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借魂引胎(一)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41 2013-04-22 11:25:07

  都市的清晨总是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不像乡村的早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层层的灰色的雾气,一缕缕地洒落在匆忙的行人间,天际边露了一张圆圆的脸蛋像个刚出门的娇滴滴的新媳妇羞得通红,姜雁抬头看了看,心中欢喜的很,好像是那红彤彤的新媳妇的脸蛋已经凑到他脸上,摩挲得浑身舒坦。他还是没有下了决心,他在心里责怪着这个都市的形形色色的诱惑太过于强大了,一种像别人拥有多部私家车一样拥有多个女人的邪念又肆无忌惮地萌发了,早上旺盛的荷尔蒙牵引着他又到老地方鬼混去了,旅馆的事情见鬼去吧!

“爷爷我是你孙子,你孙子来电话了!爷爷我是你孙子……”这浮现翩翩的姜雁刚刚走了几步,电话就响了。他大爷的!哪个孙子又来电话了?姜雁看了看显示极不情愿地接起:“孙子!不不不!小兵呀!这一大早的什么事啊?我还没有起床呢?”

“老板!不好了!出大事了!昨晚的134号死人了!死了两个大汉!你快点过来看看!”刚刚下夜班的保安惊叫道。

“啊啊啊!小兵呀!你先不要着急报警,这样对旅馆影响非常不好,那些年轻的警察做事一点都不低调,弄不好他们还要给你全球直播,这样到时候谁还敢去咱们旅馆住店,我现在马上就过去!别着急啊!”姜雁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魂飞魄散,这该死的134号房间果然有古怪!

姜雁紧走几步,到路边拦了个出租车,一路飞驰而去。其实这姜雁的居住的小区离旅馆就不是很远,所以他常常步行,提倡绿色健身,和大多数上班族一样在匆匆脚步中寻求健康。

“哧——”车停下来了,姜雁几乎心急如焚,方寸以乱,一路狂奔进去直冲134好房间,出租车司机见状摇了摇头,叹息道,唉!现在的年轻人呐,越来越不像话了,从早晨鬼混道晚上,这成何体统!

“嘭!”门猛然一下被撞开了,一股腥臭味迎面而来,直接吻在他嘴上,连忙跑出去,不由一阵地哇哇地干呕。

“小兵!小兵!出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姜雁不满地大喊大叫起来。

“老板!你终于来了!是这样的,我怕别的住客看到影响到生意,所以就把它关了起来。”熬了一个晚上早已是迷迷糊糊的小兵听到喊声又火急火燎的赶来,凑到姜雁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错不错!有头脑!这个月给你加薪!”姜雁听保安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在责怪一直不懂事的保安了。

“老板,这134号房间是不是真的有鬼呀?”保安渐渐地又开始起疑心了。

“瞎说,这点常识也不懂?世界上就根本没有什么鬼怪,难道小时候你幼儿园的阿姨是个巫婆?这肯定是昨晚两个大汉打架了,最后出了点意外!”姜雁转身责备道。

“走走走!就去看看,你路熟先进去!”慌手慌脚的姜雁点了一支烟向保安招呼道,这小兵刚刚进过了,胆子也就壮大了,哼哼!自己的老板脑袋就是好使,古人有云,智者借力而生,慧者运力而存嘛!

“额,好吧……”保安实属被迫无奈。

“吱呀!”门又被轻轻推开了,姜雁嗅着熟悉的腥臭味,蹑手蹑脚地跟着迷迷糊糊的保安走了进去,屋顶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了,一摇一闪,感觉它就要随时掉下来,冷不防的砸在脑袋上。对面的窗幔在不安分地飘动,纱幔上的褶皱波浮不定。

地上躺在两具冰凉僵硬的尸体,被抓烂的血红的脸上,两眼白翻,嘴唇斜歪,个个皆保持着生前垂死的挣扎的张牙舞爪的姿势,身体下面凝固的黑红血液紧紧地和尸体沾在一起,沾满了血液的玻璃碎片散落了一地。床上的被单撕成条条片片,其间大片的污血隐隐可见。

“嘿嘿嘿嘿!终于进去了!”刚刚点了一支烟的姜雁被突如其来的怪笑声吓了个魂飞魄散,手一抖吓得把烟和打火机“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小兵!你大爷的,刚刚是不是你傻笑了?”姜雁大声喊骂道,虽然他心里也有个底,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大白天的能有啥可怕的怪事,太阳在外面照着呢。

“老板刚才我也听到了,好像是地上的尸体发出的,好像有不是,刚刚好像看到它的手指在动,应该是眼花了,好困!”早就是两眼皮打架的保安已经有点迷糊不清楚了,要是按往日里他这时候早就在美梦里遨游世界了。

冷冷清清的房间里,外面的惨淡的光线隔着厚厚的窗帘一丝丝渗透进来,一个玻璃碎片悄无声息地从死去的郝山清的手中滑落出来,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响!保安没有眼花!

