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阴律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27 2013-04-22 11:25:07

  “新鲜人肉,新鲜人肉喽!”满脸胡子拉渣的赤身大汉卖力的叫喊着,周围的一群群野蛮族人在疯狂地向前拥着,兴奋地嚎叫着。

王富贵等人纷纷幻化会原来的模样,缓缓升起,悬浮于虚空之中,瞬间金光乍现!远处的巡逻的背着弓箭和长矛的年轻猎手们

,周围人头攒动的野蛮人群刹那间个个屏住呼吸,不可思议的瞪着呆滞的大眼,人山人海,并肩接踵的喧哗闹市,瞬间安静下来,仿佛是时间停止了一般,一动不动,嘴里咬的食物,手里拿着的工具,都好似凝固了!

“伟大的鲁伊林司……”这时哈梦石不知所措地喊了一句,众人闻声,纷纷扭头向他投向异样的目光,随即像是突然想到明白了什么,突然变得狂热兴奋起来!

“鲁伊林司!伟大的鲁伊林司!至高无上的天神!”

“鲁伊林司!伟大的鲁伊林司!至高无上的天神!”

“鲁伊林司!伟大的鲁伊林司!至高无上的天神!”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举起右手,丢掉手中的工具,吃力的大喊道。

“我的子民们,感谢你们的狂热,希望你们各个部落都团结起来,共同建造家园,血腥残暴的杀戮,野蛮疯狂的食人,从此以后就统统告别了,你们各个部落都要定期去木里族部落,参拜天神之神石,迎接辉煌盛世的到来!现在,你们将接受天神之雨的洗礼,获得永生力量!”说罢,王富贵起念召出数万斤灵水,也就是神羽空间里长期受天灵之气滋润的湖水,随手扬起,纷纷降落,周围所有的部落地区皆是一阵倾盆大雨!

“鲁伊林司!”周围的所有的族人又纷纷举起右手,有节奏地大喊道。当然灵水也是可以和灵果相媲美的,就在一场无比凉爽的大雨过后,浑身湿透了的人们还在狂欢着,他们能感觉到身体无比的舒服畅快淋漓,用红泥土涂染成橙红色的皮肤也经过一场灵雨的冲洗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白嫩细腻,光滑的身体,在一片惊讶中,两眼冒着精光四射!他们获得了永生的力量,浑身充满了力量,就是最好的证明,感觉永远是不会错的。

在一片喧哗之中,王富贵与众人悄悄地隐去身形,离去了,他们可不想,再让这些疯狂的族人围着他们看大猩猩一般,转半个时辰。古老的森林,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木,阳光努力地从枝叶缝隙间挤进这个几乎密封的空间,地上散落着点点光斑,从深处钻出的清澈河水露了个脸,便又消失在密集的绿色植物间,只能看得见几颗碗口大小的泛着光泽的鹅卵石上,偶尔溅起几朵水花。

“唰唰!唰唰!忽忽!”高大密集的植被间,突然一阵响动,肉眼可见,里面的一人高的杂草在快速涌动着,显然有生猛的动物在快速穿梭奔跑着,王富贵与众人见状,习惯性的连忙隐身躲起来。

声音越来越近,大概相继过了几十秒,密集的植被中猛然窜出一只白虎来,滚圆的头骨,强壮有力的四肢,又粗又长的尾巴,浑身皆是黑色环纹,快速的仓慌地逃跑着。

躲在粗壮的古树旁的众人大感惊讶,究竟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令这百兽之王如此狼狈不堪?这原始森林里果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不会吧?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把这只老虎搞到手再说,如今世道,纵使经常在森林走动,但这老虎难遇,空间里正缺少这样一只猛兽,稀有白虎,哈哈哈哈!今天运气不错!

“哗啦啦啦!”茂密的丛林突然惊起一群纯白色的鸟儿来,十几个背着弓箭,手持长矛的猎人闯了出来,个个身体健壮的很,黝黑的身躯里储藏着疯狂的野性爆发力,老虎也就理所当然只有四处逃窜的下场了,虽然它在往日里的确凭借粗壮的牙齿和可伸缩的利爪四处威风凛凛,捕食猛兽也异常凶猛,但一旦遇到他们就不得不落荒而逃。这就是原始的野蛮人,一群群整日里发狂地人!

他们急匆匆地追赶着,一头栽进人头高的杂草灌木丛中,迅速而果断,双双充满残暴杀戮的血红色的眼,直直地锁定前方,疯狂快速的奔走而过,紧追不舍的气势锐不可挡。可是,他们没隔多久,又快速地返回来了,放慢脚步,仔细的四处寻找着,在他们记忆里,老虎没有这么狡猾,可是就是找不到了。

“真是大白天的活见鬼了!”

