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偷福返祖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793 2013-04-22 11:25:07

  静静地在湖边观看了很久,直到婚礼仪式完毕,王富贵是大开眼界,倍感新鲜,就在这时一旁的唐雪梦就招呼王富贵离开了,放眼望去,周围的人群也陆陆续续地散去,这王富贵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这算这么回事,新娘还没有离开呢,随之唐雪梦吵着道,人家新郎新娘要在船上过除夜的,这是规矩,孤陋寡闻,哼!

身后晶莹碧透,清澈见底的湖面之上,风乍起,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两岸柳丝婆娑,摆动着修长的手臂,在星光里翩翩起舞,树上的昆虫们也开始,为两位新人独奏妙曲,精美的花船上悬挂着几盏明光,在暗风之中轻轻摇曳着,红光影影绰绰,

像是在春宵时刻烧起来的船一般,所有的人都静静地走了,夜更黑了。

“老爷子,不好了不好了!”一名孩童慌慌张张地跑来,王富贵猛然想起,这婚礼现场竟然没有发现一个小孩,看来这里的人们都注重都小孩的教育,古代流传下来的圣贤教育,不像现代人随意让自己的孩子上网,什么新闻曝光露点广告都被孩子收集在心里了,幼儿园就贪恋爱也不为稀奇。

“怎么回事,慢慢说!”李仙启蹲下来摸摸小孩的脸蛋问道。

“我爸爸变成怪物了,呜呜呜呜呜!”小孩说道,周围众人也为之一惊,怎么回事?不会是那毕峰秋又扮鬼脸吓唬孩子吧,这大半夜的也怪可怕的,开这种玩笑,这下可好了,被告状了。

这是王富贵又有所悟,原来结婚夫妻也是不可以参加新人婚礼的,呵呵,这个地方真是有趣,定要多留几日,长长见识,开阔眼界。

“怎会会呢,难道你爸爸又扮鬼脸吓唬孩子了,唉!真是的,和孩子开玩笑也不分时候,这大半夜的!不哭不哭,走跟爷爷屋里去,乖!”李仙启安慰着孩子,心里把毕峰秋可是给骂了千万遍,老是给我添麻烦,我这都一把年纪了,还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待明天好好教训你一顿方能解气。

“不是,不是,我爸爸就是变成了怪物,变成了一只猴子了!”孩子嘶吼着哭着。

“唉!这次你爸可算是彻底赢了,次次扮鬼,今晚扮猴子,走走,不哭跟爷爷回家去,明天再与他理会!”说罢李仙启一下子抱起孩子,向屋里走去。

然而王富贵突来兴趣起念一算,哎呀妈呀!这个了不得!竟然偷盗别人福缘,惨遭现世果报,返祖归宗了,这下可好了,不在愚蠢地认为果报只存在与凡间,而是遍布五行世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感到好奇的王富贵又开始推算这毕峰秋到底偷到谁的福报,遭遇这么惨的报应,按理说,盗取寻常之人的福缘是不会这么直接轮回的,顶多也就是下地狱神游一番而已,究竟何方神圣,且我慢慢推算道来。

“啊啊啊!竟竟竟然是我!”一声不吭地王富贵突然失声大叫起来,周围都纷纷转给头来,齐刷刷投来异样的目光。

“哎!你知不知道这丢死人了。”跟在身后的唐雪梦小声提醒道,脸上火辣辣地疼,心道那些人怎么也看我,该死的王富贵没想到是一朵奇葩,倒霉透了。

“怎么会呢,我发现惊天动地的大事了,李老先生请留步,请留步!我有话要说!”王富贵小跑几步,追上了抱着哇哇直哭的小孩的李仙启。

“哦?王先生有什么事?”

