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情少爷:小紫儿,乖乖宝贝

冷情少爷:小紫儿,乖乖宝贝

蓝眼猫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04-21上架
  • 11376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求婚 1

  邻家小妹遇上豪门大少爷,注定一生的改变。纯洁如莲的女孩悄然走入冷漠少爷心魂处。豪门大少爷,昊深集团总裁,成功男人,收入过亿,城市首富非他莫属。纯情少女,赚钱养母,禽兽继父,日以继日的纠缠觊觎。

如水初恋,缠住两颗年轻的心;离开,遗忘,事故,拉开他们。然,他们又遇见。

大少爷野蛮的凑到女孩耳边痞痞的:“喂,小紫儿,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身边又没什么好的男人,我就吃点亏,你就和我好了算了!”霸道如他,桀骜如他,连告白都充满个性,可女孩心里很甜,很甜,就像吃了棉花糖一样的甜在心里。

但是,永远都会有很多但是,像棉花糖一样的爱情不会长久,永远不会。当他沉醉温柔乡时,可曾知道,她正躺在床上忍着剧痛为他生孩子;当他手握佳人离去时,可曾回头看见,她正忍着剧痛支撑产后的身躯默默看着他的背影;他可曾知道呢?他是否知道呢?不,他一定不知道吧?她的手指掐进手心,血流不止,身体也在流血,可是心上的血早已流干。

痛到了极致,是心再也承受不了的负荷。是升华为挖心掏肺的痛辣,是割裂皮肤,眼睁睁的看着血流不止,却始终没办法止住血的刺辣。她很痛,一直都痛,女人一生都在不停的痛,出生时的痛,经历第一次初潮的痛,转变为女人的痛,生儿育女的痛,还要承受爱人伤害的痛。

爱情的滋味太多,酸甜苦辣,爱没那么简单,必须尝尽每种味道,这才是完整的爱。

“梁镐璟,我不爱你了,我们就这样吧!”转头,她离去。

“小紫儿,你不爱我不要紧,就让我来爱你吧!”他深情跪地,忏悔在她面前。

血与泪的凝和不正是爱到了极致的表现吗?既然爱了,那就别再犹豫,如果爱,请在一起。如果爱我,请抓住我的手。

求婚1

紫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大大的粉红色‘白雪公主’书包背在瘦小的肩膀上,上面还粘着枯叶和污泥,小小的脸上横错着青紫和泥土,并混合着泪渍,低着头,小脚一步一步朝前走,路人、车飞驰而过,没人注意到这个小孩子的与众不同。

回到家,放下沉重的大书包,默默的走到洗漱室。镜子里小小的她,梳着小马尾,整齐的刘海,扭开冷水开关,除去脸上污渍。然,脸上的红痕模糊可见。扁扁嘴,擦干手,向厨房走去。

狭小的厨房,老式的煤气灶嗡嗡响。妈妈系着围裙忙碌着,间歇听见被油烟熏刺的剧烈咳嗽声,紫儿的眼眶黯了黯。

回头瞄见女儿站在厨房门口呆呆的看着自己,忍住咳嗽,暖着声音说:“手洗洗,准备吃饭啦!”

紫儿乖巧回应:“洗过了!”。忙去帮忙端菜,活脱脱的小大人的样子,妈妈的唇边漾起一朵笑花。

饭桌上,妈妈凝视紫儿的小脸:“脸怎么红红的?”伸手抚摸了浅浅的红痕。

紫儿立刻躲开:“没事,午睡痕迹没有消掉。”妈妈夹了块菜到紫儿碗里,慈爱的说:“快点吃吧!”

晚上紫儿抱着妈妈的脖子,缩在妈妈的怀里,汲取妈妈身上的香味和温暖,妈妈温柔的搂紧紫儿的小身体,左手轻轻拍打着紫儿的后背,哄着紫儿入睡。

望着乖女儿渐渐进入梦乡,小脸也泛起粉红,妈妈欣慰的闭上眼睛。

夜里,紫儿睡的并不踏实,她做着各种各样的怪梦,班上小朋友们围成一个小圈圈,把她圈在了中间,然后指着她的鼻子一个接着一个的说“小野种,拖油瓶,我们不和没爸爸的孩子玩,我妈妈都说你妈妈是妖精,是祸害,你也是”。泥土,枯叶,还有小拳头相继扔在了紫儿的小身子上,小小的她抱住自己的头,蹲在地上,可是他们不放过她,继续打骂她,把脏东西都扔她身上。

紫儿在梦里哭着拍打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不要,我不是,我不是,不要打我!”

妈妈惊讶的看着紫儿拳打脚踢,担心不已,摇醒紫儿,梦醒后,嘴里还在低喃:“别打我”。

妈妈心疼的擦去紫儿满额的汗,小脸憋的通红,心疼的问:“紫儿,怎么了?告诉妈妈,到底梦见了什么?”

紫儿扑进妈妈怀里,一个劲的颤抖,含糊不清的说:“妈妈,我想爸爸,为什么我没用爸爸?”。

妈妈的手呆愣住,半天没有回答,只是红了眼眶,然后说:“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知道你受了委屈,妈妈害你受苦了”。

“不,”紫儿抬起头,晶莹的眸子里全是晶莹的泪珠,小脸摇晃着,坚强的回答“妈妈,你别难过,我再也不问这样的话了,对不起,妈妈,是紫儿不懂事!”妈妈抱住紫儿,头埋在紫儿身上,无声的流泪。

第二天回到家,门口停着一辆挺气派的私家车,窄小的门沿聚拢一群看热闹的人。紫儿跳起小身体,往里面张望。门口一大婶操着大嗓门喊了一声,“甄大姐,小紫儿回来啦!”奇迹般、默契般,人群主动让出一条道放紫儿进去。

紫儿迈着小步子,双手搁在双肩包背带上,胆怯的向前走。

妈妈坐在床沿,床前半跪着一个男人,黑色西装衬托着男人高大的身躯,头发梳的油亮。他回头慈爱的看着紫儿,紫儿这才看清了他的脸。他脸型粗犷,黑浓的眉,大而黑的眼睛,鹰鼻,厚唇,特别的是留着络腮胡,他笑眯眯的说:“紫儿,我在向你妈妈求婚哦!快点要你妈妈答应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