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石佛闭眼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29 2013-04-22 11:25:07

  时已深秋,一堆堆深灰色的浓云,低沉沉地压着荒凉的大地。趁着晨雾,泛一竹排漂流在岷江之上,远处就是乐山大佛,佛心之佛。天然的巨型睡佛由三座大山构成,四肢齐全,体态匀称,安详地漂卧在江边。而这乐山大佛就不偏不倚正好端坐在巨型睡佛的心胸部位,暗合天道,正与佛心之佛相应。

“佛心之佛,心佛之法,法之佛心。这心佛指的应该就是乐山大佛了,走去前面看看!”王富贵分析道。

“有理!有理!稳住走喽!”杨宇天又开始慢慢地划动竹排。

“对了!这一个是天然生就睡佛,而在佛心之处恰好是人工凿成的坐佛,这海通和尚当年临江凿刻这座大佛定有他的寓意!”张治国突然说道,众人听后都不由地点点头。

“等等我!小伙子等等我!”突然身后赶来一个蓬头垢面的疯疯癫癫的和尚,飞仙般凌波而来,在水面上接连四五个起落,便跳到竹排之上,怪笑个不停。

“哇!疯和尚法力不浅啊!”张治国好奇一边打量着和尚一边说道,这年头有点真本事的和尚可是不多见了。

“唉!这水浅还可以瞎凑合走几步,若是水再深一些这心里一紧张,半步都走不了喽,一切唯心造嘛!哈哈哈哈!”疯和尚大笑道。

“不知大师在哪座寺庙修行?”王富贵双手合十问道。

“早年在凌云寺寺庙,后来一直云游四海,刚刚到福全门看了看老佛祖,还是老样子,哈哈哈哈!”疯和尚怪声怪气的开心的笑着。

他所说的老佛祖王富贵猜测便是天然卧佛了,而为什么要去福全门看呢,王富贵想了半天,顿时恍然大悟!福全门寓意佛全或全佛,也就是说只有到福全门才能看到完整的天然卧佛,若是到他处观望,看上去或是身首异处,或是佛头不清,或是佛身不全,终究是不能见全佛,这地方果然有禅机!

“不知大师打算要去何处?”王富贵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去前面看看大佛老爷子,好久没去看老人家了,莫要让老人家独自伤心喽,和尚我在外面游荡够了,该留下来陪伴老爷子喽!”话音刚落,疯疯癫癫和尚突然起身跳了几下,脚下的竹排一阵猛烈的左右摇晃,众人冷不防都纷纷掉水里了。

“扑通!扑通!”张治国破口大骂着疯和尚,江水的寒气瞬间传遍了全身,内心不由地一阵恐慌,双手不停地上下胡乱的扑腾,嘴里大口大口地喝着河水,他和杨宇天一样都是个旱鸭子。

“哈哈哈哈!见大佛老爷子也不行礼!”

“哦哦哦!老爷子又合眼流泪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站在竹排上的疯和尚望着远处的乐山大佛捶胸顿足,瞬间泪如雨下,一个劲儿地在竹排上合掌顶礼,五体投地。

落入水中的众人纷纷扭头好奇的望去,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见前面的乐山大佛双眼在缓缓地闭合,一道道泪水从眼角滑落而下,佛头之上出现点点白色佛光,渐渐由小变大,遍满虚空。

在大佛的左右两侧沿江崖壁上的诸位天龙菩萨护法也大方亮光,皆为五彩光环,内红外紫,时明时暗。不过很快就同大佛的佛光隐退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众人竟不知不觉地又回到竹排之上,来到大佛地下,抬头仰望之时全身不禁为之一震,一种莫名的敬畏感油然而生,纷纷顶礼膜拜,悲心生起,簌簌地落着眼泪。

“世人如今皆不修正术,末法危机即将来临,住世的卧佛也都走了,恶因恶果天道交感,今后天灾人祸永不休止,人心可畏啊!”疯和尚趴在乐山大佛的脚掌上抱头痛哭,泪如倾盆。大大小小的金银元宝,银元法币,金银圆券以及锈迹斑斑的铜版,纷纷从舞动的袖管里滚落出来。

众人见状纷纷大吃一惊,这些化缘而来的财物足以证明这疯和尚至少是活了上百年的得道高人,这个怪异的和尚果然不简单。想来是感应到佛祖慈悲,不禁泪如雨下,百感交集,悲凄不已。

四处山峦迭翠,莽莽苍苍,早晨的茫茫的大雾还没有散尽,如烟如涛,浩荡似水。时而分散时而聚拢;像一条条舞动的轻纱,缠绕在树丛间,绕在高高的山头上。脚下是清澈幽深的碧波江水,恍惚间如临梦境,犹如世外仙地。

