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借魂引胎(二)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22 2013-04-22 11:25:07

  一股冷风悄悄的从虚掩的房门缝隙里溜了进来,刚刚镇静下来的姜雁猛然哆嗦几下,又变的焦躁不安,慢慢的转过身回头小心翼翼的望了望,透过门缝看到屋外的员工们像傍晚回家的鸭子似的,个个伸长了脖子,向屋里探望着。

“都该干啥干啥去!瞧你们一个个熊样,也就那点出息!”刚才被诡异的冷风惊吓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姜雁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让王先生见笑了,不理他们,咱们还是谈正事。王先生说我老婆的怪病,这是我的原因?”姜雁又坐回去探问道。

“恩,这是姜先生经常寻花问柳惹出来的祸端!”王富贵笑道。

旁边的姜雁听后,惊愕地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这,这王先生何以见得?”窗外的湖面,微风乍起,满湖的碎金瞬间轻轻跃起。

“姜先生是不是经常染发?且头发很不牢固,一抓一大把?”

“是啊,这吃过很多药了,就是不见效呀!”

“那是不是常常腰酸背疼,畏寒怕冷,而且常年有恶病缠身?”王富贵又问道。

“对对对!还有感觉这手脚常年都是冰凉的,这呼吸也不畅,常常出虚汗,这这些能说明什么?”姜雁目光四处移动,开始变的不安起来,粗大的十个手指头有意无意地搓来搓去。

“姜先生,先不要着急,一会儿我自然会为你解答!”王富贵看了看坐立不安的姜雁,笑了笑这个家伙果然都中招了。

“姜先生,是不是常常有不如意事出现,甚至霉运连连呢?”王富贵接着问道。

“啊!仔细一想还真如王先生所说,霉运不断!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此刻脸色阴晴变换的姜雁感觉脑袋快要炸开了,脸上渐渐绽着几条粗筋。

“这也是姜先生经常寻花问柳惹出来的祸端,业力感召,因果报应。”王富贵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表说道。

“这?原来王先生说的是命理,我不相信命运,信则有不信则无,所以不应该会因果报应的!”姜雁突然好想恍然大悟的样子,立马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哈哈哈哈!姜先生可真会说笑,你这可让上苍为难了,诸运不顺畅之时就焚香拜佛,以求好运;而做了一些见不得的光的事情就以信则有不信则无等荒唐之言来免去因果报应,平日里又不少去买一些吉祥首饰挂件,祈求洪福临至,如此说来便是欺诈神灵太甚了!”王富贵无奈的摇了摇头,世间凡俗愚昧之人皆是如此,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自欺欺人。

“这?这……”满脸通红的姜雁结结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难道真的是因果报应?那这和我妻子的怪病有什么关联?”坐立不安的姜雁过了良久又问道。

“当然!你整日寻花问柳难道你妻子没有所察觉?”王富贵又问道。

“这个当然不会被她发现的,我一向很谨慎的。”对于此事姜雁还是很有信心的。

“哈哈哈哈!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知道?你经常出入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自然也免不了招惹一些恶鬼,久而久之家中恶鬼越来越多,逐渐影响了你妻子的心念,所以她也慢慢地向你一样了,那腹中的怪病便是接触了邪魅所致!”王富贵终于一语道破天机。

“啊啊啊!这怎么可能?如果她真的干了这般不知耻辱的事情,我定要把她赶出家门!”姜雁听后两手插腰,怒气冲冲的说道。

“哈哈哈哈!她干了不知耻辱之事,那姜先生做过的和她同样的事,怎么就不觉得不知羞耻呢?”王富贵大笑道,心想那佛界所说的世间可笑之人就是指这些凡俗之人了吧。

“这?这个……”突然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爷爷我是你孙子,你孙子来电话了!爷爷我是你孙子……”

“小丽……好好好……我马上回去……不着急……我现在就回去……”电话另一头出来的消息让姜雁顿时吓得面色如土,舌头都僵住了,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就像像霜打的茄子,霎时无精打采地蔫了下来。

半晌,他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忙脚乱地跑到王富贵面前嚎啕大哭起来:“王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妻子呀,家里还有六

岁孩儿,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只要你救活她,你要什么都行!”他妻子的怪病让他无计可施,几乎要束手待毙,送到医院医生说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正常,可是一过三五天就肚子疼的要命!

