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危机四起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54 2013-04-22 11:25:07

  鬼气弥漫的森罗殿里,地上吓破了胆的小鬼孱弱的双肩不停地抽动,背上不时升腾起丝丝寒气,双脚也在微微地颤抖,仿佛有无数个看不见的小鬼牵扯着丝线在兴奋的摆弄着他,台上凶神恶煞的鬼将纹丝不动的怒目盯着他,他此时早已经沦落为一个会说话的线偶了,一阵又一阵的诡异的阴风巧妙的从他身躯里穿过,整个身体早已僵硬了,裤子湿了一大片。

“孽畜!这森罗殿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正在审问的阎罗王突然闻到一股浓烈刺鼻的尿骚味儿,不禁大发雷霆。

“这,这……”喉咙嘶哑的小鬼支吾了几声,远处的一股寒冷的阴风在他身边划过,他便随之栽倒在地上了,一动不动,大概是吓死了吧。

“废物!把他扔出去!”阎罗王摆手说道。

“是!”四处阴兵鬼卒们纷纷上前把小鬼重新捆绑了,抬了出去。

待大殿里众位阴兵鬼将走后,鬼将探出头去四处打探了一番,随后门窗紧闭,跟随阎罗王走到右边的传信台有规律的拉动了几根传信的细线,紧接着高大的传信台竟然不可思议的开始转动了!

“咯吱!咯吱!”没过多久,传信台就完完全全转动到另一边去,一个光亮的通道出现在面前。这个传信台后面的密道里鬼将进去过几次,这条密道为冥界地府商议大事的场地,也可以由它进入阳间泰山之地,也可随内部阵法去的天界。

里面机关重重,阵法设计更是玄妙,只要不是阎罗王亲自开启,他人一旦闯入就会触动明暗机关以及各处阵法,而且天界以及阳世的通道统统自动封锁,地府阿鼻大地狱的阴寒之气自动进入,进退两难,几乎九死一生,万劫不复。

当阎罗王进入之后,其他大殿的阴司阴帅以及诸位鬼将也纷纷受到感应,皆从四处大殿的密室之中进入,纷纷向阎罗王行了礼,一阵紧急商议召开,个个愁眉紧锁,一筹莫展。

“这么说,黑白无常被魔界抓去了,没有死掉?”牛头问道,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自己的好兄弟居然被人搞掉替换了,而自己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迹象,太了不得了!

“当然不可能死掉,这三间七界的生死之道皆由冥界地府掌握,黑白无常的生死现在仍然可以查找……”阎罗王说道。

“这替换的黑白无常我们都未发现其异常之态,想来定是魔界已经密谋很久,这点从替换的黑白无常身上可窥见一斑,如果是这样的话,魔界定还会有各个地府位高权重之人的替身,比如我两牛头马面的替身,想必时机成熟之时定会实施替换!”马面终于说出了大家的担忧之事。

“对呀!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是啊,是啊,从这高明的替身来看,这极有可能的是这样的……”

瞬间众位阴司阴帅以及鬼将议论纷纷,连忙恳请阎罗王上报处理此事,天知道魔界是不是下一个密谋替换的是不是自己,这件事情太可怕了,若是不尽快处理,自己将整日不得安生,人心惶惶。

“上报处理当然为好,不过这仅仅是我们的推测,无凭无据的,即使真的去天界上报了,他们也不会当回事,此时还要从长计议!”阎罗王回应道,众人听后都点点头,的确言之有理。

“据审问小鬼得知,现在魔兵已经下界藏于阳世年代久远且无人打理的乱坟地的墓中,想必是他们惧怕阳世阳气的侵扰,所以选择了以阴森浓厚的墓地来调节补充,今晚各位阴帅你们纷纷派出精兵,前往自己的管辖之地围剿魔兵,可以随意改动魔兵驻扎之地的阴阳二气,以便大伤魔兵!”

改变阴阳二气,也是一种生杀之道,古经有云,阴间地府以及妖魔两界,阴气盛者长生,阴气若去则尽灭。仙佛界以及凡间,

阴阳而来则物生,阳去则物死。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在上古之时,皆晓此道,皆为春秋皆度百岁乃去,而尽终其天年。

“各处阴司鬼将也要严格排查可疑之人,一经发现立即处理!”阎罗王起身说道。

“明白!!!”各位阴司鬼将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离开密室进入森罗殿之后,阎罗王暗暗庆幸,事态还不算太严重,这些手握大权之人都没有问题。一旁的鬼将也心知肚明,这阎罗王进入密室召开商讨,不仅仅是下达命令,最重要的是他要通过这个设计玄妙的密室来检验各个手下是否像黑白无常那样