“去哪里了?掉陷阱了?”他们四处张望着说道。

“这里没有陷阱,奇怪!”裸露的上身画满只有他们可以理解的图案和条纹,脖子上挂满大大小小的尸骨,腰间绑扎着尖尖的牛角刀,几十个当地部落族人就在老虎突然消失的地方找了十几分钟,最后都无奈的抱怨着离开了。

“富贵,这次可是有赚大了,不进去看看你的宝贝?哈哈哈哈!”杨宇天指着在半空中漂浮着的神羽说笑道。

“里面自然有人接待它,不用我费心,宝贝?当然是个宝贝了!哈哈哈哈!”

夕阳映照的森林里,正是鸟儿们归巢的时候,无数只鸟儿们在空中不停地盘旋着,拖着长长的声音,习习凉风又开始游走在暗色的森林间,黄昏,黑夜和清晨又开始无尽的轮回,夜幕即将铺开。

“富贵,今晚怎么处理那只跟你溜出来的饿鬼?”张治国突然问道。

“这个,我今晚就在这里等她,然后送她下地狱。”王富贵靠在树干懒懒地说道。

“这没有阴差,怎么送她到地府?”张治国疑惑道。

“算过了,牛头马面今晚会路过此地,顺便让他们带走就算是了了一桩大事了。”王富贵很是轻松,有这个玉天机办起事来,真方便,人品好,尽捡宝,好运气就是没得说。

“哦?这牛头马面前来,难道是这部落里有恶人要死了?”杨宇天问道,这话说,被牛头马面带走的,都是投往下三恶道的犯了犯了杀,盗和淫等恶罪之人。所以这人死去将会投往何处,只要看前来的是什么索命阴差就知晓了,当然黑白无常带走的人皆是上三善道的,比较不错的。

“今天在交易市场上,卖人肉的屠夫正巧晚上福寿消尽,整整卖了三年的人肉,当然消损福寿快速了,阳寿三十一岁。”王富贵说。

“哦,原来是那个血腥残暴的家伙,这阴律无情呐,那管你是怎么理解的,知不知道这是罪孽,不过他们的探索的文化几乎一塌糊涂!”杨宇天感叹道。

夜幕降临时分,天色迅速黑下了来,平地突然卷起一阵阵阴风,呜呜咽咽的怪叫声幽幽飘起,周围树上的鸟儿逐渐开始不安分地惊叫着。空气突然变得阴寒冰冷起来,远处的树林已经是黑糊糊一片。张治国仰头瞬间,不远处猛然惊现一张惨白脸庞,她来了!从鬼道里跑出来的朱容来了!

歪斜着脑袋,青森眼睛,微微摇晃的身子,一停一顿地向这边走来,蛀虫啃食了她的半边脑袋,沾满血迹的头发隐隐遮盖着,一只脚也正如哈梦石所描述的那样,腐烂了一截,以至于走起路来,一停一顿,青红色的肠子由于长期地裸露在外,早已慢慢地干瘪,胸口处的空洞也结了黑红色的骇人的愈痂,呲牙咧嘴,发出微微颤颤的阴沉沉的怪声:“有吃的吗?哪里有吃的?谁?谁?有果子?”双眼极度扭曲地斜视着看着前方。

“富贵,太渗人了,快快把它收到锁魂玉里去吧,哎!要不我试试身手?”被惊吓过度的张治国终于恢过身来,大喊大叫道,怎么这么倒霉?一抬头就看见她了?

气愤不已的张治国接过锁魂玉石,使出浑身的力气催动阵法,顿时玉石大放光彩,不远处的朱容,闷吼一声,周身散发出浓烈的黑色怨恨,张牙舞爪的嘶吼着,像是一头疯了的恶狗,张治国见状惊愕至极,连忙加强法力灌输,转眼间,一身怨毒之气的朱容一溜烟的消失在玉石之中,孽畜!超大空间,够便宜你的了!张治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骂道。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众人狂笑不已。

“嘿嘿,想不到这恶心的家伙如此难以对付,见笑了,见笑了!”张治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说话间,又是一阵阴寒冷风,不由觉得心里发凉,一阵悚然,转身望去。只见来者有两个人,一个牛头人手,两脚牛蹄,持钢铁钗,满脸凶相;另一个则是马头人身,身形健壮,右手持枪矛,左手拿令牌,众人细看竟是勾魂令!

“哈哈!终于来了,两位老哥好久不见啊,别来无恙?”王富贵上前迎接道,这凡人呢,见到这地府阴差,躲都来不及,那还会向王富贵这般反常,可这正是阴差们乐于结交的对象,我们有那么可怕么?跟见到瘟神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