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横行鬼帮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16 2013-04-22 11:25:07

  就在地府阴差勾走施玉和几个大汉的魂魄之后不久,天空逐渐变得阴沉起来,阵阵阴风卷起街道上的废弃报纸和塑料袋狂舞着,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变的阴冷了许多,角落里的乞丐在浑身哆嗦着,嘴里的上下牙齿碰撞的咯咯直响。街道上的行人都紧裹着身子,匆匆地消失在一栋栋高大的建筑之中。头顶的黑沉沉的乌云里不时窜出一道道耀眼的电光,一场狂风暴雨在酝酿着。

在不远处一座高山的山洞里,一位面目狰狞,身披袈裟的老者在怒斥着下面的众多小鬼们:“什么?跟丢了?你们知不知道那些阴财可以到鬼市里换的多少灵丹妙药?废物!一群废物!给我加大人手去找!”

“是!是!兄弟们跟走!”

王富贵自从送掉阴财之后就一直在商场里闲逛着,他很是对现代化的智能商场感兴趣,几乎是全是电脑系统操控,一排排货架有序排列,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种类繁多,数不胜数,王富贵看的眼花缭乱,简直就是商品的海洋。

过道里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不得不左躲右闪,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一阵疾风袭来,转身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一座巨大的货架向他这边到来,来势凶猛。王富贵连忙闪身离去,随之就是一声巨响直钻心窝,脚下大地微微颤动,好险!一群群惊恐不已的人们都尖叫着,纷纷慌乱逃跑。

王富贵心道,这是怎么搞的?难道又走霉运了?当下也没有多想,拎了东西匆匆地结了账,乘坐了一辆公交车离去了,他要到不远处的一所旅馆里,无聊的张治国与杨宇天跑到了那里。

没隔多久,一个年轻女子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缓缓上来,车厢里早已是挤满了人,没有半个空位,王富贵站着无趣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小孩,白净的脸蛋,微微翘起的小鼻尖,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碌碌地转着。

“嘿嘿嘿嘿!”两段嫩藕般胖乎乎的胳膊,不时在空中舞动着,好像是又什么人在逗他玩耍似的,一副淘气相。

“嘿嘿!叔叔给我,叔叔给我!”衣着时髦的妇人闻声后,低下头好奇地打量了半天,不禁疑惑的问道:“儿子,你在跟谁说话呀?告诉妈妈是哪位叔叔?”

“这群叔叔,妈妈这群叔叔!”眉目清秀的小男孩指着虚空兴奋地叫着,一旁的王富贵顿时大惊!通常一至八岁的孩子元神纯正,心态纯净无染,灵性还没有被人间的污垢所遮盖,目光能透视灵界,见到幽魂。

“啊!儿子你瞎说什么呢?”那位妇人也是为之惊讶,王富贵连忙开启阴眼望去,妈呀!密密麻麻的恶鬼!个个都死死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欠他们五百万美金一样,瞎搞!认错人了吧!王富贵不顾外面大雨,立马跳下公交车,在上面收伏他们也不好施展。

“妈妈,你看,你快看,那些叔叔跟着刚刚下去的那个人走了,他们都好奇怪呀!走路一跳一跳的!”小男孩眨了眨眼盯着车外说道。通常小孩见鬼是不会喊叫的,因为他们意识里压根儿就不知道它们的可怕性,只会觉得那一群人另类好奇,比如你有一天深夜独自在家中看电视,突然身边的小孩告诉你,角落里有个很丑很丑的女人,那你一定惊悚不已。

“啊啊啊!儿子你别乱说啊!”那妇人不安地看了看周围直冒冷汗的众人,表示非常抱歉,车厢里一片鸦雀无声,就连司机也浑身不停的抖动着,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呼呼一阵阴风刮过,几个恶鬼大喊道:“就是他,兄弟们上!”头顶大片乌云飘到城市上空聚拢而来,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间狂风大作,灯光闪耀间停泊在路边的车的防盗系统不时响起。

王富贵翻身大喝一声,铁腿横扫而去,内力充沛,力道之强,气势之壮,顿时有几个招架不住的恶鬼,惨叫一声应声倒地,几朵血花飞溅而落。众恶鬼见状都纷纷冲天飞起,一霎间发出数十支毒箭,夹着劲风呼啸而下,王富贵隐身疾闪,根根毒箭霎时落地。

双足尚未落地的王富贵,又忽然翻身向鬼群袭卷而去,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厉鬼,就有几个恶鬼飞了出去,拍嗒一声,掉在地下,鬼帮之中又少了一小部分傀儡。

王富贵跃起翻身,刚抬就是一阵金光粉末直直冲进众鬼眼里,鼻里,口里,一时气为之窒息,这吸收了至阳的天灵之气的灵石粉末在这些恶鬼们身上发挥了极大的效果,阴气之身上泛起丝丝热气来,像是沸腾了一般,个个惨叫不已。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有何居心?”王富贵怒喝道。

躺在地上的恶鬼阴恻恻一笑,道:我们鬼帮帮主对你身上携带的阴财非常感兴趣,你大可现在杀掉我们,但是年轻人我告诉你,我们帮主可是不好惹的!哈哈哈哈!”

