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天书宝箓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17 2013-04-22 11:25:07

  滚滚的乌云黑压压地压下来,雷声越来越响,闪电越来越亮,江边密密麻麻挤着数百只小渔船,风雨飘摇间摇摇晃晃,像是锅里煮开了的饺子。

一位老渔夫在船上大喊大叫着:“孩子你这是何苦呀,这么大的风浪我就是再年轻二十岁也救不了你啊!”他渐渐地蹲下来,粗糙干裂的双手捂住沧桑的脸庞,头埋在枯瘦的膝盖间,呜呜咽咽地抽泣着,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一阵阵强劲的冷风夹杂的冰凉的雨水袭击了渔船的每个角落,掉在地上的黑色蜘蛛在慌乱地挣扎着,老泪纵横的渔夫起身捡起蜘蛛丢进了渔船的帐篷里,那是他的唯一伙伴,嘴唇微微蠕动着,不禁回头望望暴怒的江水,泪又便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老人家,老人家那个女孩从哪里掉下去了?”王富贵闻声赶来急忙的问道,老渔夫闻声后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仔细打量着王富贵,过几秒钟后干裂的嘴唇开始蠕动了:“小伙子你能救得了她,你快去,快去桥边找找去!”

说罢,大片大片的光华忽然亮起,飘向桥边而去,老人顿时两眼精光,果然这个年轻人不是凡俗之人,记得上次自己遇难的时候就遇到这样的世外高人,唉!可惜呀!这些高人都隐居了。

在旅店门外。乐萍东张西望的撑着雨伞跑了出来,一个人把大汉的尸体拖到旅馆的阴暗角落里,又探头探脑的向四处瞅了瞅,见四处没有人影这才放下心来。

“老赤木!师父这里很安全的,你出来吧!”乐萍小声地对着冰凉的尸体说道。话音刚落,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地上纹丝不动僵硬冰凉的尸体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弹坐起来。

“刚刚睁眼找你的时候,差一点就被那个家伙发现了,佛门卍字可是不好对付,魔衣也被他们识破销毁了!好险!”地上的尸体扭动了几下脖颈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刚刚派了好几个小鬼把那个女子丢河里了,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哈哈哈哈!”

“恩!我知道,是我传出去的消息!老赤木!”乐萍平静地说道。

“哦哦哦!对对对!我倒忘了,好了给你这本天书宝箓,前几日在八百年的太虚幻境的拍卖交易盛会上花费了十五万九千八百块精纯灵石买下的,里面收集七界奇珍异宝名录,打开第一页!”赤木随手转动,一部浑身散发着金色毫光的宝书出现在到手中,瞬间一阵阵异香散开。

“第一页《同根》天书,西方佛祖降落在凡间的一本记载了三间七界以及五行之外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条天道法则,用十二颗佛门戒指宝石开启内藏阵法,虚无缥缈的东西,这能说明什么?”乐萍抬头问道。

“哪里会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王富贵就正好有那十二颗开启阵法的佛门戒指宝石,你找准机会搞到手,到时候我来接应与你,现在再看第二页,玉天机也称玉天罗,采用九块天外玉石制成,其齿牙相互,依靠内部法阵运转,可窥的上仙下狱天机,大可寻法,小可知生死断未来。九块玉器分别代表星月日为暗黄,银色,金色,天地人为淡蓝,深绿,透明无色;鬼仙妖为黑色,白色,棕色。现在就在王富贵手中,尽快找机会下手他拿着那个可以推演万事万物的神物,严重影响我们的行动,第三页……”赤木叮嘱道。

“第三页是佛门卍字符,亿万佛经里一个最有玄机的字符,就连释迦摩尼也没有完全解悟透彻,现在也在那个变态的怪胎手里

,将来他若法力大增之时,势必会对咱们造成极大的威胁,必须尽快想计策偷走!”乐萍看着看着暗暗下了决心,魔眼才排名第四,这严重影响未来魔界在凡间的发展。

“你再看看第五页,紫金红葫芦!”赤木说道。

“紫金红葫芦,混沌初分,天开地辟,太上老君在昆仑山脚下,见有一缕仙藤上结一紫金红葫芦,便摘取之。这紫金葫芦可调自然之力,有可大可小之法。内藏三味真火和玄冰寒气,借由两仪法力,两股真气相生相克,自成乾坤,可吸纳万物,吞噬天地!据说,太上老君收了此宝贝放入兜率宫,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一日算得这般灵物还有一段未了尘缘,便把它腾空丢入凡间,被海外散仙所得。现在也在那个变态怪物手中,我见过!”乐萍擦了几下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你也看到了,如果这变态的家伙一旦风生水起,我们就大祸临头了,半年前我把你送到疯人镇巧妙的走进他们身边就是扼制这个怪胎势力的胀大,如今你也该开始工作了!继续做好伪装,不能露出一丝不合理的迹象!”赤木起身再三吩咐道。

