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突变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22 2013-04-22 11:25:07

  雪还在零零落落地下着,不过似乎比刚才小了点,整个世界一片迷迷茫茫的感觉,天空中也渐渐出现铅色的阴云,黑沉沉阴森森的,棉花球般的雪花从铅云翻滚而下。

一圈圈守护陵墓的地狱阴兵,还是一动不动包围着王富贵等人,一张张黑色狰狞的脸上,铜铃大眼冒着火,獠牙闪着光。

“那个害死商客的混蛋死了吗?”阴兵鬼卒问道,事情越来越糟糕了。

“死掉了,受了财宝的诅咒死去了,村寨里接触过财宝的人们陆陆续续死去了五六个,你们有没有办法可以解除诅咒?”王富贵急切的问道,必须尽快找到方法,不然一个多月之后噩梦就又上演了。

“办法?只要经手之人心不起贪念,哪会有什么诅咒,就像我们一样,丝毫没有什么报应!”这位阴兵鬼卒显然气的够呛,那些贪财之人皆是罪有应得,何必理会他们。

“是的,这个我也知道,不知还有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你也知道那些都是凡人,哪会有那么好的定力,见到如此众多财物而不为之心动?”王富贵不由感叹,如今时代早已不同往日,现代人哪还会像古人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安贫乐道。纵有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之人也是成仙成佛之人。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那批奇珍异宝一件不少的送到黑白无常手中,诅咒也自然破灭,如果王先生能完成此重任,也算是了了一桩将军的大事,在下感激不尽,他日将军苏醒之时必将此事如实禀告,定涌泉相报!”说着说着所有的阴兵鬼卒都“唰”的一下跪在地上,恳求王富贵帮忙完成此事。

这王富贵想想这也是个顺水推舟之事,也就爽快地答应下来,感动的阴兵们是个个热泪盈眶,悲喜交集。终于可以完成使命了,周围的雪也渐渐地停了。

王富贵想到,这今晚牛头马面就会出现在村寨,势必会拿走财宝,不行,事不宜迟,马上行动!于是,转身告辞了守护陵墓的阴兵鬼卒们匆匆地离去,此次探墓,有惊无险!

“富贵,你说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出去自己送去呢?”张治国问道。

“你说那些阴兵,他们离开那片阴煞之地就会修为大减,你没看到他们起先借助冰雪阴寒之气塑体么,显然他们离开那个地方就受不了了!”王富贵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老是托人送呢!哈哈哈哈!”一旁的杨宇天也闻声笑道。

留仙村。牛毛细雨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停歇了,年迈的老村长搬了个小椅子,端了杯茶水,一摇一晃的走到村边口堆满奇珍异宝的旁边坐了下来,他要守住这些财物,莫要让人再偷拿了回去,他知道村寨里有一大批青年人是不相信这些向风一样,虚无缥缈的神鬼之说的,他们只相信这批财宝定能卖个好价钱,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

范健和郝山清买了一些酒菜贼溜溜地跑到村边的树林里大吃大喝起来,狼吞虎咽半晌之后,范健开始说话了:“蠢货!猪转的吧?和你来商量正事呢,你看你,没出息的狗东西!”范健越看郝山清的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就来气,不禁脱掉鞋子用那大脚掌“呼”的一下子严实的盖在了郝山清的满口流油的大嘴巴上,臭气熏天的脚掌令郝山清感到瞬间一阵窒息。

“唔唔唔!你大爷的!你又犯贱了吧?看你抠门成啥样了?”郝山清对范健的行为很是不满,不就是多啃几只烧鸡么,有必要这样么,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看你,这点小事就生气了是不?你将来哪能成了什么大事,就就你这点小肚鸡肠!”范健随手抓起一只鸡腿狠狠地啃了几口继续说道:“看到没,前面地上大黄布盖着的就是那批金银珠宝,你随便拿一件就可够你美美过半辈子的好日子,待会你上去把老顽固绑在椅子上,我用袋子装宝贝,装完了咱们就马上离开村寨,再也不回来,如何?”

