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无人村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06 2013-04-22 11:25:07

  月光在幽暗的山谷里越陷越深,张治国兴奋地在谷底的百年老树间穿梭着,发誓今晚一定要找个漂漂亮亮的鸟儿回去。常年日照不足的谷底非常潮湿,一片一片的树木的树干上堆积着经年积累的干裂的老树皮,好似被人扯去一半的死皮,月光穿过密密麻麻的枝叶掉落在这里,摸不到的风在一摇一晃,光影晃动间,一切尽显狰狞面目。

树干上的木节疤,鼓鼓囊囊的,萤火虫在上面懒懒的爬着,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诡异的骷髅头,只要风一划过,一切模模糊糊的东西动开始努力的挣扎着,山谷里总是这样宁静而不安。

“啁啾!啁啾!”悠扬宛转,梦一般轻柔。张治国凑到旁边观看了许久,见得这只鸟儿体态绰约,灵秀可爱,声音悦耳动听。

可谓是增之一分则嫌长,减之一分则嫌短,素之一忽则嫌白,黛之一忽则嫌黑。张治国慢慢地伸过去手,快速地一把抓住,小家伙,哈哈哈哈!

“嘎—叽—”突然被张治国抓住的鸟儿,吓得全身的羽毛都根根竖起来,眼睛睁的老大,不停地胡乱挣扎着。

“哈哈哈哈!小家伙!跟我享清福去吧,走喽!”衣袖一挥,驾驭一阵疾风飞起,谷底一小片稀稀落落的老房子闯入视野,张治国暗暗庆幸,终于找到好地方了,不需要再去树上睡觉了。

神羽空间。乐萍拿着的鸟儿,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张治国看着很是欢喜,但如此一来他的毛病又犯了,开始不安分的东瞅瞅西望望,痴呆呆的看着笑盈盈的乐萍,分外的妩媚动人,撩人心怀,娇媚的脸蛋上尽显风情万种。

“咳咳咳!那个谢谢你,我先睡觉去了!”乐萍见这张治国好像一点不怀好意的样子,连忙拜别。

“哦哦哦,对对对,早点休息我也有点困了,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便是!”张治国快速地收回眼神,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唇送香风,珠圆玉润,柔声细语,张治国听得洋洋盈耳如似一股涓涓细流温泉水流入心田,舒畅万分。

“治国!过来!”刚刚在别墅里喝了点茶水的王富贵,正当走出来时撞见这张治国又在勾搭别人了,不胜有点恼怒。这家伙怎么就是听不进去话呢?一旦坠入红尘梦网之中这修仙之路就很难走下去了,身体之中的天生元气至关重要,如果成为阴阳二气,受天地万物阻碍,还怎么交感天道,更不要想与天地同心了。

“哦哦哦,富贵原来你在这里,我发现了个好地方,没想到这个荒野之中竟然还有人家……”张治国不由分说的拽了王富贵,御风飞入山谷之中。

透过大片大片的茂盛枝丫,稀稀落落的老房子出现在谷底,月光倾泻了一地,周围窸窸窣窣地抖动,像是无数虫子在吞食绿叶,一阵阵的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怎么好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的感觉?”王富贵疑惑道,脚下的枯叶忽起忽落。

“不知道,再去别处看看……”张治国也是一脸疑重,老是感觉这里不对劲,一点都不像是移民后荒废的村落,而是感觉他们还在附近,没有远走,一种奇怪的感觉。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一座院落里,支离破碎的门板倒在一旁,可以轻易的进去,对面的高高的泥墙上的嵌入旧灰色的两个小窗户,上面零零碎碎的纸屑在风中摇曳着,屋门口堵满乱草,轻轻地推开木门一股尘土气扑面而来,呛得人喉咙难受,里面一切摆设都在,一张破旧的席子铺在土炕上,

斜斜歪歪放着几叠油污的被子。

“人呢?”两人同时一惊,面面相觑。

门上的油漆几乎剥落了个干净,没有人居住的房屋就是如此,老得很快,用不了一年半载就慢慢倒塌,一切存在都是有生命的,就像整日饱受孤独的老人不久就会撒手人寰,自然将这老屋催眠了,从此它便没了任何招架狂风暴雨和风吹日晒的能力,屋顶的一片天蓝色的瓦哧哧地滑落了下去。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划破了这片死寂的村落。

“谁?”张治国惊道。

“没有人,不要太紧张了!”王富贵看了看地上散落成碎片的瓦砾说道。

两人紧接着连续查探了好几处,都是如此空无一人,荷塘里的水都要快干枯了,遮满绿色的浮萍。有不少房子都已经倒塌了,露出了像骨架上的肋骨一样的木架,木头上尽是密密麻麻的虫蛀孔。黄泥的墙也被雨水冲刷的斑驳不堪。

