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幽冥钟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982 2013-04-22 11:25:07

  走出镇子之外王富贵却没有去乐萍所说的山林里的山洞,而是转身爬上前面的一座山路,跟在身后的杨宇天大惑不解:“这,这要去哪?”“去山上的禅云寺庙,随缘点悟一位老和尚,今晚借他的幽冥钟一用。”王富贵说。

“随缘点化?哦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玉天机开工了,是不是?哈哈哈哈!”杨宇天笑道,谁要有个通晓三界的玉天机的话,那真是走遍三界都不怕,虽然它偶尔也会罢工休息,但那都不是问题,哈哈哈哈!

脚下是一条窄窄的铺满了落叶的小路,像瓜藤一样,连绵逶迤,崎岖无比,一边是深沟险壑,只要一不留神,就可能交代在这里了,所以每个人都必须时时在意,处处留心。

“这里,这里居然很暖和……”张治国惊讶道,这座山上竟然暖和的很,在看看山下黑雾弥漫的镇子里,老树上的乌鸦都蜷缩着脑袋,不停地瑟瑟发抖,天差地别。

“山上的禅云寺庙里,供养着一颗高僧大德的真身舍利子,可镇的四周的一切邪气侵扰,所以这里才能保留正常气候!”王富贵头也不回地说道。

所谓舍利子,为佛门珍宝。是佛家修行之人,透过戒,定,慧的修持,加上自己的大愿力所得来的,十分稀有,宝贵。通常晶亮透明,坚硬如钢或呈五光十色;可增减自如,诚不可思议。有经书云:修行之人,若数十年欲心不动,则精髓凝结,渐成舍利。

舍利子有骨舍利,发舍利,肉舍利,肉身不坏舍利,心舍利等,一些佛门修行之人圆寂后,火化而得,常常呈现种稀瑞之相,场面神奇壮丽,撼人心魄,舍利子是一种俗界与法界之间沟通的神奇宝物。

来到山顶时,众人只觉此地清凉幽静,层层叠叠的庙宇依山而筑,庙宇上空常有祥云漂浮,吉祥云集,万德庄严,不禁暗暗称奇!一进寺门见有一韦陀菩萨像,身穿甲胄的雄壮武将,手持金刚杵,双手合十,韦陀杵扛于肩上,王富贵见状,心道果然不料,这寺庙招待云游和尚,昨晚所见的那位肥胖和尚定是在这里挂单住了三天直到晚上做完法事方才离去。

可能有许多人不了解佛家这些事,天下寺庙本一家,各处和尚皆喜欢四处云游,所到之地便找寺庙挂单,通俗讲就是寄宿,这就要看寺庙门前的护法像,韦陀菩萨的韦陀杵的方向,如寺院资金,物资雄厚,为十方丛林,有能力接待投宿僧人,韦陀菩萨的韦陀杵则扛在肩上;如是中等规模寺庙,接待能力有限,韦陀菩萨的韦陀杵则平端在手中;如是小寺庙,没有能力招待云游僧人,韦陀菩萨的韦陀杵则立地上。

杏黄色的院墙写着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大字,青灰色的殿脊跳跃着几只麻雀,沉静在沉寂肃穆挺拔苍翠的参天古木,享受着袅袅升起的一炉烟气。

一位身披袈裟的老和尚在放生池旁双腿盘坐,闭眼悟禅,气朗神清。旁置单轮十二环纯金锡杖,其人两耳垂肩,双眉高挑,一副仙风道骨之貌。王富贵见状也就捡了个地,坐了下来,不做打扰,其他人人呢,则是在寺庙各处游逛着。

“施主,觉得这寺庙如何?”长眉和尚突然睁开眼问道。

“甚好,甚好!”王富贵说。

“施主,所来所为何事?”长眉和尚继续问道。

“请教大师一个问题,不知怎么理解水清则无鱼这句话?”王富贵起身指着放生池里的鱼问道。

“为人处世,小事糊涂,大事精明,激浊扬清,容可容之事。”大师缓缓说道。

“水清无鱼,如心清之时,是否会如同佛经所讲,五蕴皆空,世间本空无一物呢?”王富贵又问道。

“噢!明白了!明白了!我们出家修道为的就是不沾扰俗尘,而却不解其意,还以世俗之法行事,无法感知一切虚妄幻化无常之象啊!”大师顿时两眼精光,大惊道,顿有大彻大悟之感!连忙起身向王富贵致谢,他常年修心,万般道理已经通晓,就差彻底清心彻悟,法证佛道了,如今王富贵前来助一臂之力,指点迷津,明心见性,便是万分感谢!正所谓,凡心不死,道心不活。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一刹那间闻言顿悟,妄念俱灭,神通皆显。

这长眉和尚经点醒,大彻大悟,自然也就有了神通之力,今夜便可帮的上王富贵的大忙,事不宜迟,王富贵就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既然大师已经大彻大悟,拥有神通之力,已经知晓我的来历,我也就不啰嗦了,只是今晚想请大师帮个忙?”

