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同根天书(三)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48 2013-04-22 11:25:07

  王富贵陆陆续续都把手中的宝石都递了过去,然而几位仙童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告诉过一句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顿时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种被骗的感觉,不禁有些着急了,正要开口询问仙童之时,玉天机的器灵说话了。

“如今凡间唯一的稀薄灵气即将消散,我们都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今后先生又要孤身作战了!”王富贵听后,心咯噔的跳了一下,感觉就像天空轰隆一声轰然倒塌,什么法宝也没有了,妖魔界横行,自己岂不是等着喂狼送死么。

“孤身作战?如何能敌得过那些法力高深莫测的魔将魔王?”此时的王富贵心慌意乱,惘然若失。

“呵呵,这个王先生倒是不必担心,我赠与先生几句天书之中的禅语便可避祸消灾!世间一切如梦幻泡影,如电复如露,如幻如梦,如影如响,亦如变化。”器灵说道。

“就这几句善加利用,就可避祸消灾?”王富贵听后就是打死一百次也难以相信,不过后来又想想刚刚飞升仙界的疯和尚为自己证实的一句话,一切唯心造。也就不再太计较这群临阵脱逃的胆小鬼们是不是在随便应付自己。

“对!只要好好利用往往都可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再等这末法时代的大劫难过去之后,王先生若是能著经书之类善法随喜传播,成书之日就是归位之时。”玉天机的器灵说道。

“归位?”王富贵越听越觉得玄乎了,归位这么说自己不是凡俗之人,而是天上神佛下凡?像这样天大的好事,当然一定是这样的。王富贵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起来。

“这个具体不能透露,只能说王先生原本是佛界之人,大劫难之时落入凡间受此重任,如今正是要让先生发大愿力完成的时候!天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器灵解说道,而王富贵此时是非常气愤的,关键时刻留下自己一个个都跑掉了,居然还说这是天降大任。

“哦,时候不早了,告辞!”玉天机的器灵说道。

“叔叔,你如果马上回凡心界会有惊喜哦,我们走了!”一个仙童嬉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纷纷细雨的如临仙境的空间,忽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异宝仙花瞬间幻现,一个个金色的幢幡宝盖随之降落下来,几人驾住祥云而去。

王富贵满脑子乱哄哄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坐下来看了看置身的美妙空间,又不由地心情好转起来。处处高山秀丽,绿树清溪,奇花瑞草,修竹乔松处处可见。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蒨崖苔藓生,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如何出去是个严重的问题。

走过幽径曲桥,穿梭在绿树烟雨间,在扶栏旁,举目四望,群山在舞动的云雾之中,时隐时现,恍如置身仙境,似梦似真,缓缓地闭上眼,想象着外面的世界,一切唯心造,虚幻万物由心生由心灭。

山头那边苏醒的风悄悄地爬起来了,从密林间穿过,轻轻地翻起地上密密麻麻地绿草,不远处的荷塘里一片轻微的簌簌声音响起,像是成百上千的箭穿过。微风吹来轻轻地拂过脸颊,在身边围绕一圈又轻轻地远去,在空气里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

半晌后风大了,密林里的枝叶刷拉刷拉作响,一团团乌云轰隆轰隆滚动过来,烈风从四面八方卷来,整个空间忽明忽暗,一道道雷电不断地落地,像是在脚边炸开。

“咔嚓!”一道耀眼的电光把天空和大地照的通亮,王富贵不由地身躯一振,脚下腐朽的木板被猛然踩破整个人瞬间掉落下去,悬崖之下是万丈深渊。

“啊啊啊!救命呀!”王富贵惊恐万状,拼命地喊叫着,但他半空中忽然想起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时便彻底的绝望了,没多大功夫就感觉自己重重地落地了,此刻万念俱灰,自己必死无疑!

