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天魔镜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336 2013-04-22 11:25:07

  经过周如的几声叫喊,天魔镜周围一群蓬头赤脚,衣衫破烂的小鬼就像被搅动了的蜂窝一般骚动起来,不停地来来回回地跑着,爬上高高地架子,十几名名副其实的大力士,牙关紧咬,涨红了脸,怒瞪大眼,将身子向后倾斜着,牢牢地扳动着各处机关,额头上的汗珠一个劲地渗出来。底下的周如也紧张万分,仰着头,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心里在不停地祈祷着,这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呀,不然自己可就惨了!怎么就遇到了那个烛龙,三百年前就是它破坏了我的好事,如今因违反天规被贬为山神还是怎么嚣张,竟敢寻仇!

“啊——啊——”大力士们疯狂地发泄着力量,全部倾注于机关上。周如更是着急地跺着脚,看着那机关一会移过来,一会又弹回去,始终不能闭合。不停地随着壮汉们的扯着嗓子地拼命呐喊,左右摇摆,徘徊不定,而那些机关今天偏偏好像故意捉弄人似的,每个人的心也跟着摆动着。今天人手不够,也罢,自己就今天就豁出去了,上去搭把手。

此时,旁边的朱天很是惬意的摇摇手中的扇子:“周老弟,你想上去帮忙?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在这里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一位魔王去帮助那些奴隶们的活,哈哈,周老弟真是爱民如子,哈哈哈哈!”周如突然被朱天的嘲讽生生地拉了回来。

“哈哈哈哈!周老弟不要生气嘛,那是他们的活,自己不必要去插手,你说是不是?”

“这天魔镜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到时你朱天心高气傲地就这样袖手旁观,也应该承担责任吧?”此刻的周如,愤怒的脸扭曲大的可怕,怒火在胸中翻腾,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手指骨节紧锁,迫不及待地想把面前这可恶的小人揍个半死。而旁边的朱天正得意的抬起头时,顿时吓了一跳,面色苍白,连大气都不敢出,心砰砰直跳,死死地盯着周如那双愤怒地拳头,生怕在下一秒砸到自己的头上。

“你,你你你,不要乱来啊,我,我说的句句都在理,你这样盯着我干么?”朱天小心翼翼地说着,虚握的手心在悄悄淌汗,脚掌头皮发麻,双腿微微抖动,要知道这家伙完全是个丧失了理智的冷血机器,杀人不择手段。

“啊——啊——”大力士们一阵狂喊,两人只听到咔嚓一声,他们知道又一个机关合上了,心里也微微放松下来,要知道这窥视婆娑世界的巨型宝贝,可千万不能有一丝差错。

“我告诉你,朱天,再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老子和你同归于尽!拉着你陪葬,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哈!”

他积压的怒气如火山一样在这一刻爆发了,额角隆起的青筋一鼓一张。忍这般小人很久了,今天豁出去了!怒不可遏地吼叫着,像沉雷一样滚动着,在宫殿里回荡着,传得很远很远。

一旁的朱天更是吓得不得了,巨大的声音让他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向四周看看,四周忙碌的奴隶们也好像在铁青着脸,恼羞成怒地瞪着自己,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来,一瞬间猛然发觉世界大乱了,什么都是如此地恐怖的,心在胸膛里不停地哆嗦着,一心只想离开管快离开这个让他坐立不安的地方。

架子上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突然慢慢地从上面爬了下来喃喃道:“没办法了,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孩子们赶快逃命吧!”蜡黄的皮肤,满头银发的老人,他转过身,用那疲惫的神情看了看众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前走了仓猝地紧走几步,瘦弱的身影,佝偻的脊背,几欲因站不稳而摔倒,缓缓地抬起一双龟裂的手,双握着一把尖刀牙床紧咬,猛然插进胸膛,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倒在血泊之中。但是他的死,是没有人会在意的,其实那老人也知道这一切,他只不过是无法承担事后的推卸个他的责任。这个对于他这个老手来说,尤为重要。

老人倒下了,其他奴隶,小兵以及其他在场的人,都纷纷不约而同地干了一件婆娑世界中国人最喜爱做的事情,围观看热闹,这对于他们来讲,有成千上万地理由证明这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笑话是永远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他们太幽默了,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严肃起立,但他们的感觉始终是麻木,就如同他们颓废的生活,整日行尸般的游荡。

“刚才他说什么?”周如向四周询问道,仿佛在打听遗言中是否提到了宝藏藏在哪里,个个为之兴奋激动,于是就这样七嘴八舌地讲了起来,此刻又是多么地奇妙,他们完全成了朋友那般畅快,根本没有奴隶与主人的区别,架子上的人们在不停地以此炫耀着,他们的耳朵是如此的好,一个经常健忘悲哀的民族,也正是因为这样,魔界奴隶这个种族就很好的保留了下来。

“……说是没办法了,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孩子们赶快逃命吧……”周如在一片吵杂之中终于听明白了,死去的老头说是这天魔镜没法关掉了,怎么可能!

噼里啪啦!啪啪啪!突然一阵电石火花出现在巨大的魔镜之上,竟然出现一道道裂痕!咔嚓卡嚓地作响,下面的周如见状,不禁大惊失色,歇斯底里尖叫起来:“快跑!快跑啊!”这巨大的魔镜爆破威力绝不可小觑,架子上的奴隶们,地下的小兵们见状不妙,也纷纷开始争先恐后地往外逃,这主人都跑了,自己还在里面装什么镇静,那不是纯粹找死么。嗡嗡地地面震动声开始越来越大,身形瘦弱的奴隶几乎站不稳,摇摇晃晃。惊恐的人群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咆哮着,势不可挡地拼命地向外涌。

嘭!轰轰轰!镜面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像火球一样,炸开了!无数块细小的碎片在巨大的冲击下飞快地射向四处,瞬间击穿宫殿里的物体,奴隶与小兵们成片的倒地,历经沧桑,饱受辛酸的他们幸福地睡着了,一切苦难都与他们无关,透支的身体一下子得到了永久的补偿。后来的小兵们胡乱地踏在他们身上,觉得又是自豪甚是骄傲,他们幸运的活下来了,跟随周如与朱天都成功地逃离危险了,但他恼羞成怒,脸色发青,咬牙切齿,怒目圆睁,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抽动着,不停咒骂着,看着远处赶来的魔兵们,他的心情是如此复杂,那般沉重。

一阵阵青烟从宫殿之中涌出,但没有人再出来了,活下来的只有十几个人,就四散地蹲伏或者站立在路上。所以他暗暗决定了,要逃跑,逃到下界找个安身立命之处,大可不是什么问题,而且不用受终身监禁之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