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阴婴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412 2013-04-22 11:25:07

  待无常二爷走后,王富贵苦苦感知着师父寻仙的踪迹,无奈法力不及,无能无力。当下最要紧的就是加快玉天机的升级,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哇!好厉害的阴婴!”一心沉默不语的器灵激动的惊叫起来。“你吓我一跳,那么大声干嘛!什么是阴婴啊?”王富贵拍拍胸脯,缓了口气说道。“堕胎后便产生婴灵它是是停留在阴阳界的一种灵体,他们既不属于鬼魂,当然更不是人,婴灵一直到原本在世的阳寿缘尽后,才能化为鬼魂,才可以再世轮回。”

“婴灵有着比鬼魂更大的怨力,本身的怨气也会因日渐成长而不断增加,意识也会变强大。因为它丧了投胎做人的机会,这要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重新为人的机会,所以它们通常会报仇,搞到家庭鸡犬不宁!”

“哇!这么厉害!”

……

话说绿毛也就是刘明,一路东藏西躲地光着脚,回到家后又听到屋里烦人地吵杂的声音。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接二连三为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吵架。不禁天生地蠢脑袋又开始发作了即将咆哮了,心道,妈的!老子在外面受了欺负光着脚跑回来,也不说过来安慰安慰这颇不平静的心情,还在那里大吵大闹,完全把我给忽略了!“吵吧,好好吵,吵痛快了就停下了歇一歇,让我睡会!”“小明,你怎么跟你爸妈说话呢?过来!”一个银发老人急忙地赶来喝斥道。“奶奶!”刘明气冲冲地跟跟老人进了卧室里。“唉!孩子我已经老了,管不住他们了,劝说他们也不理我,早就说不要去堕胎,女孩有什么不好,可是他们偏不听,杀害无辜的生命因果循环造孽啊!”老人唠叨着。

“奶奶!你怎么那么迷信呢?”刘明已经昏昏欲睡,有一句没一句的应道。

“哎!女孩有什么不好?有男孩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整天不务正业的二流子……”;老人仍旧低着头自言自语着。

“啊!奶奶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刘明突然打了个盹又清醒了一点,心生疑问。

“哦!奶奶不知道你在这里,奶奶平日里就喜欢这样唠叨,解解闷。”

“额……老古董……”刘明嘀咕了几句,便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被人揍的浑身无力,需要调理恢复。十几分钟过后,老人还在自言自语地唠叨着,其实,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睡不着怕孤单,总喜欢给你拉家常讲故事,不论你在听不在听,只要你在他身旁就成。而刘明呢,睡的正香甜,流着口水,不时喊着美女,过来吧。就这样时间的秒钟勤奋地跑了一圈又一圈,终于三个指针在同一个位置停顿了一下,午夜十二点。

“你要死了,你快死了...”一阵阴森森可怕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屋里回荡着。

刘明的父母早已睡着了,不断地说着梦话,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显然是做噩梦了。

就在这时晚上滴水未进的刘明,肚子开始闹饥荒了!很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打开台灯,拖了鞋摇摇晃晃地走向厨房,虽然他还是没有睡醒的样子,但他还是清楚地知道厨房里有果汁,面包和牛奶可暂时充饥。

“你快死了,你快死了...”一阵阴森森可怕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屋里回荡着。

“怎么老说梦话……白天没有吵个够……晚上还惦记着对方呢……整天要死要活的……”刘明微微闭着眼断断续续地说着。

“你要死了,你要死了!”一个冰凉地物体贴在刘明的耳边,传出可怕的声音。顿时,麻木的身体瞬间激活清醒,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谁谁谁谁!谁在说话!”刘明紧张的张望四处,没有一个人影。屋里传来父亲均匀的鼾鼻声。

“啊啊!它它居然在动!”胆颤心惊的刘明用颤抖的手指着门把尖叫道。胆战心寒的他只觉得骨寒毛竖双腿止不住的颤抖,无法站稳。

“咔嚓!”一字形长柄状的门把转动了,它从“一”字形变成竖的“丨”字形,门开了。惊惶万状的刘明死死地捂住双眼,噤若寒蝉不敢出声。“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骨软筋麻的刘明在嘴里哆嗦着泪下如雨。

可是过了很久,也不见动静。寒心酸鼻的刘明慢慢地止住呼吸,分开十指向前面望去。“啊!没人!不!没有鬼!鬼呢?”肉跳心惊的他迅速转身看去,同样什么也没有!冷冷的风不断地从敞开的门里吹进来。“啊啊啊!”脱离暂时危险的他,疯狂地跑进卧室,一路尖叫。把所有的人都惊醒了,灯光陆续亮了起来。光亮总是能给人安慰。

“怎么了,儿子?”刘明的母亲任淑芬爬起来,问道。

“怎么了这是,大晚上的……”

“鬼!鬼鬼!鬼啊!”刘明惊惶万状栗栗危惧。

“做噩梦了吧?这哪有什么鬼啊?睡吧睡吧!”刘明的父亲刘庆建说道。

正当他们关灯入睡时,悉悉索索听到了一些声音,像是小孩子的走路声。紧接着更清晰可闻“你要死了!你要死了!你们都要死了!”