“哦?阴财?哈哈哈哈!有趣!”王富贵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这些横行的鬼帮是看自己的阴财了,殊不知那些不祥之物早就被地府阴差拿回去了,该死的鬼帮,死去了,还这么贪财,真是本性难改!

“呜呜呜呜呜呜!咯咯咯咯咯咯!”

一阵阵呜呜咽咽的鬼泣声音由远到近,众恶鬼不禁得意起来,大舒了口气心道,这其他地方的鬼帮成员也赶来了,如此一来,就无后顾之忧,不如先去好好教训教训那厮,挫挫他的锐气。

嗤嗤!一群群倒在地下的恶鬼,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看来它们要以游蛇战术来继续攻击自己了,一群胡搅蛮缠的家伙!

“一群蠢货!看招!”王富贵人影飘闪,眨眼工夫,已经出现在众鬼身后随即拿出几块锁魂玉石,顿时光华四射!

“啊!是锁魂玉!快逃!”十几个惊恐的恶鬼互相看了一眼,忽然同时展动身形,穿墙遁地,刹那间逃得干干净净。王富贵笑了笑,骂道一群胆小鬼!

王富贵拎着东西放轻脚步走进旅馆,太晚了他不愿意打扰到任何人。明亮的大堂里摆放着褐色的家具,绛红色的沙发上有嵌着金线的缎子坐垫,硕大无比的枝型吊灯泛着温暖的灯光,一位服务员用手托着下巴微微眯着眼,旁边还有个小女孩不知劳累的跑来跑去,她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看伸出小手指着:“三个叔叔,哦,不对是一个叔叔!”王富贵惊讶的张开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这些小孩子们都个个眼根清净,偶然不经意间就能看到灵体鬼魂,可是她为什么又说,是一个人呢?莫非这两个恶鬼是修行恶鬼,不简单!

王富贵又连忙开启阴眼望去,却什么也没有,门外一条笔直的平坦的大路,一盏盏的路灯排在路边,对面是鳞次栉比的楼房,没有半个行人或者车辆。

王富贵连忙闪身进入房间与杨宇天和张治国说了今晚这些诡异的事情,看他们怎么看?两人听后也是顿时惊恐不安,怎么莫名其妙的撞上鬼帮了,那些恶鬼可不好惹。

就在这时,众人清晰的听到屋外的窗户边有响声,像是有小偷在爬窗似的,窸窸窣窣的不停的响着,张治国猛然间会感到一阵凉风,头皮发麻,突然间打了个冷战,不由地向窗外边望去,可是什么也没有。外面正值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间狂风大作,天空忽明忽暗。

“谁?什么东西!别再那里装神弄鬼,大爷看到你丫的,快点滚出来!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窗外边专门吓唬你大爷们是不?挨千刀的狗东西!”张治国边向窗台边靠近边喊道,这样一来可以威慑对方,也可以给自己壮胆,这是祖祖辈辈上流传下来的好办法,他常常给别人这样讲,也好告诉众人自己一向是经验丰富无敌的,绝对不可战胜的,其实这样的办法他已经用过好几次,效果不是很明显。“哧哧——”窗户猛然被拉开了,张治国迅速地伸出脑袋去望去,仍然什么也没有,刹那间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敲了一下,张治国连忙关上窗户,转身问道:“妈呀!刚才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老吓人的!”

“治国小时候你是被你奶奶带大的是不?整天恐惧那些东西,鬼惧人七分,难道你没有听你奶奶说起过,哈哈哈哈!”杨宇天在一旁大笑道。

“你才是被你奶奶带大的呢,你全家都是被你奶奶带大的!”张治国不满地说道。

“啊……”王富贵顿时满头黑线,一阵无语,这句话太有水平了。

“你!嘘!仔细听!”杨宇天正要开口骂张治国时,突然止住了,又指了指窗外边,众人纷纷扭头,果然刚才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又阴森森地响起,可是即使开启阴眼也什么也看不到,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厉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