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鬼梦催命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78 2013-04-22 11:25:07

  且说,范健与郝山清两个孽畜见天色已晚,索性就在附近找了个小旅馆落脚,范健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想想袋子里珠宝就开心不已,将来的荣华富贵指日可待,越想越高兴,越想越兴奋,以至于起身狠狠地在郝山清屁股后面又踹了一脚,他这人就是这样,越是开心越喜欢去做一些偏激而又让别人不高兴的事情,比如捡到钱的时候就去找郝山清赏他几个巴掌,然后与他平摊。“又傻了吧?他娘的,每次踹老子都不打声招呼,老是这样一惊一乍的,差点撞墙上好玩吗?”早已是习以为常的郝山清之事草草地骂了几句。

“你看你,这点小事就生气,将来还能成就什么大事,你也就注定了的给我当一辈子的小弟,你你这蠢货,去把门关上,万一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把东西拎跑怎么办?”范健躺在床上说着说着忽然看到门竟然大敞开的,不由地对这个不称职的小弟又是一番训话。

“奇怪了!门我明明关好了的,怎么又开了呢?”郝山清疑惑道。

“你大爷的,还狡辩是不?过来让我踹一脚,快点!”范健又开始疯狗似大的乱叫了。

此时王富贵也来到了这座城市,众人也从神羽空间里纷纷走出,在这大都市一定要低调做个普通人。形形色色的人从身边走过,看的鬼灵自成眼花缭乱。

“这里的女子,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在地下废城里待了几百年的鬼灵自成大感好奇,这女子属阴,男子属阳,阳是向外的,女子属阴,是应该藏在里面的,怎么如今时代个个衣着暴露显得妖里妖气的,容易吸引诸多鬼魅缠身,对身体的损伤很大。

“人家这是时髦!乡巴佬!哼!”这时一个从鬼灵自成身旁走过的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鄙视道,随之头也不回,扭动着小蛮腰走着猫步款款的走了。

“恩?大爷的,我与你素不相识,竟敢这样说我!”鬼灵自成顿时火冒三丈,明明是他们不懂么,看我怎么整治他们。众人见状一阵开怀大笑,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挺有趣的。

“自成,咱们不玩法术,要低调!”王富贵笑道。

“这放心,我不用法术,我派个小鬼过去教训她!”其实这白天大街上鬼也是常常见到的,佛经书上就曾经讲过,一切人民所居舍宅,街巷四衢道中,屠儿市肆及丘冢间,皆有鬼神无有空者。又如一切男子女人初始生时,皆有鬼神随逐拥护。若其死时,彼守护鬼摄其精气。其人则死。

“你过来!”鬼灵自成开了阴眼,向旁边的小鬼招呼道。

“干嘛?”鬼常常是孤寂的,有人与他说说话,自然是件欣喜之事,不过谁又愿意没事去找鬼说话,万一他喜欢上你怎么办?他下地狱报道,肯定忘不了拉上你,兄弟一起上路吧。

“兄弟,你看到前面身穿黑色衣服的妖艳女子没?去提醒他一下,这个世界是有鬼的,不然她老是不能尊重咱们!英雄去吧!”老鬼说的话,小鬼自然觉得中听,当下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儿点头,一声号令立马赶了上去。

且说,黑衣女子今天心情爽歪歪,昨天终于跟那个穷光蛋分手了,虽然自己前后一共相亲二八次,但这一次自己对于肯定百分之百满意,对方有车有房,还有巨额存款,管它三七二十一进去就来个一见钟情,为了未来美好生活拼了!想了想又快速地从包里翻出化妆盒快速微调微补,有点可恶的小鬼也在这时悄悄地暗中恶搞,当她满意的放回化妆盒时周围的众人皆投来异样的目光!

黑衣女子顿时一愣,顿时受宠若惊,惊喜之余又高调起来!哼哼!老娘果然有魅力,试试回头率如何?当她回头一霎那,正在关注她的鬼灵自成,瞬间击倒了,这小鬼办事果然给力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黑衣女子满意地笑了笑,果真比刚才的魅力大了许多,看看那个乡巴佬惊艳成啥样了,居然流口水!哼哼!这次钓金龟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但是有些事往往出人意料,她刚刚入座就把姜雁吓了个半死,口吐白沫:“姑娘,你你真时髦!”

“姜先生,我真的有那么美嘛?一路上老是有人惊艳的流口水?放心,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你!”黑衣女子摸摸自己涂抹的光滑的脸蛋,不由地浮想翩翩。

“啊啊啊!你你真的很美,不过不要迷恋与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姜雁缓缓地移出椅子继续立马开溜,内心无限的恐惧终于释放:“你放过我吧,啊啊啊!鬼呀!有鬼呀!”疯狂地跑了回去。

其实这个姜雁早已是成家立业之人,开了一家不大的旅馆,由于地段好,生意自然蒸蒸日上,不过他思寻着,自己要不要像别的人学习一下,索性经人介绍果然遇到了个时髦女子,看照片还是很正点的,所以下午就去约了出来,没想到她竟然有那个化鬼妆的癖好,这样大半夜的出来还不吓死人啊,果断戒除出轨行为!

