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赌赛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062 2013-04-22 11:25:07

  “轰隆隆!”一声巨响震撼着大地,天崩地裂般的震动再次袭来。黝黑色的地块大幅开裂,像是一条条地龙在流窜,废墟堆里的魔兵惊恐地奔走躲避,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

一道道天雷流火纷纷划过虚空猛烈的冲向大地,一团团四处炸开,这个魔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火光闪烁着,处处浓烟滚滚,虚空昏昏沉沉,隐隐约约什么也看不清。

“快逃啊,兄弟们!”一个个魔兵努力撕开喉咙嘶喊着。

“听说心魔宫殿的阵法破开了,从那里可以逃往凡间他处,在这里只有一死,弟兄们赶快逃吧!”一位魔将大汉道。

“走!快点快点!”地震越来越大了,山摇地动,一个个魔兵欲哭无泪恨自己怎么不生四条腿来,赶快离开这个糟糕的地方。

地表断层从几千里蔓延至十万里,天昏地暗间上万人落入裂缝之中不知所踪,断壁残垣里朱天心看到眼前的一切景象吓坏了,连忙跪拜一切天神,哭着喊着。

在浮魔宫殿的一片废墟里,魔尊山月看着满目疮痍的魔界,不禁缓缓地蹲坐下来,他的千秋伟业的梦想在这一场灾难之中破灭了,他望着茫茫大地上惊慌的奔走的魔兵,如同一只只黑色的蚂蚁,太渺小了,不堪一击。

“呼呼呼!”山月快速地施法带走一批侥幸存活的魔兵也一溜黑烟的逃下界去了,魔兵的死亡的人数不断上升快让人窒息。

短短数十分钟,又经一次天崩地裂之后,压在巨大宫殿之下的魔王朱天心无声无息间终于死去了,结束了他的罪恶一生。

凡心界。一群群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众人欢喜不已,王富贵仍旧在平静地讲经说法,他知道天地罗汉及数十位菩萨就要出世了。

脚下奇花异草处处散清香,打磨平滑的玉石小路,远远看去就像一层亮晶晶的霜,反射祥瑞的玉石光芒。眼前的清池安静地像一面宝镜,偶有微风也是浅浅笑。

大殿之下的王富贵端坐在台上,三个出尘之身个个周身金光无数,一条浑身上长起金鳞,腮颔银须,一身瑞气的四爪金龙也从神羽空间里钻出化为佛家天龙护法,参听说法。

“心生清静,化无心无念,可立即成佛否?”王富贵的法身说道。

“因果福德不可以强求,现在所得,过去所造;未来所得,现在所作。若是心生清静,化无心无念之时需经历种种劫难,方可消去过去一切百千亿万轮回罪恶,即成佛。”王富贵的报身说道。众人听闻后纷纷微微点头,心生赞叹,欲为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

“若是心生清静,无念无心,可否成就天地罗汉否?”王富贵的法身问道。

“心生清静,无念无心时,心六根清净,无明烦恼已断。已了脱生死,出离五行,可成罗汉!”王富贵化身说道。

话音刚刚落地,禅坐众人间一阵耀眼光华瞬间浮现,个个金身流转,祥瑞之光无数,王富贵知道有人成就证的天地罗汉了!与其同时白光环绕的白虎凭空浮起,张治国只见那白虎头骨滚圆,四肢强壮,一条散发着光华黑色环纹的尾巴又粗又长,它在虚空跳跃几下,便降落在王富贵身边,静静地伏卧,张治国大叹佛法不可思议。

“你等六人于寿命未尽前,仍应住世间前往凡间传法解救苦难众生,速速前往,随缘度众。”王富贵的法身望着小石头、金蟒、风狼、鬼灵自成、尘缘和风行说道。

说道。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地应声道,一道道五彩光华划过虚空,便消失不见。

“若是心生清静,无念无心,可悟证佛菩萨否?”王富贵的法身继续问道。

“若是心生清静,无念无心,不可成就佛菩萨,成就菩萨应抛百千万轮回之中一切善恶,方可成就菩萨。”王富贵的报身说道。

“如何抛弃去诸轮回之中一切善恶?”王富贵的法身问道。

“一念恶即此岸,一念善即彼岸,非想非非想,一切无有分别之时,方可成就菩萨!”王富贵的化身说道。张治国等人听闻后,法喜充满,茅塞顿开。明白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于一切无心处,舍我得道,化虚无空,物我两忘,无善无恶。心神合一,神气畅顺,究明心性,达悟自心,圣光护体,脱离五行,遂成菩萨。