“王先生,客气了,虽然老衲不久就要飞升法界,但在这几日王先生有事,开口便是!”长眉和尚说道。

“如此说来,那多谢大师了,今晚晚辈希望大师能用佛法加持,敲撞108杵幽冥钟,以助我在山下解救百千民众!”王富贵说道。

“此等利益众生之事,义不容辞!请王先生大可放心!”长眉和尚说道。

“子时十二点,那就拜托大师了,告辞!”

告辞了大师,王富贵便一头钻进神羽空间的灵草间,睡去了!众人大惑,这,难道不需要不去洞里探探风?今晚乌漆摸黑的直接杀进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魅力了?众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王富贵,摇了摇头,便也散去,找活干去了,王富贵呢,直到午夜震耳欲聋的幽冥钟响起才慢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地走出外界,钻进山林里去。

半夜,子时,十二点,悠远的钟声开始响起。

“东——嗡……嗡……嗡……”金色的光圈随着钟声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夜空中也不断地暗了,又明了,反反复复。

“嗡……嗡……嗡……”

山林里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所以并不难走,几个人很快就找到了一所恶臭难闻的山洞,就是这里了!几人迅速隐去真身,摸索就去,洞很深很冷,没有在灵草间休养生息的张治国早已是嘴冻得乌紫,杨宇天也是不断地打着冷颤,幽深暗黑的山洞里不时的传出滴水的叮咚声,滴答滴答,众人好奇,这么冷的洞里怎么还会有滴水声呢?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仔细一看,张治国惊叫起来,竟然是血!

随之山洞顶上密密麻麻的栖息着众多血红色的蝙蝠纷纷落空乱飞,寻找闯入之人,但王富贵几人都是隐身而行,它们始终找不到。

“妈呀!这地方竟然有血色蝙蝠,这些家伙吃人嘞!”惊魂未定的张治国盯着长着獠牙的血红色的蝙蝠群不安地说道。

“别啰嗦,快走!”王富贵在前面招呼道。

大概走了十几米,洞里方才出现了一丝丝光亮,昏暗的光芒照耀着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古怪符文与奇特图案,散发着一丝丝邪魅的气息,突然众人发觉前面没路了,这是已尽头!古怪就在这些发着光芒的符文里,王富贵当下令小石头把这些雕刻的东西统统毁掉,符文虽有阵法加持,但小石头还是很快地除了个一干二净。

邪魅的符文消除了,很快洞里彻底的暗下来了,外面的钟声闯了进来。

东——嗡……嗡……嗡……”“嗡……嗡……嗡……”光环扩散着,一圈,又一圈……

众人见状皆叹,这符文果然有古怪,竟然可以抵挡佛法加持的钟声入侵!就在这时,一堵石壁慢慢的升起,露出一个偌大的空间来,王富贵大喜,这幽冥钟经佛法加持果然了得,竟可几秒钟便摧毁这里的一切邪门鬼阵。

洞里皆是密密麻麻的血藤交织蔓延,每一处交汇处都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女子,在血藤末端处不时地吐出一只只人形状的血色怪物,呲牙咧嘴地叫着,嘶吼着。一群群痴呆,赤脚的男子抬着一具尸体丢给那怪物,随后便疯狂地啃食起来!

魔兵!制造魔兵的血藤!杨宇天大吃一惊!

只见那被啃食的男子衣衫褴褛,灰头土面,留着齐耳的长发,身穿着一件沾满油污的旧大衣,衣服的袖子和下摆的地方已是破烂不堪。王富贵惊呼道,那那竟然是乐萍的丈夫,裴寒金!他怎么会死去?他不是和镇子里的人们一样,来这里干活来了吗?怎么会死去?难道……

就在这时,那只怪物吼叫一声,瞬间长了好几倍,疯狂地拍打着胸脯,王富贵这时才猛然明白,它吸食了裴寒金的三魂七魄,人间魔兵!由于凡间阳气旺盛,一般魔兵下界都会受到影响,以导致法力大减,所以,在七千三百年前,魔界制造了血藤吞噬魂魄,制造人间魔兵的邪术。

东——嗡……嗡……嗡……”“嗡……嗡……嗡……”又一个淡金色的光圈随着柔和的钟声散开,夜空里像是跳跃着一团火焰,忽明忽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