姜雁垂头丧气地回到旅馆顺手看了看下午入驻人数,看着看着不禁哑然,范健,果然有个性!

时光在都市里溜的很快,转眼之间,就已经黄昏时分,王富贵抬头看了看,一正头痛,这片天地之气早已浑浊不辨,阴阳失去平衡,这块空间定然会有怪异之事频频发生,天灾也将不断接踵而来,自己可是又有忙的了。

“富贵,我老感觉这里的人们的精气神都涣散了,这是怎么回事?”杨宇天见行人皆气色不华,好奇地问道。此事他当然非常值得关注,自己主宰的凡心界还是要兴盛起来的。

“日月星上天三宝混浊不清,水火风下地三宝失去平衡,这自然人的精气神三宝,也就大大损失了!”王富贵叹息道,这是天人感应,人皆不修正术,自然境随心转,万物变。

“天人相应?”杨宇天追问道。

“当然,心召万念,念感万源业力!”王富贵应声道。所谓俗人皆多私欲,唯有上善之人方可如大道似水,利万物而不争。

黑夜渐渐降临,像一张灰色的大网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幢幢楼房相继亮起,熙熙攘攘的下班的人群,来来往往穿梭在繁华的商场;各个街道两旁的一盏盏五光十色霓虹灯,又开始千变万化的闪烁不停,一条条公路路上的路灯,车灯也争相亮起,化成了一条条金光的彩带,夜晚的都市显得格外美丽。

三三两两的恶鬼逐渐地向范健所在的小旅馆围拢了,因为它们嗅到了属于它们世界的珠光宝气,站在旅馆门口的姜雁突然感觉到头皮一阵阴冷发麻,不禁悚然,心道自己的这个旅馆在半年前曾经死掉过人,不会是那玩意儿又游荡回来了吧?越想越后怕,连忙开车往家里赶,还是家里安全。

夜半时分,范健与郝山清鼾声如雷,范健有时嘿嘿地笑着,不时呓语。

“发财了!我发财了!嘿嘿!美女!”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柔美动人的女子。一张水润的脸庞,迷人的眼睛,直挺的鼻梁,乌黑发亮的秀发,他凑过去闭着眼轻轻嗅着,芳香扑鼻。

就在这时,几十个恶鬼随钻墙而进,看了看熟睡的两人,冷冷的笑了笑,他们知道必须尽快控制这两个家伙,好让他们把财宝转送到自己的阴间住所,啧啧!这可都是奇珍异宝,价值连城!

“呼呼呼!”几道鬼影闪过,消失在屋里。

正在做美梦的范健与郝山突然在梦里看到一群人闯了进来,先前的美女也消失不见了。随之邪恶的笑声中钻入自己心窝。“拿上你们的宝贝,跟我们走!嘿嘿嘿嘿!”几个面目狰狞恐怖的恶鬼走到范健身边阴阳怪气地说道。

“为什么要跟你们走?”虽然这范健是在梦里,但一向爱财如命的他对对死守财物这个道理,还是很清楚的。

“哈哈哈哈!为什么,你有选择吗?敬酒不吃吃罚酒!”几个恶鬼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众鬼开始动手,也好让他尝尝鬼梦的生不如死的滋味。

“噼噼啪啪!”迷迷糊糊的郝山清突然伸手拿起拖鞋在范健脸上狠狠地揍了起来,顿时范健脸上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然而范健也看不到这些,他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生疼,他的每一寸理智,每一寸肌肤,好像都被扯碎,可是不论自己怎么努力就是醒不来,全身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发软。

此时的郝山清也不好受,迷迷糊糊地教训了范健以后,突然感觉自己被人丢到了荒郊野岭,四周是无边的黑暗,彻骨的寒风像无数根毒针在冰冷地刺痛着他,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野狼在嚎叫着,郝山清顿时吓得一阵窒息。自己不是在旅店么,怎么会突然来这里了?这是怎么回事?

“拿上财宝,跟我们走吧!”突然一个血盆大口凑到他面前阴冷的说道。

“啊啊啊!鬼呀!”处处惊骇万状的郝山清,吓得魂不附体,此刻几乎走不动了,连忙爬滚着,他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咚!哗啦!”半昏迷的状态郝山清一下子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头颅正好猛然撞在了一个角落里的啤酒瓶上,瞬间一片殷红的血水随着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