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葬魂船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69 2013-04-22 11:25:07

  黎明的曙光慢慢浮现,灿烂的晨光一丝一线散落下来,虚空之中还弥漫着隔夜的白皑皑的朦胧雾气,在一片轻柔光色里静静渲染,远处山峦还是朦朦胧胧,放眼望去,皆是一片飘渺的柔和的飞云流雾。湿润的草地上幽绿的草尖儿上,顶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儿,偶尔还有几张不大的蜘蛛网,也是沾了露水,银子似地闪闪发光,草丛似乎显得更翠绿了几分,一片潮呼呼的露水气味,随着树影的摇曳,纷纷扬起,夹着清新幽香而淡雅的泥土气息,四处游动。随处是破晓时的寒气游荡,早晨的空气就是这样冷冷清清。

天籁轻响,林间突然溜出一盛鸣叫,低沉清亮,不久便是百灵婉转轻唱,随之而来,骤雨似地漫天落下,金光耀眼的红日随即喷薄而出,道道金光,驱散着层层寒雾。又是美好地一天来临了。

精神抖擞张治国爬上高大树上,眺望着远方,不远处沾了水的光泽的鹅卵石耀眼的很,广阔的光波在大河里跳跃着,万顷碧波

间闪烁着纵横交错的五光十色的光环,早晨美景总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心旷神怡。

不知什么时候,朱萍也来到树上,坐在了张治国身边向远处眺望着,巧眉杏眼清,酥胸露领,婷婷楚楚,神情安然。风轻摇拂玉袖间,张治国突然闻得一阵幽香,不由地好奇念头看去,随之嘴角上扬,欣喜若狂,莫非这下凡仙女来和我表白,嘿嘿,一切皆有可能。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吃早餐没?我们都久经修炼,虽然已经不需要吃饭了,不过,还有人每天在做的。”张治国说道。

“吃了一点,我也想修炼法术,不过,那位王先生让我跟你学,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朱萍说话间,感觉到心突然快速地跳动了几下,四周静地可怕,不禁努力向远处观望起来。

“我每天闲的慌,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什么时候来找我,呵呵!”此时的张治国心中高兴的乐开了花,看来指导美女的任务,王富贵分析的一点都没有错,我最适合,哈哈哈哈!

远处,河床里的激浪一波接着一波地向前涌动着,偶尔撞到岸边的崖壁上,绽放出无数纷飞的雨花,成群的水鸟在上空盘旋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漂动着的木头,轻悠悠地顺着翻滚的河水,随波起伏。丝丝条条的白布在上面随风舞动着。

“船棺?葬魂船!”就在张治国在美好地意淫着时朱萍突然惊叫道,张治国冷不丁地哆嗦几下,打了个寒颤:“什么船棺?葬魂船,在哪里?大清早的,搞得这么吓人。”

张治国说话间也顺着朱萍的视线望去,只见阳光的照耀下,波光鳞鳞的江面漂浮着密密麻麻的木板船,起起伏伏向下游漂浮而去,舞动的白布间,隐隐约约可见躺着一动不动的尸体,一丝不挂。

“那?那就是船棺?葬魂船!”张治国看的早已是目瞪口呆,这怎么一下子就出现数十成百的尸体,顺江而下,不禁毛骨悚然,场面甚是阴森可怕。

朱萍回头看了看,纷纷赶来的好奇的众人,回眸一笑,随即便把自己所了解的船棺,葬魂船慢慢道来。在他们镇子的上游就有几个这样的神秘部落,木里族人,有着非常独特的生活方式以及自己的语言,传统和文化,几乎不与外界沟通,以狩猎为生,信奉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定期派年轻健壮的人,到周边的村落交换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那时他们会个个身绘彩妆,手持骨棒,手舞足蹈乘船顺流而下。

他们相信只要顺着江湖,一直不停地顺流而下,就可见到神灵,得到永生。所以,他们当中有人死去之后,就会把尸体要放到船上,让船在河流中随意漂浮游荡,平板船周围会系一些白色的布条,在上面捆绑一些金银丝软,珍珠宝石或一些贵重首饰物品,所携带的东西都是死者平生所积累的,死去之后也要带在身边,希望见到神灵之时,可以献给尊贵的神灵,求得永生之法。

“哦,上面,上面竟然有宝贝?”一听到平板船的白布上捆绑着金银丝软,珍珠宝石的张治国顿时坐不住了,两眼发光,心道,宝贝,谁不喜欢,那可是能卖许多钱的?

