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太虚幻境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74 2013-04-22 11:25:07

  随着一行人一路畅谈,市嚣渐息,大片大片的树影显现,天际边的的朝阳也升起,光影交融间气息渐畅,似乎离开了鸟声寂然的都市一切尘俗的纷扰便可在心间退却消散,踏一地缤纷花影,闭眼细听耳边剪剪的清风,欢喜的心弦不由得被撩拨得悸动起来。

“哈哈哈哈!小伙子我们该上去了,把你那神羽拿出来,我们也好跟着沾沾光,老道你说呢?”在林间丐仙忽然扭头大喊道。

“对对对!小伙子你可不能嫌弃我们两个糟老头子,我们进去了!哈哈哈哈!”老道随之也大笑几声,一溜烟地消失在神羽空间,这次终于不用耗费法力前往了,哈哈哈哈哈!

两位老头也没等王富贵应声,自顾施法溜进了去,钻在灵草间倒头就睡,良久便是鼾声如雷,不时呓语。王富贵也没有理会与他们,在心里猜测也估计也是一种修行方式。

随着神羽快速地升起,下界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不清,四周白云缥缈,烈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眼下的的屋顶像是一个个火柴盒,大风吹抚着绿树,左右不停地摇摆着;一档档成熟的小麦间,划过一波一波的金色麦浪,仿佛是在集体进行有节奏的狂欢舞动。侧耳谛听,可闻远处风送来的鸟语,浪涛涌动的峡谷间升起了一片片缥缈的云雾,草原上一群群野牛在集体大迁移。

一旁的乐萍看的入神,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这仙人班的生活,她大学毕业之后嫁入山寨,如果不发生意外自己可能就要在那里度过一生平淡的时光,谁曾想一场灾难的降临,就改写了一切,村寨里的变异疯人,山洞里血藤魔兵,这些她永远也记得。

“王先生,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空间里众位灵物都感觉今日不同寻常,纷纷找王富贵询问。

“哦哦哦,一时疏忽忘了告诉你们了,今天要去太虚幻境,空间里的那两位老头引路!”王富贵一拍额头猛然想起,自己竟然忘了告诉他们了,刚刚还纳闷他们都过来干什么,莫非自己兴奋过了头?不过这仔细想来也的确是个天大的好事,哈哈哈哈!

“太虚幻境?那是三界禁地,莫不是八百年的拍卖交易盛会到了?不然独身闯入可是九死一生!”鬼灵自成连忙追问道,周围的灵物一阵窃喜,一定是这样的。

“没错!那两位老头就是冲八百年交易盛会去的,遇到我时顺便拉了我,哈哈哈哈!”王富贵大笑道。

“哇!了不得!了不得!这次保准大开眼界,伙计们听到没,太虚幻境!你们的耳朵很好,就是前往太虚幻境的!”灵龟大管家转身向众灵物喊道,这的确是个令人激动的消息。

众灵物一阵欢呼雀跃,鬼灵自成悄悄地凑到他两个老友身边小声说道:“老鬼,我当初在地下空城里分析的没错吧,拥有金鸡神羽的人,必是奇遇不断,一身洪福……”

“行了,行了!你这老家伙一句话已经说了上万遍,自从我们重新塑体之后我们就知道,跟这王先生保准没错!哼哼!”两个老鬼拍拍坚实的重塑灵体得意的说道。

不远处的蟒蛇更是兴奋不已,激动之下又变回原形,在空间之内疯狂的舞动着,尽情陶醉的它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粗壮的尾巴打飞了一群又一群的没有防备的灵物,早已是激起公愤了。

神羽还在不停地飞升着,周围的一团团白云时而滚动,时而漂浮前行;或是飘忽高高的山头,又悠然地从飘忽而去。有的云朵边被那迅速移动光线镶了金,整个白云填满的虚空,变化多姿,妙趣横生。

近在咫尺的亿万浮云,碰撞着,挤压着,推拥着,随后又翻腾起伏,无声无息地从指间离去,轻拢慢涌,铺排相接,纵目四望,只觉耳目一新。

不知不觉神羽已是飞过七万八千余里,一头扎进一团光华仙境之中,金色羽毛缓缓落地,众人只觉云团聚集的此地洁净清爽,妙感沁人心脾,身边不时有一道道彩色光华飞过,王富贵想来那便是各路仙人乘坐的神器了。

“哈哈哈哈!终于又来到这里了,走吧小伙子们,还有一段路程呢!”老道笑着与乞丐一前一后的从神羽空间里走来。

“这只是太虚幻境的边儿,走里面去转悠,这里没有什么好瞧的!不知道今年能出现什么稀奇的宝贝喽!”蓬头垢面的乞丐说道。

王富贵听两位老头这么一说,也就不在多问,索性跟在他们身后,一边观看起周边的景物来,起初确实如老头们所说的那样,没有什么好瞧的,只是第一次来感到处处都新鲜罢了,不过走了大概数百步,众人就大感惊奇了!

