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邪病缠身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17 2013-04-22 11:25:07

  陈部堂今天心情很是高兴,自己的手下顾车军真是个奇才,竟然向算命先生要到了好办法,至于给他付钱就免了,他也清楚自己是个出了名的铁公鸡,就像拿今天女秘书来说,竟想出那样的一个办法敲诈于我,作为一个漂亮女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说自己怀孕了呢,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情人的,一点都不称职,如果她再这样下去,我非解雇她不可。

转身一头扎进一条小巷里,陈部堂继续在心里盘算着。今天,去看看那个老东西吧,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喜怒无常去了多少医院也是查不出个毛病来,只好把他丢这破地方,让他图个清静,我们捞个清闲。“给个饭钱吧,行行好……”一群乞丐见来人是个老板装扮,便也不顾及扔下自己的长久有效的求包养广告招牌,奋力地爬了过去,毕竟那广告是未来打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缠住这个老板让他给自己留点饭钱,可是,他们哪知道遇到的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妈呀,抢劫了……”陈部堂正意淫着,突然被好几个人抱住了大腿,爱财如命的他马上意识到遇到危险了,立马狂叫道。

“我们没有那么坏,好不好?”一群乞丐也是被突如其来的狂叫吓到,连忙放开陈部堂一哄而散。自己这样已经够倒霉了,他们可不想再去到监狱里受百般的折磨。

待陈部堂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乱七八糟的“求包养”字牌。不禁哑然失笑,时下这风气可真流行,连乞丐都了解入深,也对,公平竞争么,乞丐这样应当理解,理解。不过,人家既然没有抢劫自己的财物,那应该美言几句好让他们继续发扬,不然下次自己再路过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改行做土匪怎么办。

“良民,大大的良民!”连续看了半年多的抗日战争的好几部电视连续剧,好听的话果然脱口而出。

众乞丐听后,个个像惊呆了的公鸡,伸长脖子直挺挺地盯着陈部堂,一动不动。大概过了几秒后,大呼一声,叽叽喳喳地自觉的开起了个紧急会议,陈部堂见状,怆惶而逃。

“日本人什么时候又进城了?”

“不知道啊,这几月的报纸俺就没见着……”

“哎,不管这破事了,今天又一家办丧事,咱们去使劲哭,按我昨天给你们说的话讲,保准有好饭吃,有零钱花……”

陈部堂来到一家破旧的小院里,大声喊道:“老东西,我来看你来了!”院落里还算干净,几个佣人在收拾着。

“陈老板来了,老爷刚刚睡着。”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出来压低了声音说道。

“小红啊!晚上老东西还是那样邪门?”陈部堂凑到小红小声耳边问道,他可不能让这里的佣人听到,否则保准跑光,他们一直以为老头子是精神失常,其实是跟他们说了个要命的谎言。

“昨天,老爷倒是平静地很,可是隔壁的一个年轻人女人离奇死亡了……她晚上的时候来过……”小红拉了陈部堂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说道。“隔壁……中年人……老爷子这里没有熟人啊……”陈部堂疑惑道。“是的,那位中年人是刚刚从外地回来,记错了家门。”

“哦,原来是这样……他们没有有所怀疑这里吧?”陈部堂非常担忧。“没有……他们不可能想到……”

“好好,那就好,记住,以后晚上的时候不要让人进老东西的屋里了……走……出隔壁瞧瞧……”

……

刚进院落进听得哭喊声一片。院里到时有不少人在操办这丧事,所以,陈部堂与小红在这里随处转转,也没有人在意。只见,死去的年轻女子大张着口,瞪着眼,十指成爪状。完完全全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恐怖东西,死法在诡异了,在场的人都多少也心知肚明,彼此都当作秘密不说,主人家已经够伤心的了。

正当陈部堂转身时,突然看到一群衣着破烂的人溜进来,心道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便探头过去看个究竟。

“照着昨天我教你们的说,今天肯定有好饭吃!”一乞丐开口了。

“他们真的会给吗?”几个瘦弱的乞丐有些不相信。

“人已经死了,他家主人怎么知道自己孩子以前有没有我们这几个朋友?所以随便编他们也相信,再说了,咱们给他们说好话,他们能把咱们给轰出去?”

