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阴阳冥判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538 2013-04-22 11:25:07

  由于赵晓梅挖掘到了重量级的材料,使得报纸销售一空。老板大喜,一拍桌子决定放她一天假。兴奋地赵晓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在心里计划着明天的日子该怎么安排,去疯狂购物还是去找朋友一起狂玩,也不知道计划了多久,才满意地美美合眼入睡。

可是,人生总是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似乎是闲的无聊的上帝捉弄了一些有趣的人。赵晓梅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窗外还残留着些旁晚的即逝的时光,她是留不住了。

“啊啊啊!呜呜呜呜!”心里落空空的,情绪很不稳定。她仿佛看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往者不可追,来者犹可惜。很快窗外的天空就像不识字的看公告,一抹黑了。

“不行,那我也要出去转转,不能把这一天的时间都陪了周公吧,太便宜他了!”赵晓梅自言自语道,说罢,也就起身收拾,看看她天仙般的容貌,不禁自我称赞起来,啧啧!就是漂亮!当然,由于职业习惯,她出门还是拿了相机。

黑夜彻底降临,犹如一股风吹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便游荡在此,个个浓墨重彩的女子打扮的跟白骨精似的,妖里妖气,在习惯性的和路人搭讪,不由地拉关系套近乎。也许路人并不知晓,她们卸妆后,又是另一番模样,或是那骨子里的坠落灵魂的样子,用庄稼人的话来讲就是癞蛤蟆冼了脸,原来啥样还啥样。

隔着一条街的对面一家饭店里,五彩的光华下,一个个男人们各自坐着一桌带着他们所谓的伴侣,手中的皮夹他们一个个心高气傲,歪着脖子,谁也不正眼看谁。这便是他们的生活。

这时赵晓梅后悔出来了,她老是在心底责骂这里所有怪异人,按耐不住的相机蠢蠢欲动,但是她心里非常清楚明白,一切都是无济于事。此刻,谁也没有发觉,就在旁边的废弃的居民房前的不远处,凭空出现十几张人民币,十分诡异!

没过多久,几个小混混游转到这里。

“他娘的!逃课太多,昨天突然想起去上课,见到语文老师他说,你是新来的吧,找个位置随便坐吧!”一个黄毛说道。

“范哥,鄙视你!”一个戴着大耳环的青年狠狠摇摇身体说道。

“哎哎哎!你鄙视?哼!鄙视我的人多了去了,你排第几啊?”黄毛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哎!明哥你说那小妞怎么不理我呢,你说咱们名声虽然不太好,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糟糕嘛!”大耳环向前面的一头绿发的青年问道。

“这姑娘的心,天上的云,不好捉摸!”绿毛说道。

“咦!是人民币!哇!发财咯!这里还有……”黄毛见钱眼开,兴奋不已。

“真的……”大耳环也抓紧捡了几张。

“都他娘的给老子拿过来!”绿毛见状冲两人喊道。

“明哥,这明明是我们捡到的,怎么能……”黄毛一下子捡了九百元,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不讲理的家伙拿走,自己缺德缺那么多年,这发一次财容易么,绝对不给。虽然,大耳环只捡到五百,但是他也下定决心不给明哥,自己还要给小萝莉买礼物呢!用脚趾头想想,明哥再怎么好,也不能做自己的女友,何况此时他这么贱,见利忘义!于是两人便暗中合计,教训教训这个明哥,耗子带大棒,起了打猫心。

远处的赵晓梅早已发现这里的事,慢慢靠近,以便看的更清楚。

“一,二,三!”两人暗中计数,同时进攻,拔河比赛式把绿毛强拉硬拽弄进了旁边的废弃厕所。

“你你他娘的!动物园里出来的畜生!如此蛮横无理!今天我哥两就替天行道,教训你这个孽畜!”大耳环骂道。

“你他娘的!你家定是坟头上跑了火车,缺德带冒烟的,老子今天就让你冒烟,胆敢敲诈勒索于我……”黄毛也是愤愤不平。

“你们阳奉阴违的阴险小人,竟敢教训我,不想活了!”绿毛挣扎着叫骂着,想想当初这两个家伙老鼠给猫刮胡子一般,拼了命地巴结于我,今天竟然为了一千四百元要打我,真是光着屁股打老虎,既不要脸,又不要命!

“黄毛,去那里把那块毛巾捡来,给他堵上嘴,省得他叫的咱们心烦!”大耳环指了指厕所角上的那块脏兮兮的毛巾说道。

“啊!……”躲在一处偷看的赵晓梅失声叫了起来,不过还好,没有被发现。

“怎么,你倒是说话啊,茅厕里捡得毛巾,不好开口了?那就好,不要乱叫啦!”大耳环教训道。

此时,绿毛已是一脸惊恐状,他们太狂妄了!接下来两人在厕里粪不顾身地踢打着绿毛,由于出力太猛,结果大耳环把鞋子掉进了厕所,激起了公粪,顿时,臭气熏天空前来袭!快把你的鞋脱下来!大耳环强行脱下绿毛的鞋子,穿上。狼狈的逃跑了!过了良久,绿毛才探头探脑地出来,生怕有人给自己来个突袭。

没有鞋穿,绿毛只好潜入隔壁废弃的居民房找去,碰碰运气。可是,刚刚就去他就惊慌失措的逃了出来,面如土色。“啊啊!死人了!死人了!救命呀!”光脚跑向马路,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死人了?赵晓梅也是有点微微惊慌,但是出于职业习惯,她又想前去探个究竟,提了相机步步靠近。

第二天,报纸上登出这样一个新闻,于昨晚八点十分,警方接到线报,在一所废弃的居民房内发现一具尸体,该查明此人名为范路宇与前两日发生的一起抢劫绑架案有关,其匪徒已经落网,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王富贵在神羽空间别墅里品着名茶,静静地看着桌上的报纸。如愿以偿,没有白白浪费十几张人民币,今晚无常二爷定会前来索命勾魂,不过自己再也不去看他们了!太可怕了,一惊一乍的!