“张治国和杨宇天,你等二人已证得菩萨道,应前往凡间带领众仙家前去解救危机,教化世人,可破妖魔唯一之法,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王富贵的法身说道。

“明白!”两人应声道,妖魔由人心,这消灭魔兵侵扰还要从亿万众生的心念之中化灭,只要邪念炽盛一日,天因恶果就不能消失,千亿妖魔照旧丛生,无从灭尽。

待杨宇天和张治国走后,整座凡心大道城已是一座空城,神羽空间里也是如此,空空如也。魔界黑魔军蚁、千万群狼、百万灵蛇、数万灵鸟、百狐、七头蛇鬼师等等一切灵物都已经悟证仙道,归入仙录。将一所经历过的轮回过错,在今日彻底了断。

“这紫金红葫芦应当去何处?”王富贵法身问道。

“凡尘缘已尽,应归仙界离恨天仙岩极顶之上的兜率宫,归还混元老君装妙道金丹。”王富贵的报身说道。

王富贵的法身随手一挥,一个巴掌大的金色葫芦从空腾起,直冲云霄,转眼之间,消失不见。

“这金鸡神羽应当归羽何处?”王富贵的法身问道。

“缘分已尽,应当回归阴间地府金鸡之府,功德回向!”王富贵的报身说道,话音落地之时,一片非常耀眼的光点在虚空之中悠悠晃晃的飘荡几下之后,便无声无息离去了。

此去正好解救了阴间地府金鸡一场危机,大批大批的魔兵侵扰地府,这让金鸡有点吃不消,不料忽然间感到一阵祥瑞之光降临,抬头一望,竟然是自己修炼成气候的一片法宝神羽,只感觉其上佛法浩海无比,料到这定是拿到神羽之人悟道成佛了,不禁大喜。

地狱一处,孽镜台青绿色的浮雕木花纹的镜面照影着,密密麻麻挤着一排排凶神恶煞的魔兵,皆为受业力感召前来认知自身罪孽,旁边是一个个力大无穷的鬼卒手持钢叉,怒目环视,维持着几乎快要混乱地秩序。一个挤着一个排着长长的队列,看着面目狰狞的鬼卒阴兵早已是心胆俱寒,恐怖不已。

凡间行恶业者多不胜数,密集的人群之中,处处都是鬼尸,阴风惨惨,鬼声啾啾。处处可见白骨,台前无论大小恶业,一律通通现形,一切唯心生一切唯心造。

诸事完毕之后,王富贵又三身合一,端身正念,静心默照,随缘移走在凡间虚空,降伏诸魔,入诸禅定。大道无形,唯心可识,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王富贵静静地与三千大道交感着,心性合乎道,一切合乎道。逐渐法界虚空遍布佛光,普照一切,含藏万法。

且说,王富贵显现三身,说法讲经度化天地罗汉、佛菩萨以及亿万仙物魔界早已彻底塌陷,需经历三千亿万年之久方能恢复盛况之景,魔尊山月狂喊狂叫,几乎快要发疯了,欲要用解体魔眼威胁王富贵。

“只要将这三界至邪之物解爆,你凡间大地亿万生灵一个也不保,将寸草不生,万劫不复,哈哈哈哈!”魔尊山月仰头狂笑道。

虚空之中的王富贵见状笑道:“魔尊山月,三日之内,你这凡间大地将要回归往日正法盛世,你休得继续胡闹!”

地上的山月问言,暗笑道:“三日之内?那佛祖住世之时,也没有这样的本身,若是三日之内真的做到了,我山月跪拜你半日,然后带领魔兵撤回魔界,三千亿万年绝对不出来作乱!”

“如此为好,若是我三日之内做不到,自动飞升佛界,从此不在凡间说法讲经,你可敢打赌一次?”王富贵笑问道。

“有何不敢?如此就这样说定了!”魔尊山月拂袖狂笑而去,只要坚持三日,这天下就是自己的了,到时候为所欲为,又谁能管得着,千秋伟业即将实现,哈哈哈哈!

凡间大地,一片混乱之象,被妖魔附体的心术不正之人,纷纷发狂乱叫。一个个拿起铁锤木棒冲入佛教寺庙捣毁佛像,焚烧寺院,驱散僧人。所到之处,遍地破碎之物,经书佛典在熊熊大火之中化为一片灰烬。

疯狂野蛮的破坏,挖开佛塔地宫纷纷争抢着大批供养圣佛的琳琅满目的瑰丽珍宝,处处泪水横溢,血迹斑斑!凡间正法离世,正处于交替代谢之时,没有任何护法,所以任由妖魔作乱。

释迦摩尼尊者在世之时,曾经讲过,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做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当来之世恶魔变身,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为说邪法,迷惑世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