“恩,有道理,弟兄们开始吧!”众人思想达到了统一。

“哎,老兄呀,你怎么丢下我们,忍心丢下我们就这样撒手走了,哇呜呜呜……”众乞丐是泪流满面痛哭流涕,时而仰面而泣时而呜咽不语,以泪洗面泣不成声常常哽咽之状。

听的呜呜咽咽抽抽泣泣的主人家热泪盈眶悄然涕下沾襟泪,如泉涌如雨下,泪如倾盆,哭断衷肠听的众人好不伤心,就来陈部堂也泣不成声,恨不得自告奋勇他家女儿是自家撞邪的老东西给害的,直到小红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方才清醒。

“英子,那几个肯定是你姐以前的好友,去给他们些零钱,看他们的穿着想必生活甚是窘迫!”主人家发话了。

众乞丐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不禁感动不已,顿时又嚎啕大哭,一位从事记者的工作人员看到后,拍了照片写了稿,报道了这一感人事件,几天后,乞丐们捡到那报纸后百感交集,日本鬼子没有进城,自己出名了。当然,这是后话。

且说,众人拿到钱后,先是小声啼天哭地,慢慢地又开始号啕大哭,听者悲伤,闻着悲切。满院落的人们都哭丧着脸干啼湿哭。就连悄悄跟踪陈部堂的王富贵也不禁伤心,不过,他马上就又开心起来了。

“哇呜呜呜,老兄呀,你怎么这么命苦啊,想想当年咱们一起在荷塘里捉过鱼,一树上掏过鸟蛋,经常在一起洗澡,在意个被窝里睡觉……你……你说你怎么就这样就走了啊……难道你忘了咱们一起……”拿到钱的乞丐词用穷了,便不管死者是男是女,乱说起来。

“妈的!我女儿已经死了!死了!你他娘的还怎么玷污她清白……滚!”满脸胡子的凶猛大汉舞着棒子边骂边打着。

还有几个乞丐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莫名其妙地哄出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以前都是这么说的么……

“东西到手了?”王富贵闪身道神羽空间问道。

“拿到了,都是陈部堂旗下的东西,一座别墅,一座十八层的楼房,里面设备齐全,应有尽有……”尘缘指了指灵草之中仙府旁边的房屋,旁边还停在三辆高级跑车,那是王富贵提出的额外自由索要。

“东西拿到,那就应该帮帮这个铁公鸡,主要是那老人身旁围转着上百个恶鬼,如果把他们收入鬼玉的话,就可以提高预测鬼怪的能力范围,现在只能感应方圆十里……”王富贵对此事很是着急。

“嗯?”王富贵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别墅里的画面,小石头和灵猴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该死的,一定是张治国教的。如果,那几个小鬼把平板弄坏,是不是应该掐死他们?

“你们三个老鬼跟我去,跟你们同类聊聊,打打交道!”

陈部堂回到庭院里不知所措地搓着手,来回走着,突然,感觉到头前一正凉风,仰头只见一个乡下人打扮的人不声不响地出现在面前。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陈部堂心里很是害怕,门口的佣人怎么会让这个陌生人进来呢?自己这几天经历的古怪事已经够多了,相信心很快就承受不了了。

“不担心,别人看不见我的,嘿嘿!我是来给老头子治邪病的,至于费用我自己已经自个去拿了,所以老头子的病我管定了!”王富贵看着万分恐慌的陈部堂笑呵呵的悠然自得。

晕!这人怎么可以这样!陈部堂感觉到天下就要大乱了,刚才,自己的助手顾车军给自己打来电话说楼房丢了,怎么可能么,自己毫不犹豫地把他以精神失常给解雇了,毕竟,他连三岁小孩的思维都没有了,要他有什么用。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因为所有不可思议的事都出现了。

“你……你把我的楼房给弄……弄哪了……”陈部堂还是心疼不已,一定要查明下落才安心。

“弄我家了!”王富贵很是恼火,这铁公鸡就是这样难缠,不就丢掉几个楼房么,贪污那么多也不知道来跟我分享一下,我好拿去救济众生,怎么还好意思跟我打听楼房的下落,真是的!难道是心地善良的幼师没忍心教你可耻怎么写。

“贪污那么多年,就斤斤计较那么多了?”王富贵越看陈部堂越生气,真想捡个石头慰问他一下,近来脑袋还好使吗?

“啊!哦哦,好好好!”陈部堂瞬间寒毛卓竖,也就不敢多问半句,不由地对王富毕恭毕敬,生怕有一丝怠慢不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