“姐姐再给你一点,我已经吃饱了!”一声孩子的声音从角落里爬起。

“姐姐不饿,弟弟吃!”又一个小女孩童音沿着墙角爬起。

王富贵与张治国会意的点了点头,缓缓地向角落里移去,年代久远的藤科植物爬满土墙,这几乎是一个唯一保存完好的土墙。银白的月亮渐渐地爬在山脊上方,诡异鬼魅的浓绿色的叶子在窸窸窣窣舞动着。

墙角边有口井,里面的水清澈无比,没有废弃,的确有人在这里生活,王富贵看了看随即转身闪进角落里。

“姐姐,姐姐有人了,有人了!”一个瘦小的蓬头垢面的小男孩眨了眨眼,指着王富贵惊喜的喊着,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泪花。女孩闻声后扭过头来,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王富贵与张治国,呜呜咽咽哭个不停,半年多没有见过人了!

王富贵顺手递给两位小兄妹一大堆灵果子,什么也没有说,一直等待他们反应过来,狼吞虎咽的吃了个精光才问道:“小朋友,你们怎么在这里?村里的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呜呜呜呜!村里的人都不见了,都被山上的妖怪抓走了!”小女孩呜咽着说道,脚下零零落落放着一些烂果子和野菜,可以想象两个十几岁的孩子的生活是如此艰难与不易。

“妖怪?山上有妖怪!”张治国连忙问道,这这些孩子定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不过一些鬼魂是不可能吓得拥有纯净的先天元气的孩子们的,除非魔界的魔兵!就像在疯人镇遇到过的那样,一种不祥预感窜上心头。

“恩,爸爸妈妈就在里面,呜呜呜呜!”小女孩说道。

“你们可以找到?走叔叔带你们去,把爸爸妈妈救出来!”王富贵探问道。

“恩恩!叔叔走!”两个孩子一听有人要救自己的父母,立马站了起来,带领两人进入谷底深处。在这危机四伏的山林里,两个孩子却没有一丝惧怕之色,可以想象究竟多少苦难造就了如此两个坚强的孩子。

神羽空间的别墅里。乐萍一个劲儿的频频施法控制着到处乱飞乱撞的鸟儿,她必须加快速度,明天就是约定送出消息的日子,所以今晚必须搞定这只鸟儿,让它变得有法力且可由自己自由操控的工具。

奈何张治国在抓鸟时曾经注入不少精纯灵气,早已是开启了灵智,意识异常强大,始终都在不停地挣扎着,反抗着。乐萍见状不禁恼羞成怒一挥手,一股强劲的黑色雾气闯进鸟儿的小脑袋里去,没过多久,小鸟就晕晕乎乎随之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乐萍踢了踢地上的鸟儿,习惯性的拍了拍手,嘴角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待一会醒来之时,就可以帮我传送密信了,区区凡俗之物胆敢和我斗,这就是下场!哼哼!

在屋外正在打游戏的小石头忽然感到一丝丝邪气隐动,连忙丢掉平板电脑快速的查找起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疏忽大意,但感应了大半天,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刚刚隐动的邪气居然是从乐萍的房间传出来的,细想了半天不禁摇摇头,这乐萍毕竟是凡俗之人,心必定不会纯净,难免会有什么邪恶之念。

“啁啾!啁啾!”悠扬宛转的鸟鸣声响起,地上昏迷了好久的鸟儿醒了。

“哈哈哈哈!终于万事俱备了,鸟儿你明日一早就前往义门庄,告诉魔赤木这里的情况,让他尽快前往天然大佛之地埋伏,这里的魔兵也就不要指望了,死的死,伤的伤,几乎溃不成军……”乐萍对手掌之上的鸟儿说道。

“明白!主人!”鸟儿点了点头应声道。

“不行不行!你现在就必须趁着这大好机会溜出去,不然待明天他们都在这里就不好走了,现在就走!”乐萍想了想突然转身对鸟儿说道。

“明白!”鸟儿像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后,猛然展开宽阔的两翼从窗户里飞了出去,简直像一架小型飞机,冲出神羽空间之后,在青砖砌成的老屋顶一闪而过。

“姐姐,刚刚飞过去一个很漂亮的鸟!”脏兮兮的小男孩指着远处茫茫夜色兴奋地说道。

“瞎说!晚上鸟儿是不会飞的,肯定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眼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