“富贵,富贵你怎么在这里?”突然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治国,我没有死,我居然没有死!”王富贵闻声后,猛然睁开双眼,惊喜万分地跳了起来,虽然还是不太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跑到外面的,也许是自己打破了天书之中的幻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怎么样?天书找到没有?那个疯和尚怎么还没有出来呢?”张治国连忙问道。

“天书没有拿到,只是取得里面的一些禅机密语,不过这次损失惨重,玉天机带着里面的宝贝返回灵界去了,说是凡间没有灵气不能继续待下去了,至于那个疯和尚刚刚在大佛的密室里圆寂飞升佛界去了……”王富贵拉拢着脑袋,灰心意冷。

“啊!没有玉天机我们可是寸步难行,现在到处都是魔兵鬼魅,不过那个玉天机经常罢工,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现在倒好直接临阵脱逃!”张治国惊道,早知道就把它大卸八块,看它怎么逃走。

四处山峦迭翠,莽莽苍苍,早晨的茫茫大雾早已散尽,划着竹筏游荡在清澈幽深的碧波江水,恍如隔世,短短数个小时,一切就都早已与先前不同了,王富贵更是感觉自己栽了一个大跟头,瞬间变得一贫如洗。

远处的河床里的激浪一波接着一波地向前涌动着,偶尔撞到岸边的崖壁上,绽放出无数纷飞的雨花,成群的水鸟在上空盘旋着,在金色的阳光的照耀下,波动的水面闪烁着纵横交错的五光十色的光华,不远处沾了水的光泽的鹅卵石耀眼的很,广阔的光波在大河里跳跃着,万顷碧波。

过了许久,乐萍从神羽空间里走了出来,顿时把众人吓了一跳!青白脸色,嘴唇苍白,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憔悴,好像是刚刚大病一场。她缓缓地抬起头,黑眼珠往上翻了几下,嘴微微颤动着:“呵呵,我没事以前小的时候被生死锁缠过,所以不定期就出现这种现象,过一半天就会转好!”

“生死锁?”杨宇天早已经被惊呆了,究竟是什么样的邪物,竟然如此可怕?众人也纷纷把目光投过来,个个瞠目结舌。

“所谓生死锁就是在古墓群中找没有腐烂的棺材铁钉,收集起来铸成的一把锁,是凡间的非常阴邪之物,但是一些人驱鬼驱怪当作护身符,也有一些邪师用它来攻击蛊惑他人。”乐萍咳嗽了几声,缓缓说道。

其实,乐萍也是和王富贵一样刚刚知道这乐山大佛方圆百里都有阵法加持,自动排斥攻击一切有歹念的妖魔鬼怪,坐镇整个阵法的乐山大佛脚下更是有三条佛门护法神龙,也就是岷江、青衣江和大渡河江流日日夜夜无休无止地注入阵法瀚海的灵气,几乎无人可破,而乐萍本来就是魔界人物,自然好受不得哪里去,只不过侥幸躲在神羽空间之中,免去了主要攻击,不过她长时间地呆在神羽空间之内也是受其至阳之气影响的,修为逐渐大减。

“原来如此!有没有法子可彻底地去根?”众人个个惊讶无比,这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呵呵,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就是出来跟你们说一声,只要好好睡一半天,醒来的时候一切就都过去了!”乐萍说道。

“唉!行!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地地方就喊一声,我们都经常在里面的。”张治国无奈地说道。

“呵呵,里面有许多灵物经常过去,有它们就足够了。”乐萍笑道。

她见没有人怀疑,也就放心下来。一路绊绊跌跌地返回神羽空间,脸色瞬间枯萎如同一张干瘪的菜叶,两眼无力地闭着,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咳着,呼吸已经是十分微弱了,倒在床上奄奄一息,心中充满焦虑,心急如焚这恐怕朝不保夕了。

“先回凡心界吧,里面应该有《大天轮之术》和玉天机的功能不相上下了!”杨宇天突然说道。

“回凡心界好主意!”王富贵忽然想起仙童临走之前告诉自己如果立即回凡心界会有惊喜,现在当然要双手赞成。

“对对对,一定要学一点推演之术,不然行走在魔兵的眼皮子地下,太可怕了!”张治国惶惶不安地说道。

由于带着乐萍所以必须走唯一的进入通道,地狱之路。不过只要是通过了地狱的各种考核审判,从此便可自由穿梭,来去自由。

时隔多少年,王富贵与张治国又来到了这片原始森林,高大的云杉挺立着,树杈相互紧紧偎依着,努力支撑起一片天空,丝丝凉气从从树冠的缝隙里落下,拂面而来。

路树木交错断裂,成千上万条粗大的树根交错起伏穿梭在小径上交错蔓延,如同巨大的信息网收集着整座森林里的一切信息。

不同于上次的是,这次是要通过第八棵龙形古树进入。一阵微拂过,枝叶发出簌簌的响声,恰如龙在低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