惊惶万状姜雁一瞬间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小兵!你刚才有没有又看到它的手指在动?”他额头上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顿时吓得脸惨白惨白的,眼睛瞪得老大。

“恩?好困呀,老板我想回去睡觉。”一夜没有合眼的保安实在是在累了,微闭着眼睛,脑袋悠悠晃晃在脖子上打转。一旁的姜雁见状顿时着急了:“再这样下去老子扣你工资!”

“啊啊!老板什么事?怎么严重?”一听到有人要扣自己工资小兵立马惊恐的清醒了,这可了得,这个月没钱了这日子可咋过呀!

“你刚才说那个尸体在动?”姜雁惊恐的问道,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大白天的哪会有这么可怕的诡异事情。

“哦,我也不清楚,怎么可能他们早就没救了,怎么会再莫名其妙的抽筋呢?”清醒了少许的保安又恢复了理智,四周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安静下来,变得死一般冷寂。

“我终于又回去了!我要复仇!我要复仇!!!”郝山清的尸体突然倏的一下笔直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两手直直向前伸着,翻白的双眼咕噜咕噜不停地转动,抓烂的脸上慢慢地爬起一丝异样的血红色,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只响!这下可把正在疑惑的两人吓破了胆,没命地往外跑。

“啊啊啊啊啊!救命呀!救命呀!!!”姜雁和彻底清醒的保安在楼道里大喊大叫,一路狂奔,怨魂归尸的郝山清一跳一跳的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幸运的是旅馆里的住客们大多数都还在睡梦里,即使偶尔有住客听到也觉得声音凄惨无比,纷纷紧锁房门,莫要那厮冲进来,都不敢出去围观,一大早的也都没有瞧新鲜事的兴趣,这是事后保安小兵给老板姜雁分析的,最后证明旅馆这次损失不大。

“嘿嘿嘿嘿!我要复仇!站住!我要复仇!”前面的心惊胆战的两人一听更跑的飞快了。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

“爷爷我是你孙子,你孙子来电话了!爷爷我是你孙子……”该死的孙子,你爷爷要就死了!尼玛!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要命的!

“啊啊啊啊!”几个旅馆的服务员见状纷纷一哄而散,有的甚至没来得及拼命逃跑,就脖子一歪,晕死过去了,新时代里的人们实在是太脆弱了,几乎不堪一击了。

“嘭!”兴奋地跳走着的郝山清一下子撞在突然凭空出现的王富贵身上了,倒霉的家伙,顿时觉得自己的魂魄里似乎被什么东西锁住了,灵魂意识也完全停止了,重重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闻声望来的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扫过来,王富贵就喜欢的感觉,万众瞩目。众人见倒在地上的尸体没有了动静,纷纷从桌子下钻出来,几个有装死嫌疑的服务员也在这时睁开双眼,缓缓地爬了起来,都小心翼翼的围拢过来。

慢慢地缓过神来姜雁和保安也犹犹豫豫地走过来:“请为你是?你是道士?”电影里不是常常演道士制伏僵尸的故事么,既然他三两下就把僵尸制伏的一动不动了,那么他一定是个好道士。

“呵呵!不是,它也不是僵尸,它因鬼梦丧生导致怨气极强,所以鬼魂又返回尸体里面去了。”王富贵笑道,幸好赶来即时,不然这玩意儿可就跑大街上去了。

“啊啊啊!鬼梦?鬼魂?”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值夜班的小兵由于经常被老板洗脑,所以早就不相信这些东西了,可是经过今天的这一系列的怪事,又悄悄想起小时候奶奶给他讲过的鬼故事,不由地毛骨悚然。

“恩,不说这些了,这尸体我先拿上用一下,你们一会儿在报警!”王富贵凑到姜雁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姜雁顿时脸色大变!

“王先生,借一步说话,请!”这姜雁神色慌张的把王富贵请到旁边的一个房间里转身轻轻地把门关好,又倒了茶水。

“王先生,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我妻子肚子里的确是有东西,有时候她自己也可以感觉到,可是,可是跑遍了市里的所有的医院就是检查不出来,医生说什么也没有啊,可是肚子却越来越大,怎可咋整呀……”姜雁急的满屋子打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劲儿的求王富贵定要想办法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