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第二章 童年往事2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4931 2012-01-24 20:36:45

  2章-------------这太难从抽屉的缝隙拿出来了,咋弄呢,我二哥拿了点钱揣在他上衣兜里,帮我把小鞋穿好衣服穿利索,给我跨上小包包走呀,二哥锁好门他把钥匙绳挂在脖子上拉的我去外面玩。

芝姨在她家院子里面喊我,“小老猫跟哥哥干嘛去啊。”“玩去啊芝姨妈妈,哥哥还要给我买好吃的呢”,芝姨喊叫的我二哥看好孩子别让别人把你妹妹抱走,别撒开手,我二哥拉的我在马路上遇到几个不上学的小孩子们一起去下面的水泥大马路看晾麦子,二哥告诉我也要抓几把麦子放兜兜里,在大马路上晾晒的好多好长好长一片橙黄色的麦子。

小孩子都围绕的麦子等看麦子的人不注意好趁机抓麦子,我二哥拉的我靠的麦子边上的土路往前走,嘻嘻,遇到了我妈妈单位新分来的赵姐跟王姐,还有几个小青年都在那把分离出来的麦粒往袋子里面装,那些小青年见到我跟我哥,就撇下手里的活,喊叫我跟二哥到了跟前,这是李师傅家的孩子,看吧这小姑娘就是小老猫,好看吧多水灵啊,都伸出有股土腥味的手来摸我脸跟辫子我往哥哥身后躲,二哥本能的不让她们接触到我身体,麦子场地这边靠的澡堂子,澡堂子外面摆设的冰激淋桌子,赵姐跟其它几个大姑娘们要给我买好吃的冰激淋,我推囊的二哥意思要吃呀,二哥说别吃啊一会哥哥给你买,小妹你要是吃了别人的冰激淋妈妈下班会说你的。

好难以抗拒的事情非得让我承受,我不走,二哥怕她们那些小青年抱我,拉的我硬是走,我心里很不甘心顺手抓了几把分离好的麦粒,把小兜兜都装满,才跟二哥走了,二哥带的我找有自来水管的地方,那会每家吃水都的到户外公用的水管那挑,除非是楼房家里有自来水,其它平房几乎都是上外面挑水吃,二哥在我兜兜里面抓点小麦放在嘴里嚼,嚼的嚼的,在拿出来用水把嚼的面团里面的麦子渣挑出来,在放在嘴里嚼,反反复复的几次,面在嘴里面能吹出泡泡跟泡泡糖一样,哈好神奇啊,感觉我二哥很本事大,我也要嚼,二哥不让,说很累腮帮子,我的好二哥在水管那家开的小店铺里买了5分钱的水果糖给我吃他给自己买了1分钱的10粒小糖豆,那会嘴小含不住一块水果糖二哥把水果糖用牙咬断两半一半放在我嘴里,那半块在用糖纸抱住一会再吃,二哥问我好吃吗,嗯,甜吗,嗯,不能说话嘴里满满的会溢出口水,二哥犒劳自己一粒小小的糖豆,糖豆不如水果糖味道好,糖豆感觉是糖渣子做的,味道远不如水果糖味美。

二哥说快中午了的回家吃饭啊把我的手拽住他的衣服告诉我不要松开啊,抓住哥哥衣服了边往家走二哥的手忙活的他的泡泡糖,用面筋嚼出来的泡泡糖用手能挤出泡泡在捏响,快到家的地方遇到一起去弄麦子的小孩,哥哥显摆的给他们看他弄成的泡泡糖,小孩子们都羡慕不已,尤其是许金海流的大鼻管我哥要麦子我才不给呢我捂住我的兜兜,我嫌弃他脏我不喜欢他因为眼睛不好也晚上一年学,配的一副眼睛阴呼呼的,二哥看我不给也没法,说我小妹不给就算了别惹她哭,快中午了我小妹又饿又困不能招惹她哭,哭起来可难哄呢,前面飘出食堂的饭菜香味,我家前面是食堂专门给那些家不在本地外面新招工过来的小青年做饭吃,每次我闻到饭香我就缠的哥哥要吃,哥哥一脸无奈说小妹啊我也想吃那的饭菜可是咱俩没有那的饭票那也不要现金,咱俩没法买,可是那里好多小青年我都认识,因为我是他们心目中的名人,二哥不让我过去哄我说咱妈说过了不许麻烦别人更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是不是啊,听大人话的是好孩子,不听就不要你了,你看大黄猫在叫你呢,我顺的哥哥的手指的方向看见我家院子的鸡窝上面大黄猫,真的喵喵的叫呢。