“明白!我会尽快和你们联系的,快走吧,他们估计就要回来了!”乐萍催促着。

“恩恩!走了!”说罢,地上坐着的尸体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一股黑色的影子闪过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乌云翻腾的夜空之中,一位头戴乌金盔,身披黑风金丝甲,足踏着花褶靴,凶神恶煞的魔将站在远处虚空,终身衣布迎风飘荡,望了望江面快速飞走的王富贵,摇了摇头随后又转身御风飞去,不错他就是赤木,魔尊手下的得力干将。

也许王富贵始终都无法想象,他曾经救过的一位女子,却是魔将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内线,这正所谓,人心藏海,咫尺之间不能料。

这正是君子与小人的关系,君子重良知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认为自作孽不可活。而小人只看利益,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君子对他人的不幸有恻隐之心,小人往往都喜欢利用这个致命而又不愿意舍弃的弱点。

白花花的潮头簇拥着过来,溅湿了船头急切观望的老翁的衣服,哗啦哗啦的雨水顺着他稀少花白的头发流了下来,长长的胡须尖在滴水,渔船帐篷里的黑色蜘蛛一会探头探脑的溜了出来看看,一会又被狂风暴雨赶了进去,如此反反复复,这便是道高龙虎敬,德重鬼神钦。

夜雨里的江水烟波浩渺,狂风暴雨里的江水更是不可一世,好似奔腾的万马踏水而至顿时波涛澎湃,急浪飞腾,潮声震耳欲聋。浪头汹涌澎湃,翻翻滚滚,轰隆轰隆,声似雷霆。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撞击在黑灰色的岩石上,溅起一阵阵雪白浪花,抛起一层层波澜,随后四处荡漾而去。

“啪!”旅馆老板的女人被捞上来了,王富贵把她放在老渔夫的渔船的帐篷里面,好像一条死去的鱼儿,平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小伙子,这还有没有救法呀?”老渔夫颤巍巍的有走了进来急切的问道,他跟地上的女子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我看看,尽力吧!”王富贵无奈的应声道,说实话这女子天生鬼命,势必阳寿不长久,若是他平日里乐善好施就大有改观了,不过她整日和自己的丈夫勾搭在一起,诱惑旅馆有钱男子,然后趁机敲诈钱财,不可取!不可取!

大片大片的十色光华在落水的女子身上浮起,王富贵伸出手掌轻轻地控制着光华的游走,大概过了十几秒地上的女子便跟着漂浮在虚空之中,王富贵快速地把一团团浓厚的灵气弹射到体内,半晌之后却仍然没有丝毫起色,王富贵开启了阴眼一看,没魂了,只剩下一具躯壳,不禁摇了摇头,没办法了!

“小伙子,怎么样有没有法子,还有没有救法?”老渔夫见王富贵停了下来,连忙问道。

“没有办法了,没魂了!命丢了!”王富贵抬起头望了望瘦弱的老渔夫说道。

一股冷风穿过他愣住了,僵直了身体吃了的转过了头,望了望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鱼儿的女子鼻子抽搐了几下,眼泪哗啦啦地落了下来:“是我没能及时救得了她呀,小伙子是我害了她啊,她前几日还来买我的鱼儿,今晚就没命了!”此时的他像是枯树上摇摇晃晃的的干树枝,弱不禁风。

“老人家这和你没关系,你不必如此自责,她是因为丈夫被鬼怪害死了,才来这里自寻短见的……”王富贵喊道,此刻的风雨太大了,几乎什么也听不到。

过了良久,老渔夫突然拉住王富贵问道:“小伙子,你们都在哪里隐居呀,我老头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也想离开这个迷醉的地方,我前几年夜里也遇到过像你这样一个有法力的老人,是他在暴风浪中救了我,你能不能告诉我老头一个地方……”

老人消瘦的脸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一道道一条条的皱纹里埋葬着曾经的苦难经历和那心酸往事,浑身上下的破旧衣服在滴水。

“隐居?好好!天亮了后带你去一个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