天地人之情,鬼仙妖之态。每块神玉里都被无上神人精心设计,佛经遍布,梵音常起。

哪是小小的灵狐凡妖所能承受,没多大功夫便安静下来,听佛诵经。玉天机自然缓缓运转,只要心神一动,便可知它妖藏身何处,累功德无量,得法无边。世事升沉无常,转瞬即逝。灵狐听到经诵梵呗时陷入沉思,晨钟暮鼓令它怦然心动。它突然感到心灵无比干净利落,如水银泻地,爽然决然,没有丝毫混浊。

觉悟开始了,入定而一空心头污浊,逐渐萌发智慧精神开始腾跃,发愿要积累功德灭除苦,摆脱轮回进入无限,达到涅槃。觉悟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如是观察,渐离生死。

麻烦来了,王富贵突然察觉到。他知道这都是神玉天罗感应的功劳。

上里镇。一所饭店中。刘爷满脸笑容地陪着范警官,当然,范警官也不是个好东西,笑嘻嘻的接过一扎厚厚地人民币一边往口袋里装,一边嘴里说道:“客气!客气!”极其虚伪恶心。当钱入口袋了,他又小心地拍了拍道:“放心!老弟的事就是我范某的事,包在我身上,保你满意!”范警官凑近拍了拍刘爷的胳膊,便起身告辞了。

刘爷并没有相送,他一直在想跟随杀人犯的王富贵的那个老神仙究竟还有什么法术,他不且想向李宝承等人年轻二十岁,他想得到更多,所以,他一定要利用范警官之手抓住王富贵了解个清楚明白,最好把那个老神仙抢过来!哼哼!王富贵已经是个亡命之徒,活不了多久了。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来的消息,必须成功拿下。

出了门,范警官借着三分酒醉,自个玩起醉酒疯。左一摇右一晃微闭着眼,迈着酒步哼着小曲时而高唱时而地吟。“……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不要采……不要摘……下面是什么来着……怎么唱来着……”对于这种自娱自乐风警官很是喜欢。

“前面那是谁……感觉很熟悉……”不远处迎来了两个在嘀咕着。“好像是……范……范警官……又好像……”范警官听到后,顿时醉意全消,细眼看去,那不是刚刚调来的两个笨蛋么,这年头,不知天高地厚的牛犊子最可怕。

范警官趁机一溜烟躲了起来,要是让他们认出来了,明天早会上定会以自己原本下属的身份发表个领导注意事项,到时可就丢人丢到爪哇国了。“范警官……不像不像……”躲在墙角的范警官不禁心生感激,谢天谢地你们终于把我排除了。

待两人走远后,范警官探头探脑向四周望了望,提起脚,小心地走出来。正好一股风不由分说的就扑面吻上了。

“哇!呸呸呸!太恶心了!怎么这么重的恶臭血腥味!”

“嗯?难道是凶杀!”出于职业习惯范警官立马警惕起来,慢慢地向前移动着,悄然前进。

在一家饭店门口止住前行的脚步,店里的灯光拼命地往外挤,在面前散落了一地光亮,一股嗅极为浓厚的血腥味迎面而来,店里并没有客人,冷冷清清,老板也不知道踪影,不见去向。

穿过饭店后面是个庭院,对面有几间房屋,正中间的屋子灯光正亮着。偶然闪烁几下,忽明忽暗。窗前的老槐树在摇晃这着,印在墙上的黑色影子越发越狰狞,横七竖八的杂乱枝干像巨大黑色的蜘蛛的爪子。范警官抬头看了看,惨白的月亮不禁抖了几下寒,低头时看见地上一摊摊血迹,几堆灰烬在悠悠地轻轻地跟着风儿小跑。

范警官拨出手枪打开保险,一步一步向屋里靠近。

“十米!”

“三米!”

……

啪!屋里的灯毫无征兆地破灭了,刺骨地冷风竟然从屋里跑出来!范警官不由地一哆嗦,手指一紧,扣动了扳机枪响了,打在玻璃窗上。巨大的响声把沉寂的夜给震怒,它狠狠地把这讨厌的声音抛的老高,扔的老远。厕所里的声控灯也惊醒,它的眼睁的老大。

“谁?”范警官感觉到了明亮,迅速转身提枪指着厕所,此刻他早已被恐惧蒙蔽理智,所以他坚信里面有人,凶手就在里面。

“哇!范警官杀人了!……”枪声把刚才好不容易躲过的那两个家伙引来了。

“里面根本就没人……装姿势给谁看呢?”

“就是……就是……”

“你看!死者眉心正中一弹……空调还开着说明这家主人并没有出去走到……是你杀上门的……”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把死去的老板抬了出来,仔细观察分析道。范警官心头一凉,绝对不能让这两个笨蛋瞎说,有时蠢货是可以置人以死地的,果然不出所料,悲剧发生了。

“范警官,我们已经把你和现场拍了照片传给上级,毕竟我们没有权利处置你的。”两个家伙,一个在认真地汇报,一个专心地听着,不时还点点头。看的范警官很是气愤恼火。这年头,不知天高地厚的牛犊子最可怕,尤其是属于笨蛋类型的。

“你们干脆杀了我算了,不活了!”范警官突然觉得上帝与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开大了!命运把自己的性命就此给捉弄了。

“啊!你可不能耍无懒!”

“对对对!你不能自杀啊!要按流程走!一路向西……”两家伙回头又极不放心地看了看范警官提醒道。

“走走!咱们回去吧!今天的事我一定要博客直播,这样才能提高人气么。”

“是啊是啊!我们互粉啊!”

“好啊!好啊!”

……

渐渐地两人远走越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