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魔现之盗鬼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767 2013-04-22 11:25:07

  “大哥,不不不!神仙大仙,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们吧,求你了!”虎哥抖落了颤颤巍巍的双腿,跪在地下哀求道。

哈哈哈!乐坏的搞恶作剧的张治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地现身:“听说,你们还有直升机,给我吧!”

“啊啊!好好好!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可是,虎哥打完电话后,又有些后悔:“大仙,可是我们我们怎么办?”

“你们可以顺便坐一只鸟嘛,这不是个事儿!”虎哥听完后心都凉了,要是这树林里的鸟可以坐的话,还开直升机的来干嘛,这分明就是欺负人么,找理由也要个好听靠谱的才好。

“大仙,这坐鸟?可是没有听说过的事。”虎哥越想越生气,还是把心中的不满说了出来。

“谁说鸟就不能坐了,灵鸟托他们到森林外面去!”张治国随手一招,几只白色的大鸟就出现在地上,当然它们从神羽空间里出来的,不过,他们是看不到的。虎哥只看见这仙人凭空一招,便有几只洁白色的仙鸟出现服服帖帖地伏在地上,甚是神奇!到这是他才突然明白,那小鸡哥压根就没有什么帮手,只不过时运巧合,趁机演了一出戏,把自己给蒙骗了。他是绝对不会请到这般仙人的,请个风流女鬼也许会有可能。这仙人极有可能就是恰巧路过,看到枪支刀具感到好奇,所以停留下来。

“这这这,可以坐?”虎哥指着灵鸟问道,有些害怕。

“没问题,上去吧!”

“好好好!真的可以坐?”直到虎哥带领小弟们坐在灵鸟背上还是不放心,对自己身家性命很是负责。

“走起!哈哈!”今天让你们玩心跳玩个够,哈哈哈!

灵鸟长鸣一声,直冲云霄。空中的骤风呼呼地在耳边直响,众人胆战心惊,牢牢地抓住灵鸟的羽毛,生怕有个闪失,落个死无葬身之地。

“啊啊啊!救命呀!我我们不坐了!快放我下来!”他们的心情和灵鸟一样,激动不已。灵鸟自从被王富贵召回鸟兽架之后,就苦苦专研修炼,马上就要提升到地仙了,想想就不由地兴奋起来,赶快把这些糟糕的家伙丢到森林外就回去抓紧突破!不由地又提了速度!

“啊啊啊啊!慢点慢点!救命啊!”

……

隆隆隆!一架直升机飞来。灵鸟见状,什么玩意儿竟然比我快,大提速!呼呼呼!众人又一阵惊呼狂叫!

驾驶员只感觉眼前晃了一下,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隐隐约约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怎么可能,肯定是错觉。还是赶快赶往交易地点,接他们回去,好交差领赏。哼哼!大哥的那个女人可真是漂亮,而且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必须先把她给搞定!话说老板陈部堂是个有钱人,黑白两道通吃,怎就就和个铁公鸡似的,一毛不拔呢!听说,这个家伙也够狠心的,竟然让人把他身患重病的老爹连床带人给扔掉了!具体后来怎么样了,也就不清楚了,哎!跟这样的大哥没出息!

“喂!想什么呢,专心点!”一旁地的人在提醒道。

“哦,对对对!”

啊啊啊!直升机怎么失灵了?快快跳伞!跳伞!跳!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两个人打开降落伞在游在半空中抬头望时,突然看到直升机居然摇摇晃晃几下后,又恢复正常了,竟然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飞走了!妈呀!太不可思议了!唉,八十岁老妈妈狼来追,谁不尽老来苦,这可怎么回去跟老板交代,那铁公鸡定然饶不了可恶的我,平时踩死只蚂蚁他都要验尸,很是认真的过分,告他这诡异之事他会相信吗?肯定不会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那个小秘书拐跑,一走了之!嘿嘿!想想那小秘书说话和小蜜蜂似的,甜言蜜语很是讨人喜爱,再说了我两这段正情投意合,向日葵般的美好爱情。