“去把尸体拿进来,我去看看!”王富贵也没有为难与他,这次前来就是去找他妻子取阴阳鬼胎的。

“哦,好好!啊啊啊!王先生我不敢碰那个尸体……”欣喜之下的姜雁刚刚冲出门就又看到了那具两眼白翻,嘴唇斜歪的尸体,它好像在对着自己阴森森的笑着,惊恐之余,不禁又踉踉跄跄地跑了回来。对于这鬼魅之事,他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好吧,我拿吧!”王富贵略施了点法术,郝山清的尸体突然又倏的一下笔直地从地上弹了起来,跟着王富贵的手势活动了几下筋骨,不一会儿行走起来就与常人无异,周围的众人纷纷啧啧称奇,大感不可思议!

“王先生真乃神人!这难道是起死回生之术?”颤巍巍地抖动着身子的姜雁连忙好奇的上前问道。

“哪里有那么高明,这是因为这尸体的鬼魂偶尔间又返回体内,魂魄被我控制,才会出现现在这个样子,走吧!”

“好好好,走!”呆滞的郝山清也闻声跟在其后,一同纷纷钻进了出租车里,飞奔而去!

一路上出租车司机老是感觉到车厢里有一股腐烂的味道,心道难不成这三个家伙得了什么怪病,不由地惊吓出一身冷汗,鼻子尖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他开始使出平生最优秀的技术一路狂飙起来,赶快把这几个倒霉的家伙送下去,莫要让给自己传染上了。

姜雁一下车一股焦急不安的情绪如乱麻般涌上心头,猛然间会感到一阵凉风,瞬间头皮发麻,王富贵也突然间打了个冷战,好多的恶鬼,竟然冷不丁就与它们撞个正着。

“王先生,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马上就到!这我能问问我妻子肚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吗?”姜雁踉踉跄跄紧走几步问道。

“你妻子肚子里是阴阳鬼胎,就是阴阳二气幻化的一个肉眼看不到的小孩。”

“这阴阳二气又能怎么理解呢?”姜雁不解道。

“可以这么理解,就是没有魂魄的胎儿!我们必须找一个魂魄把这团阴阳之气引出来,这要是在世阳人相结合,女子腹有胎儿之时,就会有投胎的鬼魂前来;但你妻子肉眼凡胎无法辨别阴间鬼魅,这才身染使得腹内出现阴阳鬼胎之事,这人鬼之胎,自然感召不来投胎魂魄!”王富贵解说着,这人之身,气之聚也,精气神为三魂,气壮则神全,恶鬼不敢近。

“啊!原来是这样啊!太可怕了!”姜雁听王富贵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此事难道真的是自己招惹而来的?

“上仙!我认得你,你到过我们留仙村,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郝山清在后面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已经是个鬼了,就不要在尸体里待着了,它不久就要腐烂掉,所以我带你去来一次重新投胎,积点功德,也好下辈子重新为人!”王富贵转身说道。

“哦,好好好!多谢上仙!”郝山清听闻后欢喜不已,这阴与阳也就是一纸之隔,随着他一路与常人看不见的鬼魂交流才知道,这人身难得,哪里会像他人所讲,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其实早就转畜生道,一失人身,万劫不复。

“吱呀!”门推开了,一股幽阴寒气袭来,王富贵用阴眼看到是一片一片触目惊心的景象,大批的恶鬼在四处游荡着,一张张

散发着恶臭的大嘴,腐烂的鼻子涌出一股恶心的污秽之物,个个残肢断臂。王富贵连忙拿出一块锁魂玉石,施法将他们都收伏其中。

床上躺着一个正值二八年华的昏迷的妙龄少妇,脸上薄施脂粉,淡描双眉,鲜艳妍丽,楚楚动人。容貌倒是清秀甚美,但是肚子却是大的出奇,据姜雁说整个肚子皆是病发之时就会变成黑灰色,甚是吓人!

“姜先生,你留在这里,安慰你妻子,她可能会看到恶鬼!郝山清跟我到另一间房子施法!”王富贵招呼道。

王富贵走进隔壁房间后,双腿盘坐,念动法决,施加灵力运转渐渐地周身出现一片如同雾气一般柔和的光华,随之手腕一翻,

点点金光乍起交汇于空中雾华,竟显现出一朵朵棱角分明的金色莲花来,悬浮在空中。

王富贵抬看紧紧盯着,快速地捏动手诀,空中的花瓣又开始慢慢收缩,缓缓游进郝山清体内,瞬间光华四射,良久,一朵巨大的莲花幻化而出,在空中迅速展开,不断地膨胀,把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游走其中。

王富贵又抬手弹射出几团浓厚的灵起,悬浮在空中的白色莲花随之开始不停地旋转,渐渐地飘移出房间,向床边的妇人落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