这乐山大佛地处三江汇流之处的确是极为罕见的风水宝地,正所谓善镇福地,德居吉位,冥冥之中自与天道感应。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地势坤,厚德载物。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是故安详稳重,德行高尚,又能包容万物之人现世唯有佛也。

“小伙子,你是来找东西的吧?”恢复平静的疯和尚一脸和颜悦色的走了过来问道。

“哦!对对对!你知道它在哪里?”王富贵愣了一下,随即连忙问道。

“既然你随缘来到此地,必然它就在这里,不过这么大的佛像可是不好找,你不妨给和尚说说什么线索之类的东西?”疯和尚在大佛面前双手合十又行了几个礼,转身说道。

“佛心之佛,心佛之法,法之佛心!”王富贵说道。

“佛心之佛肯定是说大佛老爷子这个没错,心佛之法也是说这大佛老爷子,是说东西在老爷子身上,法之佛心还是说老爷子身上有东西和第一个相似,哈哈哈哈!”疯和尚摇头晃脑的说道。

张治国一听不由地破口大骂,这疯和尚果然是个疯子,疯疯癫癫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半个有价值的东西来,就是喜欢起哄。然而王富贵却不那样看,在他看来这和尚虽然表面上疯疯癫癫,可是说的话却藏有禅机,当然一向讲究缘分的和尚即使知道也不可能直接告诉你的,往往都以其他方式传达而出,天机不可泄露。

心佛之法的心佛是指乐山大佛,法在佛教中一般指经书,那么法就是指《同根》天书了;法之佛心是说《同根》天书的下落,这佛心怎么理解,第一个佛心是指天然卧佛中心的乐山大佛,这第二个佛心疯和尚说与第一个相似,莫非也指中心,如果那样的话就是指乐山大佛的心脏了,可是这乐山大佛依山而刻,完全是整块天然山石,若是说天书在佛像的佛心里现实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不行必须上去看看。

忽然王富贵身体爆发出一阵白光,随之腾跃而起,驾驭疾风快速地向大佛佛心之处飞移而去。身后的疯和尚见状也踏空赶去,下面的张治国连连惊叹,看来这老和尚早已是超凡入圣之人,如此步履稳健的踏步虚空可不是寻常人仙可以做到的。

“大师,刚刚佛像合眼流泪又显其佛光是这样回事?”王富贵边飞边问道。

“住世的神佛都走光了,一个都不剩了,我也不久就要离开了!”跟在王富贵身后的疯和尚叹息道。

虚空之中的数只鸟儿在周围的枝叶间忽起忽落,耳边的骤风呼呼直响,数息之后,两人就落在了大佛的宽阔胸膛之上,脚下被风雨长久侵蚀的灰色岩石剥落的坑坑洼洼。

王富贵开始仔细在胸膛之上寻找线索,看看这佛心到底是不是就是指乐山大佛的心脏呢?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如果不是法力加持着恐怕微风一吹,就会滚落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小伙子要不要我帮你一把?”身后悠闲的疯和尚问道。

“哦,还望大师能再予指点一二,晚辈定当感激不尽!”王富贵说道。

“呵呵,好说好说!”疯疯癫癫的和尚刚刚说完,趁其不备地抬脚在王富贵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王富贵顿时惊叫一声,连忙腾空翻身几下,才稳住身子,好险!如果要是反应再慢一点,就恐怕滚翻下去了。

暴跳如雷的王富贵正要转身大骂疯和尚时,突然发现自己正落在一块巨大的封石上,当下欣喜若狂,这里定是佛心空间无异了!

“小伙子,你应该感谢和尚的帮忙!”身后懒懒的躺着的疯和尚说道。

“哦哦哦,对对对,多谢大师的指引!多谢多谢!”王富贵转身双手合十说道。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既然如此和尚便再帮帮与你!”疯和尚缓缓地走过去,在封门石边念动了几声咒语之后,石门竟然慢慢地自动转动起来,数息过后石门完全敞开,两人纷纷进入。

洞里并不是王富贵想象的那样,堆满了奇珍异宝,四处珠光宝气,金光闪闪;而是散落了一地的废铁、废木头和石块,还有一些纪事残碑,弥漫着一股股难闻的潮湿发霉气味,这地方真的会藏有天书,王富贵有些动摇了。两人谁也不吭声,屏气慑息,在昏暗之中一深一浅地向深处走去,渐渐地越走越深,越深越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