不过,王富贵这几天深夜总是能感应到,就在附近常常有阴兵出没,可是无论如何也推算不出他们的意图。问器灵那家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说法力不够,若等玉天机强盛时期,三界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个家伙跟没说似的,要他有啥用?勺子上的苍蝇,混口饭吃!说话就跟马大哈作报告一样,废话连篇。无奈之下,王富贵只好自己感召丝毫的蛛丝马迹,自己来推测与联想。外面牛毛细雨,点点入地,细雨纷飞,人世繁华乱点。“铃铃铃!”电话响了!

“喂……妈怎么了……好好好……我马上回去”赵晓梅刚刚下班回到家时,接了个电话匆匆赶往她母亲那里。十几分钟后,她来到母亲身边,神色紧张地的问道:“妈,我爸呢?怎么回事?”“晓梅啊!我也是趁你爸出去了,才给你打的电话,这几天你爸晚上睡着的时候呀,浑身冰凉,就连就连心脏脉搏都不跳了,可是可是第二天五六点的左右也就是鸡打鸣的那个时候,就就恢复如初了,起来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啊!怎么怎么会这样?”听完母亲的叙述顿时把赵晓梅吓了一大跳。“你说,在该怎么办……”

“妈,不担心,这不有我在么。”

……

神羽空间。王富贵突然睁开眼睛,百思不得其解。这事跟深夜阴兵出没有什么关系呢?莫不是阴兵抓走他的阴魂,可是这阴兵如果抓他,怎么会又在天亮之前给送回来,难道阴间有亲朋好友请他喝酒不成,可是凡俗之人怎能禁得起那阴性极大的鬼酒?不行!好好推算一下这个人。渐渐地一连串信息进入王富贵的脑海之中。赵府公,男,45岁……现职业,律师……

“律师?律师又能说明什么呢?”王富贵一直思索着,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晚。

“哈哈哈哈!老弟还没有想明白?”面白如粉,身穿穿白衣服,戴白色的高帽,头戴一顶长帽的白无常突然出现说笑道。黑无常仍是一脸凶相,一身黑衣。

王富贵闻声一惊:“原来是无常二爷驾到,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哎!老弟不要那么客气,前日承蒙老弟相助,我们才得以准时交差,你也晓得阎王的脾气,不能有丝毫差错,所以,老弟帮了我们大忙,以后不要那么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开口便是!”白无常阴阳怪气地说道。

远处的张治国与众灵物得知黑白无常来临都躲得远远地,谁知道这些喜怒无常的家伙会不会把自己的灵魂诱骗到阴间玩躲猫猫游戏。

“刚才老弟想不明白的事,现在就让我给你详细说明白!那个赵府公通熟凡间律法,为人光明磊落,事不畏权贵,不徇私情,清正廉洁,所以我们晚上的时候让众多小鬼平安护送阴间,受理案件,这就是传闻的阴阳冥判!”黑无常说道。

何为阴阳冥判?即在世凡人,日能理阳,夜能断阴。就是说,白天的时候可以像正常人生活工作,晚上时常常被小鬼请走其阴魂,到阴间受理案件。“哦,原来如此!”王富贵恍然大悟。

“这阴阳冥判是积累大阴德的好事,可遇不可求!当然,赵府公慢慢习惯阴间气息之后,无论晚上还是白天,就与常人无异了。哈哈哈!老弟多虑了!”白无常说道。

“今晚我们到的早,还有很多时间,便与老弟来聊个畅快!”

“老弟真是有大福缘之人,竟然能得到这金鸡神羽,这可不简单呀!这阴间地狱的镇宝就是修炼万年的金鸡,而这金鸡的本事除了一统三界群鸡,就是身上的七片炼成气候的神羽呀!这七片神羽随因缘分别进入三间七界,驱魔灭鬼功德无量啊,哦,对了!据说,有两片流入凡间的神羽,其中一个随善缘已经潜入魔界!魔界此地冥气甚重,因此恶念之物能炼化成魔,如神羽进入那里自行悄悄进化,定能起大作用啊!”

王富贵听后,突然想到自己的师父的那一片神羽,莫非是师父进入魔界了,还是师父把宝物赠与他人了?

“自行进化?”王富贵有些不明白。

“哈哈哈!你看你老弟,那树叶不是离根行走了么,那石头也不开口说话了么,这便是自行进化,不论飘到那里都不会受其环境所影响,因为它自成空间呀!”

“哈哈哈哈哈!老弟,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告辞了!有缘再聚!”

“老弟就不相送了,慢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