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避死转生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189 2013-04-22 11:25:07

  起风了,夜风在耳畔如同怨灵般呜咽着,树上不知哪来的乌鸦在悲凉的啼鸣着,一切恐惧的东西都来了,危险即将神不知鬼不觉地诡异上演。朱容被野蛮愤怒失去理智的返祖猴子杀了,五脏六腑散了一地,花花绿绿的,血淋淋的惨像看着都吓人,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个个心惊胆战;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的恶臭,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令人措手不及。

黑夜里藏着说不出来的阴森和恐怖,它们就躲在某个阴暗角落,肆无忌惮地盯着你的后脑勺冷冷发笑,在心里盘算中下一秒是不是应该猛然扑过去。

“嗷嗷嗷嗷!”毕峰秋忽然又生猛地从地上跃起状,众人见状不由地大惊,这毕峰秋居然还在不停地变化,刚刚还是一张人脸,现在已经完全被长毛覆盖,如通臂猿那般,白首长譬,雪牙金爪,涎沫腥秽,人不可近。王富贵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头,顺势弹出,顿时那小石头便瞬间变大,如同万斤山石压在毕峰秋身上,丝毫动弹不得,这是跟小石头学的法术,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周围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就差点顶礼膜拜了,这不是神仙下凡是什么!

“这?这王先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这种事情几千年来,老头从未遇到过!”李仙启连忙问道。

“唉,李老先生有所不知,这,这毕峰秋偷盗别人福缘,惨遭现世果报,返祖归宗了,以前呢,他认为这里是特殊空间,不会有因果轮回,这下可好了,不在愚蠢地认为果报只存在与凡间,而是遍布五行世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王富贵感叹道,世人愚昧,不可教。

“啊!这,这福报也可以偷走……这……”

“啊!这……”

“竟然有这种事情……

“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难怪那泼妇每天无法无天的样子,原来是自己男人修炼邪术呀!”

……这人心隔肚皮……”一时间惊讶在人群中炸开了!

“这?王先生,这福缘如何偷得?”李仙启和其他人一样,大感不解。

“唉!这,这毕峰秋在养生之时,常生怨恨,导致在禅坐之时走火入魔,窥得邪术,如是他心静如水,便能悟证得仙法神术,可惜可惜!”王富贵说道。

“哦,这静心坐禅竟然可以连通天地之道?”柳平金问道。

“当然,当然,心念统一之时,周身万般寂静,天道清晰可见!”王富贵向四周看了看闭气凝神的众人,慢慢说道。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在这如仙人般的小世界里,也有人不满足,唉!人心不足啊,这毕峰秋真是造孽,造孽啊!”李仙启悲叹道。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心平百难散,意定万事吉。

抬头仰望星空,繁星万点,大概夜已经很深了吧,远处的万家烟火,窗内一盏盏明灯,相继慢慢熄灭,冷落的街道,树影婆娑,两旁的林中,偶尔掉落几声空洞的哀鸣,不幸踩到,霎时全是神经紧绷,或许,有几声犬吠便是最好的安慰,一切都陷入宁静,黑暗成了无情的监狱,把今晚所有在外面游荡的人都悄悄地禁锢起来,无声无息!

落下斑驳的黑影,总是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的臭味,令人作呕,让人把思绪扯得很长很长,不禁浮想翩翩,心惊胆战!有时会突然感觉一股冷气自脚底到脊梁骨发紧,手脚颤抖,似乎看到是一张张狰狞的脸,脸色苍白,毫无表情,紧接着又一阵心惊肉跳,惶恐不安,心突突地跳。

“王先生,不知这毕峰秋曾盗取谁的福缘?”李仙启又探问道。

法界一张无边际的大网,纵横交错着种种因缘果报,层层叠叠无有穷尽,心生一念便感便招,果报相继现因缘相交汇,大千世界,奇妙无比。

“对呀,对呀……”周围的众人也纷纷关切起来,千万不要是自己的福报被盗取了呀,如果真是那样可是真惨了!

“这个,这个毕峰秋并未成功盗取,所以大家都不要担忧,没事没事的!”王富贵是左思右想还是不要说出来好,如果老头子知道那毕峰秋是盗取自己的福缘,他势必不会再求自己解救之法,那顽孼之徒因没有人指点度化,定会心曾怨气,末法时代即将来临,恐怕那厮会被妖魔感召而利用,到时这里就恐怕不保了,还是应以大局为重!

“唉!这毕峰秋好歹也是这里的人,今天老头就在这里恳王先生指点一二解救之法,这子民触法,我老头子也有责任啊,惭愧惭愧!”李仙启说道,王富贵听后是倍感好奇,这老头子明明是有法术的,难道他这真的对此没有办法?

“这毕峰秋已经没有寿命了,如果李老先生执意要救活他的话,那么必须在今晚把他放入山林暗做记号,待半年之后再带回来,那是它已经性情温顺,要求它挨家挨户为其服务,再过半年之后,便可化为原来的人形,如果把它留于这里,次日便死!”王富贵用运玉天机推算了一番,大汗淋漓,这次可是耗费了不少真元之气,心道这天机不可随意窥视。

所谓命由心生,心灵清净之时,便可感召功德,扭转天命,民间不是就有这样的吉祥话,添福增寿,就是以功德换取,消灾转命。善恶报应,如影随形,因果法则,亘古不变,如日月,照古照今。

现在苦乐吉凶等事,缘合故有,缘尽则灭。业集随心,相现果起,不失不坏,相应不差。

“真是谢谢王先生了,老头终身不忘此恩情,他日定当报答!”李仙启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老泪横从。如果不是几个偷偷跑出去玩耍的孩子把这王先生带回来,今天遇上这等事,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此乃天意!

当下众人也就不在啰嗦,十几个人把施了法术的毕峰秋来了个五花大绑,十几个壮汉抬着,渐渐消失在远处的深林之中。有细心人发现在壮汉们走后,地上的草丛里有一条条血痕在蔓延,直直窜进森林,见者顿时魂飞魄散,不禁两眼发直,不能言语,双腿也不听使唤地乱颤起来,局促不安道,那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但他说话语无伦次,没有人能听懂,或许,别人认为这个家伙站在睡着了,说梦话呢。

其实,那不是别的,是王富贵派去跟踪保护壮汉们的蟒蛇,血色幻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