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丐仙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31 2013-04-22 11:25:07

  第二天,窗外的大雨经过一夜的折腾,变的小了许多,嘀嗒嘀嗒地落着,天际边的黑云也淡了,一片片朦朦的亮光心中从云层慢慢地透了过来,大雨过后的天气感觉像秋天一样,总有不少凉意,深深吸一口气从心底感到一阵凉爽。

街道上的人已是来来往往,王富贵站在旅店门前,思寻着什么时候去找《同根》天书去?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早点悟得里面的天机脱离三界之外,神游万仞,哈哈哈哈,想象总是那么美好,王富贵在心底自嘲的笑了笑。

“呼呼——”突然有一个步履轻健,鹤发童颜的老人从王富贵面前闪过,王富贵在顿时大吃一惊,想不到这纸醉金迷的都市还有如此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连忙上前招呼道。

“前辈,请留步!”

“哈哈哈哈!小伙子你还在等待什么,走吧走吧!哈哈哈哈!”衣衫褴褛的老人转身大笑道,嗓音洪亮,目光炯炯。

“走?要去哪?”王富贵大感不解。

“哦?你那神物没有告知与你?三界八百年一次的拍卖交易盛会,你难道不知道?哈哈哈哈!”一声清亮的童音响起。

“三界八百年交易盛会?”此时的王富贵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该不会搞错了吧?自己一个凡俗之人怎么有能力去参加三界盛会呢?不过这老人是谁?深山的闲云野鹤?

“没错,没错,贫道就是隐居深山里的数千年的闲云野鹤,你那玉天机或许失灵了,走吧走吧!哈哈哈哈!”老道看着王富贵大笑着,这小伙子不错不错,这年代里罕见罕见!

正在发呆的王富贵闻声顿时目瞪口呆,随即也明白了些什么,连忙闪身回到旅馆拉了张治国与杨宇天,又一溜烟的跑了出来。

“既然都出来了,那就走吧!”老道招呼道。接下来的一路畅谈,王富贵才知道,但凡神物都会收集到发布在三界天地之间的信息,那玉天机是由于自己昨天晚上没有组装好,所以没有半点消息告知。

这杨宇天倒是知道不少三界八百年的交易拍卖盛会,不愧是凡心界的老大,不过现在凡心界也是没落了,零零落落数百人,什拥有大神通大法术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王富贵重新组装好玉天机后,推算了一番前面红光满面的老道,不料惊呆了,如今已是三千七百八十九年福寿,隐居在了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住在天然石洞之中,以天地灵气为食,佛经有云,食气者,通晓天地之理,与天地之道相应,可用万物之法,常有不死之身。

“老前辈,那交易盛会在哪里?”张治国更是对老道大感兴趣,一路问这问那,激动不已。

“哈哈哈哈!这三界交易的地方和这凡间的鬼市差不多喽,都是大手笔的神人建造的,当然这三界的异人交易就不是鬼市了,太大了,不能称之为市喽,那是境,对对对,就是境,太虚幻境!哈哈哈哈!我终于想起来了!”

“啊啊啊!太虚幻境!”张治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嘴张得老大,忍不住地咽了两三口唾沫,太虚幻境,常人想都不敢想。

“小伙子,不错不错,还有什么要问的,赶快说,八百年没有说过话了,今日心情大爽,哈哈哈哈!”老道开心的像个孩子。

“如此说来,就多谢前辈了,不知道这太虚幻境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张治国连忙问道,自己居然有这样的大好机会,还以为这修行道人都有副怪脾气呢。

“哈哈哈哈!太虚幻境一切皆空一切皆有,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都看自己的造化了,哈哈哈哈!”老道轻抚了几下长长的胡须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太虚幻境,实为三界禁地,也就是不到盛会之时寻常仙人独身是万万不可进入的,里面的狂暴的气流几乎无人能独自应付得了,若是盛会之时,有千万仙佛魔之人加持结境,便可平安无事,太虚幻境里妙不可言,老夫也就去过三四次而已!”

哇!众人听后惊嘘不已,去过三四次了,居然说三四次而已,这老道来头定然不小!王富贵又起念用运玉天机推演起来,一万八千五百年福寿,王富贵顿时怔了一下,短促而抽搐地呼了一口气,半根木截般愣愣的站在原地,刚刚还是三千七百八十九年福寿,怎么如今马上就变化了,莫非这老道随意扰乱了天道,所以每次结果都不准确,可是王富贵总是觉得这老道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具体是也说不上来,这莫名其妙的来旅馆面前招呼自己,绝非巧合!