河水隆隆响着长河,浅绿的水色,蜿蜒于荒无人烟的山林间,载着一个个古老部落的人的希望,古朴的藏魂船只一个个消失正在水天际边,两岸的芦苇摇曳在微风之中。

“为什么会那么多死人?”王富贵疑惑不解道。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发生什么瘟疫或战争之类的事情了?否则,不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他们个个身强体健……”朱萍思索着,慢慢说道。

“不对!他们还活着!还正在挣扎!快看!”王富贵突然见几条船只上,有几个人在不停死扭动着身躯。

“啊啊啊!”众人也纷纷站起,望向远处,个个惊愕地说不出话来。身后一群群灵鸟扇动双翅轻盈飞起,浩浩荡荡地飞向船棺,落于其上,解开绳索,又载了惊恐的木里族人纷纷返回。

个个惊恐万分的木里族人,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数百只灵鸟带到森林里,他们裸露着彩绘的上身,见到王富贵等人时,已是语无伦次,立刻身体端正,双脚并拢,收腹挺胸,举起右手,大喊“鲁伊林司”,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其意。

“鲁伊林司是他们信奉的至高无上的神灵名字,他们大概把你们这些修行之人当中鲁伊林司了,呵呵!”朱萍笑道。

“你们能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吗?”张治国好奇地走过去问道。

“可以!我们常常与其他村落交易,所以可以听懂一些简单用语,伟大的鲁伊林司。”一位木里族人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为什么会被捆绑在船上?”王富贵问道。

面前的年轻人,一个个皆是细小无神的眼睛,蓬乱的头发,肥大的嘴唇,黝黑的皮肤,粗壮的臂膀里充满了强劲的野性爆发力,他们呆呆地看着王富贵等人,欣喜若狂,终于见到了天神,不久就会得到永生的法力。

“我叫哈梦石,我们与周边部落发生战争,我们被俘虏了,所以被他们捆绑在船上,送往永生天国,这是最高的优待俘虏办法,通常俘虏都会被卖到市场,被人买走或吃掉。”哈梦石兴奋地说着。

“卖到市场吃掉?”众人同时一惊!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野蛮的族人!

“是的,伟大的鲁伊林司,森林里出现了魔鬼,跑到周边部落,我们前去猎杀,土里族人却阻止,于是就打起来了,整整大战了二十多天,昨天才停息,死了好多人。”哈梦石平静地说道,也许,对于充满野性的他们,战争是富有激情的事。

“魔鬼?什么样的魔鬼?”王富贵边说边起念推算着。

“魔鬼,腐烂的脸,没有眼珠,腐烂的脚……”哈梦石努力的回想着,正在推演的王富贵猛然一惊,大事不好了!连忙又运转阵法,在虚空之中显现出一个镜像来,画面上一位树下妇人,双眼极度扭曲,呲牙咧嘴,青红色的肠子裸露在外,胸口处的空洞中不断有着黑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出,,滴答滴答滴落在草地上,掺杂着细小的肉末,惊悚不已。

“对对对!就是它,就是它,魔鬼,它就是魔鬼!”哈梦石指着画面像触电似的惊叫了起来!周围的数十个木里族人见王富贵拥有此人神通,又纷纷恭敬地端正身体,双脚并拢,收腹挺胸,举起右手,大喊“鲁伊林司”,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向王富贵表示无比的敬意。

“就她一个魔鬼?”王富贵又问道。

“是的,伟大的鲁伊林司只有她一个魔鬼!”哈梦石答道。

王富贵听后,缓缓地舒了口气,如果不是遇到这些人,自己可就闯了大祸了!天道甚妙,天道甚妙,常与善人,真实不虚啊!

烟波浩渺的江水隆隆作响,不时激起一片青烟似的水雾,远望金光笼罩的微山,也渐渐显露出清晰的绿色的山影来,雾气彻底的散去了,迎面清爽的潮湿的风,吹拂着头发。

“怎么回事,富贵?”杨宇天问道。

“大事不好了,上次我从鬼道里逃出的时候,一路上总是听到一阵阵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一直到凡间乱坟岗,阴魂不散,当时呢,正是月食之时,鬼门开启,到处一片漆黑,我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恶鬼或者恋尸鬼魂哭泣呢,没想到,没想到的是,今日凑巧一算,竟然当夜那哭泣的鬼魂是一直跟在我身后逃落凡间的鬼道饿鬼,就是那个毕峰秋的妻子朱容!”王富贵不安地说着,这个死鬼,阴魂邪气,落入凡间定然会生出一些诡异的事端来。

“啊啊啊!地下世界,毕峰秋的妻子朱容,她怎么沦落饿鬼道了?”众人瞬间惊掉下巴。

“这朱容想必是生前一贯泼妇作风,造作恶业,转世于鬼道,饱偿饥渴匮乏之苦,这也很正常,有什么好惊讶的,重要的是,必须尽快找到她,送她下地狱,她早已经不是阳世的人了,怎么又偷跑下来了,唉!都怪我粗心大意了!”王富贵叹息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