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百尸还阳(一)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05 2013-04-22 11:25:07

  夜色正浓,窗外淅沥的雨在黑夜滴落着,一切暴露在外面的东西早已潮湿不已,无精打采的树木和地上的泥土的像皮肤那样逐渐溃烂,路边的昏暗的路灯瞪着大眼睛,雷鸣电闪间,窗外又几道鬼影飞快的闪过,窸窸窣窣的声音又重新在床边爬起。

“别理它们,一些小角色而已,这是鬼技,所以我们即使开启阴眼也无法看到它们。”王富贵一把拉回杨宇天说道。

“鬼技?那这些糟糕的东西就让它们一直这样搞?我可是受不了了!”杨宇天有点恼火了,一些不知死活的小鬼居然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窗外白骨般腐朽的枯树上挂着几片枯死的叶子,在窗前晃来晃去,把那阴森森的鬼泣声一摇一晃的荡进来,一道闪电亮起,几只小鬼的影子被瞬间映在窗户上,王富贵快速地弹射出一团白炽的火焰,顿时一声声惨叫落地,凛冽的冷风夹着呼啸的大雨狠狠地打在地上有奄奄一息的恶鬼身上,没过多久,便化作一股黑气隐没在夜色中,彻底的魂飞魄散了。

“怎么样,现在安静了吧,要瞅准大好时机下手,一举歼灭,哈哈哈哈!”王富贵大笑道,他知道这鬼技无论如何伪装的好,都逃不过雷点的照耀,只要耀眼的电光出现的那一霎那就原形毕露!

屋里回归安静,张治国也就放松下了,重重地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窗外幽暗处冰凉的雨在僵硬的滴落着,几道幽怨的阴影

在来来回回游荡着,不时地抬起头来,望望割街斜对面的舞动着枝叶的窗户。

王富贵没有理会众人,自顾盘坐下来,他可没有张治国那么悠闲,他必须搞清楚这鬼帮的帮主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老是打自己的主意,搞得自己不安生。

没有几秒的功夫王富贵就进入状态,心境合一,集中意念调息观想,似睡着非睡着,似梦又非梦,心系念一处用意识观看一切之法,想其大略轮廓,观其细小之微态。

所谓观想,就是由想念专一,心念处一,达到精思入神,在意根中之中,呈现出现在未来过去的影像,但这观想必须要与口密念咒,身密结手印相结合,以保心力足够强大不能被外界扰乱,方能观中精进,达到回归本性,不受外尘所扰的境界,在意念之根之中随心所欲,神游万仞。

“呼呼——”一阵阵阴风刮起,王富贵跟随意念来到一处漆黑的山洞之中,在山洞深处昏暗的灯火处,一个人一位面目狰狞,身披袈裟的老者空地上在打坐,果然是鬼魅邪师,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之沙,常常以鬼通蛊惑他人,鬼通就是以邪魅之术控制游魂,从而达到做事神不知鬼不觉的效果,一些肉眼凡胎的人都以为他是成仙悟道之人,往往皆会被迷惑。

王富贵悄悄地召唤出器灵商量看如何对付这个妖师,没料器灵让王富贵拆下玉天机的鬼玉安置后,却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挨千刀的东西居然这样地赤条条出卖自己,果然正在打坐的妖师猛然睁开血红的双眼,暴跳如雷的大喊起来:“谁?谁!畜生休想逃走!看招!”

“快逃!”王富贵大惊道,连忙扔了几团灵火,拉了咯咯地傻笑的器灵一溜烟地溜走。屋里双腿盘坐的王富贵猛然睁开眼睛,收了神识,缓缓地调平真气,心有余悸地说道:““好险!”

在一旁看电视的不知情的张治国不以为然的问道:“做噩梦了?”

“什么做噩梦了?刚才观想探视时被妖师发现了,幸好跑的快,不然下场可惨了!”王富贵感觉自己真够幸运的,这玉天机也真是的,哪有这样开玩笑的,关机时刻竟然做出那种荒唐之事。

一旁看电视的张治国此时正看的入神,电视剧《一双绣花鞋》惊悚悬疑,他大感刺激,直勾勾地盯着电视的画面,一动不动。

一个老头走进房内,昏黄的灯火在屋角穿衣柜前幽幽移动着,他似乎闻到一股异样的脂粉味,正在犹疑间,忽然猛地一怔,吓得往后踉跄两步,浑身打战,惊愕得几秒钟不能动弹!