直升机被张治国顺利地移到神羽空间后,便与王富贵匆匆赶往鸡哥们去的那个庙宇,他们要打听一下这年代久远的古董的来源,那些看不懂的神奇图案似乎能说明大道空城的一些什么秘密!他们在那个荒废的土地庙里。

这片森林里曾经有散落的居民,后来由于集中人口就随着历史的变迁陆陆续续地移出去了,只剩下一个比较完好一些的庙宇孤立。

土地庙,又称福德庙,伯公庙,为民间供奉土地神的庙宇,多于民间自发建立的小型建筑,属于分布最广的祭祀建筑,各地乡村均有分布,以至凡有汉族民众居住的地方就有供奉土地神的地方—土地庙。

置身林间,脚下踩着深厚柔软的枯枝落叶,嗅着潮潮地空气,听着松涛与鸟语,身上拂着野林山风,林木葱郁,另一番世界的超凡脱俗。

“富贵,要不咱们隐身去看看那些家伙?”爱玩的张治国突发奇想。

“这个,这个主意不错!”王富贵索性就和他瞎搞玩玩。

前面就是土地庙了,即使它藏身密林,但也没能逃的过无处不在的野风侵蚀,斑驳的土墙几乎要垮了,倒下了,没有人再去理会,木门还算是完好,小院里枯草成堆,唯一一棵老树也不知怎么死掉了,一片凄凉景色。

推开门,百年沉寂的微尘苏醒了,满面扑来,认清这百年之后的来人是什么模样。里面的空气也死掉了,浑身阴冷。

“咦?人呢?他们去哪里了?”王富贵突然一惊,明明算好他们就在这里,怎么突然全部消失了!一波波危险气息悄悄地荡漾而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算错了?他们人呢?”张治国也感到古怪。

“不对,不对,我再算算!”

“阴气极大,怨气极浓,具体是什么算不出来!”王富贵越来越焦急了。额头上出现一排排细密的汗珠,今天怕是难以脱身了。一股股浓黑色的烟雾向这边涌来,强大的气息顿时压了下来!

“快跑!”王富贵拉了张治国拼命地挤进入了神羽空间,起念感召紫金红葫芦下去抵挡,嘴唇快速地念动口诀。瞬间,紫金红葫芦突然胀大,喷出地狱寒冰疯狂地蔓延,很快就冻结了庙宇里的一切,宛如水晶雕像一般。但是,细眼一看竟然没有奈何得那黑色雾气,它又像苏醒的烟火渐渐泛起。不是鬼怪,难道,难道它是魔?魔!一个可怕的字出现在王富贵的意识之中。

决不能让这个可怕的家伙完全恢复,王富贵又念动口诀,一团团三昧真火从紫金葫芦里涌出,攻向恶魔。

“知不知道,那是什么?”王富贵问道,此时空间里有大量灵物观看,但他们法力低微,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是是鬼魔,它是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它们一般会被魔界感知逮捕,在魔界修法,然后再送回人间为他们办事,因为它们是最合适的,在凡间行走法力不会有丝毫的减弱。”玉天机的器灵说道。

“那怎么干掉它啊?我们现在很危险!”王富贵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切地询问道。

“哈哈!你太小看这神界的法宝了,可以了,趁它元气打伤收掉它,然后教给我,把它囚禁与妖玉之中,以后就可以感应到妖魔的存在了……”器灵有些激动地说着。

“收!”紫金红葫芦无限胀大,吸力倍增,把奄奄一息急需要时间恢复调理的鬼魔吸纳进去,虽然很是不甘心,自己是鬼魔居然被几个凡人欺负了,难道这就是自己吞噬前一批进入土地庙的一群人中,那个脸上画着小鸡的汉子所说的那样,会遭到报应的。

“哇!这个家伙竟然是藏在这里盗鬼!”器灵大呼道,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什么情况?”众人惊问道。

“这家伙迷惑鬼差,误将生鬼前来送往这土地庙,你们应该知道进入阴间第一站就是土地庙!这里森林覆盖,阴气浓厚,只要善加诱导就会使得附近鬼差把新鬼送往这里,提供他修炼魔功!”器灵提取鬼魔的记忆后给众人讲述道。

众人听得个个像是舌头上抹了胶似的,张口结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