“李老先生,这小孩见到的事并非误解,那毕峰秋与其妻子朱容修炼邪术所致,返祖为猴物,这是果报之应啊!”王富贵急切地说着。

“啊啊啊!这这……”周围的人与老头子一样,觉得此事匪夷所思,将信将疑。“此话当真?王先生这可不可随讲呀!”李仙启眼睁睁地看着王富贵说道。

“李先生去去看看,便可知晓事情真假之说,绝对句句属实!”王富贵应声道。

“这,这深更半夜的登门打扰甚不妥贴,这可如何为好?”李仙启为此感到很是为难。

“这个好办,就以送孩子为由,登门一探便知!”一向狡猾的唐雪梦这下可是派上用场了。

“好,好办法,就怎么办,大家既然都在这里,不妨也都去,见色行事,也好有个见证!”有了老头子的口谕,大家就浩浩荡荡出发了,这老头子都答应了,那一向刁难的朱容泼妇也就不敢再报复,也就不怕她光膀子在自家门口河东狮子吼了,更不会蛮横不讲理地大唱山歌了,这次定要看他们家好看,今天也好瞧个新鲜,看的明白,这家人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情。

“喂,柳兄,你们都给人家新人送什么礼物?”王富贵随口与柳平金聊了起来。

“礼物?新人礼物?嘿嘿,这里不比外界要客人送贺礼,这里这是新婚之人送客人礼物,难道你没有收到?”柳平金问道,

“哦哦哦,知道知道,在朱允炆房间里一个小孩送过去的,可是,那唐雪梦说要送礼,说是要先把礼物送给女孩,然后再由她们第二天转送给新人,难道没有这回事吗?”王富贵还是有点不相信地问道,心道这唐雪梦多么好的一个姑娘,不可能骗自己,定是这粗心大意的柳平金记错了。

“哦,有这么回事?王先生一定是被那狡黠的雪梦忽悠了,呵呵!”柳平金平静地说道,自己已经被她骗过许多次了,她做的这些事情在是正常不过了。

可是王富贵还是觉得不可能,怎么可能,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忍心忽悠我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新人呢,一定不是这样的,王富贵向四处望了望,竟一个人认识的人也看不到,也罢,自己算算吧,为了姑娘的清白。

嘎!事情出乎意料,居然真的是那粗心大意的柳平金所说,被忽悠了,狡猾的妹子去找她理论去!

“唐雪梦,你还想不想要宝贝,我可以继续给你的,要不要?”王富贵问道。

“宝贝?要要!我还想要几本修炼法术的书,嘎!呸呸呸!谁要你的宝贝,我从来不稀罕那些法书,哼!”唐雪梦没想到下意识地漏了马脚,当下慌张掩饰,没想到竟是这个王富贵在问话,难道他知道些什么了,不可能吧?

“呵呵!这送贺礼之事呢,我早就知道了,也罢既然你喜欢那些书籍就送给你,但是一个女孩子这样可是不好的,想要什么说就好了,你看你把人家柳平金骗的多惨,现在有时都不敢相信你,这样子不好吧?”王富贵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啊!这些你都知道了,这,那想要什么就说,听起来好听,我还想要几本修炼法术的书籍,你你会给我吗,哼!”唐雪梦只是冷冷的看了王富贵一眼,随之转过头嘟着嘴,在心里抱怨道,男人怎么都怎么虚伪呢,嘴上说的好听,想要什么就给什么,怎么样,拿不出来了吧。

“这个嘛,我正好有打算,送你三十部修炼法术的书籍,不过,要交予老头子保管,以便这里的人们都可以修法,怎么样觉得如何?”其实,王富贵拥有的法术书籍,大多都是在玉天机里的紫玲,根据器灵的口述,一一记载下来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法术,可见当时王富贵把兔子送给器灵也是有它的用处的。

“三十部,好啊!好啊!一定一定!”见唐雪梦爽快答应,王富贵又赠与她数千斤灵药灵果,要求她与其他女孩们一起把它们送到老头子住的地方,当下所有的姑娘们都欢喜地离开了,李仙启见状,也暗暗点点头,还是王先生想的周到,对于一些鬼怪现象,她们还是不要看为好。

门吱呀一声,推开了,撞眼就是满地狼藉,一只满身棕色长毛的猴子躺在地上,听到响动之后,一下子跃起张牙舞爪的扑向众人,怪叫连连,众人猛然倒吸一口凉气,不错,正是毕峰秋那张凶恶的脸,屋里躺在一具被撕烂的尸体,初步依稀可辨那是毕峰秋的妻子朱容,没错,就是那个彪悍的泼妇,她就是化成灰俺也认得,平日里被饱受欺凌的民众们当下就认出了她,心里感叹道,还好,孩子没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