穿衣镜立柜下是什么?突然,这双绣花鞋动了一动。不,不是绣花鞋,这是一双女人的脚。

“你——你是——”老头胆怯的问道,浑身哆嗦着,打着冷战。

整间屋子里,电视哗哗的响着,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静。忽然,一颗硕大的脑袋出现在荧屏上,猛然一下子从电视里钻了出来,血淋淋的头颅在地板滴落了一滩黑红的血迹。

“啊啊啊啊!”正在精彩处,张治国突然失声大叫起来。众人扭头望去,个个顿时目瞪口呆,不由地头皮发麻,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腐烂的头颅从电视里诡异地钻了出来,张着血盆大口,血淋淋牙齿对在随椅子翻倒在地上的张治国大吼大叫。

王富贵连忙弹射出几团灵火,打落在恶鬼头上,瞬间纷纷燃烧起来,恶鬼惨叫连连,瞬息之间便化为无有,倒在地上的张治国这时也从地上慢慢爬起,情绪颇不平静的大喊大叫着,语无伦次的抱怨着。的确如此,像这种事情谁不幸撞到都不能安泰自然的,简直太可怕了!恶鬼竟然如同幽灵一般的鬼火从银屏里冒了出来,诡异惊悚!

窗外的叶子在黑夜里“沙沙”作响,幽幽咽咽的鬼泣声不道从哪处黑暗的角落的游魂嘴里飘起,众人听着不禁毛骨悚然。王富贵连忙示意众人提高警惕,很有可能是鬼帮妖师探视到这里了。

“嘭!嘭嘭!”屋里的角落里忽然出现了一团红色的火光,火光之中呈现出一个阴森骇人的老人头,王富贵知道看来这妖师要以牙还牙了,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臭小子!以为逃跑了就没事了?不知死活!胆敢窥视我的居所,太猖狂了!看招!”一团火红色的火光猛然扑了上来,王富贵见势凶猛,连忙快速连连躲闪,莲步生风,奔行起来如谪仙般飘逸,这妖师次次失手,奈何不得这王富贵,便又瞬间化作数十团大大小小的魂火,齐刷刷地向王富贵袭去!

王富贵见状立刻感召出数十只九色蜘蛛,瞬间数十只手掌大的剧毒九色蜘蛛,八眼八足,跳跃着纷纷赶来,迅速地向空中吐出小拇指般粗的彩色丝线,幻影似的来回跳跃纺织着,行动极其敏捷,只觉瞬息间一张张如烟如雾的九色网就出现在空中,纷纷降落,恰到好处的掉落在一团团蜂拥而至的魂火上,打捞了个一干二净,全部收罗其中,妖师的魂火在里面一动不动,半点都动弹不得。

“老家伙,你说这魂火都没有了,那你骷髅洞里的肉身恐怕不久也要变成一具死尸喽,被一些早有野心的恶鬼分食也是有可能的,哈哈哈哈!”王富贵看着地上惊恐的妖师老头嘲讽道。

魂火是修行之人的灵魂出窍的一种形式,可以通过消耗元气来攻击他人,一般是邪门恶道之人常用的一种手段,所以魂火一旦被人消灭,就等于彻底的死掉了,魂飞魄散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妖师惊恐不安地问道。

“哈哈哈哈!这你不必知道,你只要明白你马上就要烟消云散了,即是万世轮回都不会有你这个败类了!”王富贵随手一挥,招呼灵龟管家把它丢进玉天机里炼化去,也好加快玉天机的升级。

“年轻人,你这样做一定会后悔的,我师兄一定不会饶了你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非常不甘心妖师撕开喉咙叫喊着,努力警告王富贵一定要再重新考虑一下,因为他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这样荒唐的理由王富贵理所当然没有听到。

不知什么时候屋外的雨犹如瓢泼一样从天而降,窗外的老树在暴雨的密网里挣扎地摇摆着,地面密密麻麻的水流在欢快的流畅着,柏油马路上不断激起无数的泡沫和水花,一阵阵阴冷的狂风又把水花搅成了尘雾,狠狠地撞击在墙壁上,玻璃窗上。

“走!兄弟们我们去找副帮主,今天他们害死帮主,今晚就让他们血债血还!”数百只恶鬼朝窗户上狠狠地看了一眼,又都纷纷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四周的诡异空气悄无声息的变得阴凉起来,远处黑色的乌云像水中的黑墨一样的翻滚着,一声声震耳发聩的惊雷从脚底下滑过,一道道耀眼的闪电,不断起伏在夜空中亮起,一个颇不平静的夜悄悄上演!

屋里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一切像时虚贴在空气里的剪影,风也似乎失去了生命死了,窗外持续不断的阴森的鬼泣声音也消失了,众人一动不动地盘坐沉思冥想着,他们知道一场恶战就要降临,一切即将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