“等一下我去再拉一为老友!”说完老道紧走几步,跑到街角走到一个乞丐面前毫不客气的踹了几脚,众人见状不禁如个个寒蝉般,哑然失声,这老道怎么有欺负乞丐的癖好呢?

“起来了!起来了!别睡了!”老道像个孩子一样喊道。

蓬头垢面的乞丐迷迷糊糊睁开眼:“谁呀,竟然敢打扰我睡觉,哦哦哦,老道是你呀!你怎么幻化成这个样子了,哈哈哈哈!”乞丐指着老道哈哈大笑起来。清晨的金色的阳光挂在在他脏兮兮的嘴边,呼出的一丝丝白色雾气,像是天际边的弥漫的烟雾。

“你不给人家看风水去,来这里干什么?”乞丐伸了个懒腰问道。

“哎!你这个家伙,八百年的三界拍卖交易盛会从今天就要开始了,你不会忘了吧?哈哈哈哈!”老道狠狠地又在乞丐身上踹了一脚笑道。

“哦哦哦,对对对,走走走,这百年难遇的好事怎么能错过呢,今天多亏老友提醒,这一觉睡过头了,哈哈哈哈!”乞丐起身随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呵呵地拿了身旁的一根黑色棍子走了过来。

“富贵,这老道不是说去见老友么,怎么去欺负乞丐去了?”杨宇天好奇道。

“大千世界,果然奇妙,那乞丐便是老道的老友,都是隐居的修道人呐!”王富贵用运玉天机推演了一番之后,不禁感叹道。

“啊!那乞丐就是?这?哦哦哦,我明白了,这乞丐虽然在这都市里,但常常被人们自动忽视,所以也是隐居的修道人,了得了得!”杨宇天和张治国恍然大悟。

街道两边店肆林立,绿荫笼罩,人来人往,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喇叭声此起彼伏,商贩们的吆喝声,人声鼎沸。

不远处的老道拉着乞丐凑到耳边说道:“老丐,你看看我那徒儿如何?就是那个拥有一身仙骨的小伙子,大福源之人,现在已经拥有玉天机与那紫金红葫芦,保准不是我给的,大福源,有你羡慕的,哈哈哈哈!”

“哦哦哦,我看到了,不错不错,如今这种奇人已经罕见了……”乞丐伸长了脖子左看右看。

正与杨宇天闲聊的王富贵感觉对面那两个老家伙不对劲,不时地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妈呀!莫不是在密谋打劫自己吧?鬼鬼祟祟的说些什么呢,一向小心谨慎的王富贵连忙用运玉天机推算起来,诡异的是还刚才那样天机扰乱,无法推演。

正在疑惑间,两人便走了过来,乞丐不由分说地一把把王富贵拉道一边悄悄地说道:“小伙子呀,我跟你说,我丐仙在这凡间无所不晓,无所不能,要不要跟我学点呢?”贼溜溜的眼睛东张西望。

“哦,愿意愿意!”王富贵本来就没有什么得手的法术,一听有人要教自己,不禁喜出望外,满口答应。

“哦,好好好!这学法术还有个小小的问题,就是要先拜师方可传授!”丐仙见王富贵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连忙趁热打铁,心道就骗老道一次,有这么好的徒弟不跟我分享,算什么事?哈哈!

“这?拜师?我以前已经拜过一次师父了……”王富贵犹豫道,如果再拜他为师,那算不算叛逃师门?

“哦哦哦,这个完全没有事的,我就有十几个师父的,这个没事!”丐仙随口说道。

“好你这个老东西,你不遵守规定是不是?居然,居然打我的同伴的主意,小伙子你别理这老家伙,他其实是在打你玉天机的主意,他恶性难改,常常不怀好意!”老道说的一旁的丐仙瞠目结舌,惊愕失色,这老道怎么可以这样损我人品?

王富贵听的一愣一愣的,果然是有人不怀好意,怪不得老感觉心里不踏实呢?如此说来还感觉真的是那么一回事,这普天之下哪会有天上掉馅儿饼的那般好事。

老道见王富贵深信不疑,不由地扭过头对不远处的丐仙得意的笑了笑,胆敢打我徒弟的主意,有本事自己去找去,哈哈哈哈!今日就带着这徒儿去见见大场面,去太虚幻境转转,也好对玄妙的仙佛之宝了解一二,待日后便可突飞猛进,法力大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