被替换,历代阎罗王都对它的玄妙之处十分垂青,但凡他人冒名顶替进入就会被无数玄妙阵法感知,立刻发动攻击,而不是像方才那样如同普通密室一样安静了。

石芦山。王富贵转悠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处合适的山洞,索性就在其他隐士的不远处的泉水边施法开辟了一处人工山洞,里面皆是应有尽有,石床石凳,石造炉灶,桌椅火盆,老渔翁见状啧啧称奇,大叹神通之力不可思议,有了如此坚实之地,从今往后便可如同闲云野鹤一般,禅坐于时光的尽头,笑看滚滚红尘过往,或是放眼远眺,笑看波峰浪谷,如诗画境。

安排了老渔翁王富贵便匆匆地返了回去,层层叠叠的头顶上殷红如血,又一个流云似火的黄昏悄然降临,像是一颗流浪的心包裹着一缕支离破碎在滴血的魂儿。

“哈哈哈哈!想不到老弟如此看的起我,那魔界魔眼确实有可破之法……”王富贵与烛龙畅谈了半晌,终于找机会打听出了这个重要信息。

“天书?什么天书?”王富贵急忙问道。

“传说《同根》天书之上可有破解之法,但这天书与天道交感有缘之人方可拿的,强求不得!不过还有一种方法可破,就是三界天贼鬼盗的族人们可以将他们破解盗走,上至混荒之地佛魔仙家神墓,下至天灵地宝,凡人寿命气运皆可盗。三界之物,无所不盗的鬼盗贼!”烛龙山神说道。

“天贼鬼盗一族我听说过,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族人,离奇的生活方式,匪夷所思的盗技鬼术!”王富贵回想着,当年见到他们时,已经拿得养生至法《洗髓经》隐退了,遵守部落遗留古训,凡事不过三次,违之必危!

虽说,他们已有无数神通法宝,但毕竟在五行之中,其根在凡尘,肉体有终一日必将老去,或许百年或许千年之后,到时灵魂将终日在外飘荡,饱受至阳烤晒,阴风侵蚀,凄苦难言。所以,必须修得此佛门养生至法,以保永生之效。或许要等百年之后,他们的子孙后代还会入世延续他们的特殊职业,不过王富贵无论如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两种破解之法皆不可取,这天贼鬼盗一族踪迹非常难以寻找,天书《同根》那需要缘分,所以这魔界才如此为所欲为,只要天道交集之时一日未到,他们就可为猖狂一日!”烛龙山神说的满腔热血沸腾。

“是啊,这末法时代凡间作为七界心脏现在已经气数将尽,众生不修正术,整日寻欢作乐,势必将助长魔界气势,妖由人心呐!”王富贵感叹道。

远处大片形态迥异的晚霞布满天空,又是百鸟回巢之时,杂乱的鸣声忽起忽落,王富贵抬头凝望片刻,转身告辞,单调的时光总是走的太轻巧熟练,逐渐会发现它溜的越来越快了,在春夏秋冬,循环往复中不经意间无声的老去。

就在王富贵刚刚走后不久,一声声不和谐的声音在石芦山山脉边缘扬起,丛林的一只只灵猴闻声后纷纷逃入山林深处,向烛龙汇报情况,但这批魔兵们并不知晓整座山林的亿万生灵都已经开启灵智,皆在修行阶段,一座秘密的森林王国。

“快快快!跟上!”

“前面就是石芦山,恶龙和怪胎的藏身之处……”一股股黑气落地,悄无声息的向石芦山逼近,个个身披黑甲,手提一把魔刀,少有数百人,步履匆匆地向前边赶去。

“什么?这恐怕是王先生的行踪暴露了,不过这王先生向来谨慎,莫非是身边出现了什么内奸?别担心,区区几百魔兵就敢来此地撒野,想当年我大战魔界之时,他们皆是草木泥石,小的们都跟随我去松松筋骨,哈哈哈哈!”烛龙山神带领着数千灵物前去寻找魔兵,定要打的他们满地找牙才可罢休,不自量力的狗东西居然带领几百号人马就来跟我玩突袭来了,反了天了!

“大王!魔兵就在前面不远处!”一只树藤窜过来汇报道。

“嗷嗷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响起,烛龙摇身化为一个马身龙首神,全身暗金色的异龙。整个身躯足足有一个卡车那么大,四脚好似那成年象腿那般粗壮,不停地摇头晃脑地喘着粗气,向前一步一步走去,脚下土地一阵微微震颤,前面的魔兵随之一阵摇摇晃晃,东倒西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