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画境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81 2013-04-22 11:25:07

  沉寂了数百年的奈何桥边突然抖落了一声低沉的叹息。“唉!又过了五百多年了……”又长又乱地头发之下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消瘦的脸颊,尖尖的下巴。

她转过身拍了拍身上灰蓝色的上衣,弓着腰摇摇晃晃地走到桌边拿了一包阴差送来的忘忧粉,又摇摇晃晃地返回,撒入浓汤之中,慢慢地搅拌起来,不久,便又如初,奇香无比。

每日络绎不绝经过的鬼魂,走到此地,总会莫名其妙的口干舌燥,困乏不已,前到此地歇脚,忽闻香凑来,不禁觉得颇有清凉滋味,好似那琼水玉液,不禁酣然畅饮,美美地喝完一大碗,也不多说,也没有多问,抹一把嘴,继续缓缓前行,至此,一世匆匆的悔恨与遗憾,皆化做缥缈云烟,淡然散去,忘却前生。

孟婆呆呆地看着远处的来往行人,不禁摇头感叹,人身难得,世间万物之灵体,何不放下一切妄想执着,修持正法,飞升解脱呢?生生世世轮回之中,一失人身,万劫不复。

“化蝶去寻花!何方痴情之人?”突然孟婆惊奇道,只见远处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如血般的彼岸花间,飞舞着七八只血色蝴蝶,采食着地阴之精气,聚集众鬼怨恨,不断变大膨胀!

孟婆连忙拨下几缕青丝,扬在空中,只见那那细发突然变得刚直起来,如那离弦之箭飞快地射向血色蝴蝶,随后又拿起瓢撒落一阵琼水玉液。

良久,孟婆见那几只血色蝴蝶纷纷落地,不在动弹之时,满意地笑了笑,心道,要那么多仇怨干啥,清清白白去投胎转世去吧,顺便帮我办一件事情,伸出手掌隔空牵引,几缕青丝拴住八只沉睡的血色蝴蝶,进入六道轮回之路。

凡间一处森林之中。王富贵与杨宇天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副古画看得入神,只见画面也平平淡淡,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天空密布浓云,蓊蓊郁郁古树,苍苍绿草,茫茫迷离白雾间,若隐若现着绵延起伏的群山。

“富贵,我说那老头子是不是随便给送了一副不值钱的破画?这这,这太普通了!”张治国凑过头,看了看说道。

“也是,这看起来,平平淡淡,难道是我欣赏不了这传说之中的名画?不能吧,我也是有艺术细胞的!”杨宇天也随后应声着。晨起,浓郁的雾气也开始逐渐褪去了,一束束金阳光穿过层层密布的枝叶,把斑驳的光影洒落在零乱的野石上,跳跃在高低不齐的绿草尖上。

“这肯定有玄机,我推算过,虽然模糊不清,但可以说此画绝对大有来头,所以快快过来参悟来,真的是宝贝,你们要相信它,要对它有信心!”王富贵托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下世界李老头子送给他的这幅古画,按理说,这李老头子也是下界仙人,定然知晓这其中的奥秘,但为什么不说呢?

一阵清风拂过,几只翩翩起舞的血色蝴蝶降落在画面之上,竟像蜘蛛那样吐出一根根细丝,弯弯曲曲落于画面中的群山之上,一个沉睡不醒,栩栩如生的天然卧佛出现在群山轮廓之间,周围的众人大感惊奇,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奇妙巧合之事!

八只血色蝴蝶还在不停地在画面之中翩翩飞舞着,众人好奇凑过头瞧去,只见那画中迷雾竟随着蝴蝶的翅膀舞动,渐渐消散而去,众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突然被眼前的怪事震住了,半截木头桩般愣愣地戳在那里。

待那雾气全部散去时,在天然大卧佛的中心出现了一尊造型庄严,气势恢宏,石刻弥勒倚坐像。它坐东向西,面相端庄,袒胸赤足,深目鼻直;雕刻细致,线条流畅,惟妙惟肖。

众人惊讶之余,细细欣赏起来,形体超凡脱俗,阔大的双肩,高而长的眉毛,神势肃穆,肃穆慈祥,依山凿成,临江危坐。

奇哉!奇哉!鬼灵自成连连称赞,声声道好。

“快看,快看!上面出现字迹了!”杨宇天拍了拍身旁的目送八只血色蝴蝶飞走的王富贵喊道。

王富贵闻声连忙回头一看,见得那几根弯弯曲曲的细丝,竟化作几个字迹来,细可辨认,佛心之佛,心佛之法,法之佛心。

这?这是什么意思?佛心之佛,这句话倒是不难理解,就是这天然大卧佛的中心的坐佛,可是后面两句心佛之法,法之佛心,怎么理解呢?王富贵求助众人,众人也是摇摇头,一脸茫然。

“忽忽!哗!”就在众人的侧身思考的时候,古画突然怪异地升至半空,迅速燃烧起来。

“不得了了,这可是值钱的宝贝,快快快快弄下来!”张治国闻到烧焦异味,扭头惊愕道,众人纷纷起身帮忙,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着了呢?这几天是不是老点背呢?