众人也是惊愕失色,惊惶万状。太诡异了!明明声音就在耳边,可是面前什么也没有,如果非要有些什么的话,那仔细地细不可闻的脚步声!

“谁!谁他娘的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刘庆建骂道。

“呜呜呜呜!”小孩子的哭声越来越近。

“啊啊!爸你看你肚子,越来越大!怀孕了!谁干的?”有些神志不清的刘明突然惊叫道。

“啊!他娘的!真邪门了!男人怎么会怀孕呢?”刘庆建也是很惊悚,出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可是事实确实发生了,小孩的哭声从肚子里传出!如果刘庆建精通玄门学问他就会明白,其坠胎后的阴婴若男便缠其母,若女则缠其父。当然,也不是坠胎后就会有阴婴缠身,据因果所述,如果堕掉的胎儿是报恩的胎儿,那会失去所应当享受的福气;假如坠掉是报仇的胎儿,就化解不了前世轮回的恩怨,却有添了新仇。这样一来,不仅恶果循环,一生时运不济,福寿有减。

神羽空间。“治国!大好机会下去帮帮忙了!随便把那阴婴收掉!让你开开眼界,见见这般凶猛灵物!”王富贵终于等到机会下手,这可是推算了好久的,张治国提了紫金葫芦便与王富贵隐身出现。起念运转玉天机,阵阵佛法梵音响起,功德回向无形的法网笼罩其间。

“忽!”好强大的意识,阴婴竟然感觉到危险,从肚子里逃出就向外跑去,周身黑色的气息深浓的怨气!玉天机内经声骤起,外面金色的法网越来越密集向阴婴收拢聚集,肉眼可见,阴婴周身的黑气在佛经中快速减少消失。如是佛经具有不可思议,不可思量功德,言语无虚。

“呜呜!……”待阴婴身体已是近乎透明时,居然真的如玉天机的器灵所说,它化出身上的怨气后,便可以钻过如同虚设的法网溜走。因为它是一种处于阴阳界的灵体,不属鬼,不为人。

“收!”还好早有准备,让张治国提了紫金葫芦给收服,虽然没有了怨气,但是报仇的意识还在,可生怨气,祸害时运底下的人。轻者,工作不顺心,家庭不和睦;重者,飞来横祸不断,常起轻生念头。所以暂时不能放走。

“走!”收拾阴婴后,王富贵与张治国便回到神羽空间。

“爸!肚子正常了!鬼呢?”刘明又开始大吼大叫,他总觉得有人盯着他看,心里毛毛躁躁的,心神不宁。

“那是阴婴,就是坠胎后的鬼魂,已经走了!没事了!”

“啊啊啊!奶奶你你一直就知道啊,怎么不早说啊!”刘明听后又是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对呀!娘啊!你怎么不告诉为我们呢?”刘明父母忐忑不安的追问道。

“真走了?不会来了?”三人已是惊弓之鸟担心问道。

“走了,不知怎么回事?阴冷的气息完全消失了!不会回来了!我经常吃斋念佛所以会感觉到……”

呼!呼!众人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结束了,平安了!睡吧睡吧!屋内又恢复一片漆黑。

刘明躺在床上,闭只眼思索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真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经受的起几次类似的可怕的事情。上一次的事已经够可怕的了,没想到今晚又撞上这等诡异之事。

上一次的事,他至今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自己与黄毛和范哥在大街上转悠,偶然瞧见路上竟然坐着三个年轻女子,还有不少众人围观,过去瞧瞧只见三女像是被人揍了似的,旁边还有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警察同志,看完事情的经过后,你也一定会和我们一样,忍不住出手了。所以咱们互不计较,我们知道近几日你我都在学**做好事。众人代表,刘光。

范哥看到有个瓜子脸长的还算是标志,便趁机调戏。可是细心的自己见那个体型肥胖的女人很是不高兴的样子,自己很善意又很不情愿的施舍了几句优美的句子。肥胖的女人听后双眼突然放光,身躯肥肉为之一颤,火山喷发般的对自己吼叫起来:“你说什么,刚才说老娘什么,过来给老娘说清楚……”,当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的,以前夸人就是这些词儿,难道是顺序排列错了,不应该呀,自己已经背诵的很熟了,自己搞不清就很有礼貌的向他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口误……口误……”,可是那胖女人听后更加生气:“什么!口误?过来!过来让老娘手误了你,然后老娘再向你说对不起,手误!还不快过来!”她竟然真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从那以后自己受到了平生从未受过的打击,在幼小的心灵中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因此,常常在睡梦中惊醒,大喊救命,自己的母亲总是在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又梦到那野蛮女人非礼了?不要多想,睡吧!什么也不要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