“这为什么是我去干绑架老头那么缺德的事呢?不行!”郝山清痛饮了几口烈酒说道。

“你这个蠢货,那么缺德的事情难道你要让我去做啊,那你更缺德!”范健不由分说就破口大骂。

“那你说该怎么办?”有点晕晕乎乎的郝山清听范健这么一说也挺有道理的。

“按规定办,你绑架老头,我装宝物,到时一起离开村寨!这就是规定!”范健喝斥着。

“好!就按规定办!走!”被忽悠了的郝山清从地上又捡了半瓶酒提了去,晕晕乎乎地跟在范健身后。

雨后的景象总是那么美妙,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浓浓的泥土味,阳光格外明媚,清洗过的树叶是那样绿得发亮,远处的山坡上几只彩色的蝴蝶,舒展着婀娜的身姿,在绿油油的草丛中,随风起舞。

屋顶几只麻雀扯开喉咙,啼啭起来。一小股雨水缓缓地在瓦片上蠕动着,悄悄地爬到屋檐边,滴落而下,随之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范健和郝山清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了,风也屏住了呼吸,屋顶的鸟儿也瞪大眼睛,周围似乎瞬间变得非常安静起来,老村长在椅子上安详的坐着,双眼微闭。

“顽固的老秃驴!哼哼!郝山清按规定给我去绑了!”范健大摇大摆走到老村长面前大喊道,听说这老头耳背,所以要大声地才能威慑住他。

“好喽!”郝山清狠狠死甩掉酒瓶,拍了拍手掌,掏了草绳迅速地冲到老村长身后三下五除二就给绑了个坚实。

“哗啦!哗啦!”范健扔掉黄布,疯狂地开始往袋子里闪闪发光的珠宝,不时地拿起几颗宝石凑到嘴边,狠狠地亲吻着,心里美滋滋的。

“畜生!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不知道那些鬼界的东西碰不得吗?”火急火燎的老村长咳了几声,喘了粗口气,破口大骂道。村寨里怎么就出了这两个败类,造孽造孽啊!

“老古董尽相信一些迷信的东西,我们,我们当然是拿这些宝贝卖钱去,这叫发财致富,哈哈哈哈哈!郝山清走起!”范健开心地狂笑着,没想到一村寨的人都相信老古董的话,看来老天真是待我不薄,机会总是留给少数人的,哈哈哈哈!发财了!我们发财了!这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果贪念永无止境,势必会物极必反,以致丧失理性,走向自我毁灭。

就在两人卷财逃跑后不久,王富贵一伙人来了,却看到老村长被绑在椅子上,在村口坐着大喊大叫,痛哭涕流。什么情况?莫非村寨里的人们叛变了?不应该呀!众人连忙降落,上前询问道。

“老村长,你这是怎么了?”张治国问道。

“上仙,上仙!你们来了,我对不住你们呀!这简直是造孽呀!”

“老村长,有事你慢慢说,慢慢说!”王富贵安慰道。

“珠宝被村寨里两个败类抢走了,你们你们不要管我,快去快去追!”老村长指着范健与郝山清逃跑的方向连忙说道。

“啊!啊!啊!”众人听后也是一惊,这回来就是拿宝物的,却被人捷足先登了,王富贵非常后悔,原来曾想这村寨里的人们都已经知道了诅咒的来源定然不会去碰它们,没想到却还有如此大胆毛贼,众人给老村长解开绳索后,便又匆匆离去!

这毛贼跑到大都市里可是不好找,即使是推算出具体位置来,可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找起来也是够呛。

一路乘坐汽车溜出来的范健与郝山清心情顿时大好,看到什么都新鲜刺激,有钱的感觉就是好!

“哦!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范健你看,那边竟然有两个男的在抱着亲吻!”郝山清根据自己的品味果然发现了新鲜事物。

“蠢货!人家那是同性恋,男女比例失去平衡时,上帝想到的好办法,这个也不懂!”范健哼着小曲说道。

这种末法时代妖魔出现之时,显现的违背天地的生理,违背阴阳的造化之事,郝山清大感新鲜好奇,连忙又向范健追问道:“这,那怎么传宗接代?”

“人家那是好基友,你管人家干什么,这种瓜为什么非要的瓜?老顽固!”范健习惯性的狠狠地从后面踹了郝山清一脚,怎么还是这么蠢呢?

“走走走!找个落脚的地方,待每天再出来找卖家!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哈!”

穿梭在高楼林立的丛林中,如同潮水熙来攘往的人群,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整齐的行道树,阶梯旁的花圃,街道两旁闪烁着名牌啤酒的广告灯,漂亮的轿车一辆又一辆从身边呼啸着过去,范健与郝山清突然感觉到他们的世界一下子变了,一切都是崭新的,兴奋在心里欢呼雀跃!他们相信自己不久就会脱胎换骨,破茧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