“别忙活了,没用的,那是人家自愿的!”不知什么时候玉天机里的器灵也跳出来凑热闹来。火燃烧的很快,短短几十秒钟,就纷纷化为灰烬,飘散而去。

众人望着天空不由地叹息,唉!多好的宝贝呀,转眼之间就这么没了,就像买了个彩票,人家告诉你中奖了,你欣喜若狂之余,人家又很专业的回头给你道了个歉,不好意思,刚才看错了,你没有中一百万的大奖,欢迎下次再来。那是你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在心里翻腾着,心里极度不平衡的众人不禁纷纷都向器灵投向埋怨的眼神,明明晓得,为什么不出来帮忙,居然还说那是人家自愿的,万恶的家伙。

“哦哦哦!不要这样看我,怪不好意思的,也罢,今个儿也该告诉你们一些事了,小小地透露一些新鲜事儿,也好让你们高兴高兴,对不?”众怒难犯,器灵马上作出妥协策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天边已是黄昏残阳,厚厚重重的云雾间一抹金黄,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的山风,也在这掌灯时分,回山了,在林间四处流窜着,夹着阵阵凉意,众人这时也从面前这三界无所不知的宝贝嘴里得知,原来这古画是天界之物,为有缘之人寻找《同根》天书提供线索的,自然传达完毕信息,也就自然焚化而去了,所谓天道微妙。

这《同根》这部天书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历来所无数人魔鬼怪争抢,它呢,是通晓三界三万六千大道,七千八百法道以及五行之外的妙法。是佛祖降落在婆娑世界的一部超凡天书,以随缘送到十世修善法,身具大福源之人手中,可解末法时代妖魔界入侵危机。

这时,王富贵猛然想起,先前鬼师所作的推测,佛门的东西它一定会在有关佛教的地方,但绝对不会是寺庙,但凡有人的地方,它都不可存在长久,因为会给其人带来灾祸,世人多贪婪之人,为此定会不择手段的索取,所以有人的地方或者地方不能长久存在的地方都不会存在。这么说,《同根》的秘密就在这几句禅言揭语之中了,还有一点,也基本可以肯定,它就在石刻弥勒倚坐像附近或周围。

王富贵当下就把自己的推测说给众人,提议明日就去寻找此地,一探究竟,众人都双手赞成!不料被器灵听到,阻止了。它说,这《同根》天书,非同一般,与天道相感应,若要取得,必须随缘顺意,不可强去寻找或掠去,否则,就会与天道融合,被天地同化,万万不可前去,一切随缘运转。

魔界,坐落在树丛中的浮魔宫殿里正值歌舞升平,舞袖飘飘,坐在金漆雕龙宝座上的魔尊看的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时眯起眼陶醉在浓香四溢的气氛。

“大哥,我回来了!”魔尊猛然睁开眼,望去原来是老三。挥挥手,示意舞女们退去,起身迎接:“三弟,你可回来了,事情都办妥了吧?哈哈哈哈!走走走!我给你摆了庆功酒,今个儿咱们喝个够,一醉方休!”

“大哥放心,一切顺利完成,弟兄们走,喝酒去!”老三回头向那十几名魔军,招呼道。

“大哥,王富贵还是没有一丝信息,到底是何方神圣,行踪这般诡秘?”老三说道。

“这个?这个先不要去管他,日后再做理会,今天就是喝酒,什么也不谈!”

“好好好!大哥说的是!”

其实,这老大也一直在浮魔宫殿感应寻找凭空消失的王富贵,但经多次查探却从此毫无踪迹可寻,他渐渐地在心头感到一丝丝不安,这样的诡异人物,必须抓紧时间找出,不然将来势必会威胁到自己的宏伟大业。

这天道微妙,又在巧合之中,王富贵进入地下域间,有幸躲过一劫,上次呢,是正好灵体出窍,升入宇宙之中,剩下一具没有生机的肉体,但是王富贵不禁落进鬼道,玉天机在其中吸取了打量的幽冥之气,自然屏蔽魔界窥视,也就变得轻松自如了,王富贵只要是不去他们眼前晃悠,在凡间到处乱跑也丝毫不用担心被他们发现的危险,天道无私,常与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