初境入眼,四处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只见那白玉金石的牌坊上刻着四大斗大的金字,太虚幻境!其上还有一副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王富贵看后细想这与佛家所说的万法皆空倒有九分相似之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放眼望去,四处皆琉璃造就的亭台楼阁相拥,一队队执戟悬鞭,持刀仗剑的金甲神人来回走动,又有几座白玉长桥之上,盘旋着彩羽丹顶凤,不远处的大殿皆是宝玉妆成,柱上缠绕着金鳞赤须龙;脚下金石铺成的大道,两边是碧沉沉缓缓流淌,不时有几条金银鱼儿跃起。

远山之上的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更有数万家茶楼酒肆,广设珍馐百味,满斟椰液萄浆,迎接众仙饮宴,空中十色光华闪烁,一群群仙佛道人在空中或起或落。

“前辈,这交易盛会所有的仙佛魔界的大人物都会前来吗?”王富贵看着四处云集的仙佛之人连忙疑惑道。

“哈哈哈哈!小伙子你想的太好了,这拍卖盛会那些大人物哪里有功夫前来,这些都是闲散之人罢了!”老道闻声笑道。

王富贵顿时明白,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成佛成仙之人就好比凡间的游客整日找好地方游玩,一些真正的大人物哪有闲情做这些事儿,大概他们都和这老道与乞丐差不多,都是闲云野鹤。

“唉!老道我总是感觉这里不像以前好了,你认为呢?”乞丐在前面转悠了一会儿,又返回来说道。

“这当然,这下界的婆娑世界出问题了,这里理所应当天地之气变得浑浊不清,阴阳也跟着失去平衡,凡人不修正术的缘故!你整日在那乌烟瘴气的都市还不明白这个道理?”老道抬头望了望云气说道。

“也是,老道你说这凡间属七界之心,如今成了那般模样,怎么就没有人整治整治?”乞丐说道。

“末法时代就是那个样子了,凡人皆是自作自受,我们都已证得仙体,上天有路,入地有门;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碍;水不能溺,火不能焚。谁还会去管理那些破事,就你在都市隐居这么多年,你管过几件事情,想来他们也都一样,此自然之数,不能易动,这天道似水,顺其自然便好!”老道感叹道。

“老道你还别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一回事儿,我在都市隐居了三千多年出来没有管过他们,老道你这悟性可是越来越好了,哈哈哈哈!”

“那当然!走还是去老地方落脚,老熟人三块灵石一天,哈哈哈哈!”老道转身招呼道。

整个幻境里风光如画,令人不禁神往,一路欢畅。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王富贵等人跟随老头进入一处“迎仙阁”酒楼,厅中琴声袅袅,檀香轻扬。

“余洪快快给老头上一桌酒菜来,今年我又把懒猫给拎来了!”老道一进门就大声吆喝道,他所说的懒猫恐怕是指整日睡觉的乞丐了,王富贵猜测着。

“两个糟老头子,终于来了,老规矩三桌酒菜早上就已经备好,楼上请!哈哈哈哈!”一位身形瘦弱的老头闻声赶来招呼道。

“这余老弟是越来越仗义了,不知道老弟有没有小道消息,今年的盛会上有什么稀奇宝贝儿?”丐仙边走边问道。

周围的客人大多数都抱着一壶淡的酒痛饮着,王富贵不禁好奇,怎么不见几个人吃菜呢,就算仙佛之人不食腥荤,那一些奇珍的素菜也该会有的,疑惑间又起念运用玉天机推演起来,几秒的功夫不禁哑然,原来这太虚幻境里的人皆以气为食,大多数对食物对比较厌烦,唯有从凡间上来的人,才保留着酒与菜不分开这个概念。

“要说这个小道消息,我老头子还真是有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道听途说,不可信!不可信!”余老头倾斜着脑袋摆了摆手说道,乞丐一听急了:“没事没事,你且说来听听,就当是闲聊,这盛会上究竟有什么重量级的宝贝?”

“哎!你这懒猫几千年不见还是这副脾气,说说也无妨,这重量级的宝贝倒是没有听说,不过倒是听说这盛会之上出现了一个邪恶的东西,魔眼!”余老头凑近了小声说道。

“魔眼!那东西怎么能出现在交易会上呢,太荒谬了!”

“就是就是,来来来,都坐下来边吃边聊,这也是道听途说,不必太在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