真是的我心里嘀咕的下午一定要拿到钱自己买好吃的,一定哦,我在前面走二哥在后面跟的,在走廊里大黄猫也尾随的进屋了,我爬上炕做的等二哥给我脱鞋洗手,我很是不高兴不高兴啊,不让我吃冰激淋也不给我嚼泡泡糖小麦子,还不给我买食堂的饭菜,我好不高兴,二哥端的水盆进来问我小妹啊咋不高兴了,我也不吭声往炕上一躺把小脚抬起等我哥给脱鞋,等我二哥给我把鞋脱好看我不起来就用湿毛巾给我檫叭檫叭脸,我已经睡着了因为我没吃饭我二哥也不敢睡在我旁边等我醒来好吃饭,也是困的迷迷糊糊的,

家里的大黄猫趴在我枕头边打呼声弄醒我了我玩弄的猫咪的胡子不让它打呼噜,二哥做的抱的枕头睡着了,我看见旁边摆放的6块半的水果糖还有糖豆,3小堆小麦,跑哒一上午肚子好饿吱吱叫响,我顺手抓点小麦放在嘴里嚼嚼哎呀真拉吧嘴我吐地上了,二哥醒了,“二哥我饿”,二哥下地去外屋的锅里拿出两参的馒头就是白面一半玉米面一半做的馒头,因为那会细粮很少粗粮多,还有一小盆的豆角炖土豆,张姨这会过来看看我跟二哥送点发面烧饼帮的给我喂喂饭,烧饼里面是白糖陷的,有点硬,我二哥用嘴扯开一小块一小块在给我放在嘴里吃,张姨说我小老猫啊,你长大了要对你二哥好啊,你看你二哥对你多好啊为你付出这么多,我萌呼呼的点头。

。。。。。。。。。。。窗户那边传了了母鸡咯咯,嘎嗒,嘎嗒的叫声,哎呀我家的母鸡下蛋了,我穿上北京小布鞋样式的花布鞋,颠呼呼的跑出去用手拿开爸爸挂在院子门槛上钉子的缆绳,在鸡窝上面是草窝,草绳子编的窝,有点高够不到,我搬得小板凳踩的把手伸进去,鸡蛋还是热乎的呢,顺出鸡蛋我就到杖子跟前开的门后躲的因为我怕在屋里收拾的二哥看见,家里围的杖子上面缠的铁丝,上面有突出来的铁钉子,我拿的鸡蛋对的铁钉子一点一点的磕鸡蛋,耐心的慢慢的磕,直到鸡蛋的表面壳有了小小的洞,在伸进去的扎扎,透过里面,我感觉能吸了,可是怎么都吸不到,我摇晃的鸡蛋,在吸还是不行,在对的铁丁磕另一面,在吸,啊稀呼呼的,两边都流出来了,我赶紧的仰的头吸鸡蛋,微微咸,蛋黄的味道感觉真好。

二哥在屋里喊小妹啊在哪里啊,我说在院子里面呢,我拿舌头把鸡蛋外壳舔的干干净净的,小的时候也不知道脏,现在想想母鸡刚下的蛋也许上面还沾的鸡粑粑呢,诶呀要命啊,现在想想那会真恶心,可是那年月的我还为了掩盖偷喝鸡蛋,把鸡蛋壳上面的蛋黄汁舔干净,在把空壳的鸡蛋放在仓房的鸡蛋箥里,家里大人那会也发现鸡蛋总是空壳,但是一直认为是黄鼠狼的作为,呵呵,最后还是被芝姨发现的,告诉我妈妈的,妈妈没说我,但是我不轻易的喝鸡蛋了,我那会咋也是爱面子的小姑娘啊,哦哦哦哦

二哥在屋里把上午买的糖跟糖豆都放进他的抽屉里面了只给我留了那半块水果糖,小麦也不知道他放那里去了反正我不稀罕,那小麦扎嘴,上学的小孩子下午就上一节课,好多小孩子都放学回来了都在大走廊里喊叫闹哄哄的,我二哥去在院子里抱起晚上引火的柴放到阴面的屋子里就跑去跟他们玩,我就在哥哥身后靠墙那看的,我哥哥走哪我跟到哪,那会小孩子谁都不计较我是跟屁虫,因为每家都是大的看小的一个看一个,几乎都是家里的老大看弟弟妹妹的,我家大哥,傻呼呼的自己顾自己让他看我还不把我弄丢了,他可没我二哥精心,那会虽小但是也看出彼此不一样的性格。

挨的门洞西边第一家是大强家,挨的大强家就是芝姨家,芝姨家挨三虎子家,三虎子家我这个前夫上面有俩哥,老大叫刘军,老二叫刘伟,三虎子大名叫刘斌,下面有个小我2岁的妹妹叫刘燕,他家挨的西边的门洞,门洞在西面就是许金娥家,她爸妈每天也都很忙因为都是开大车的,她妈妈是大集体工资没有我妈妈多,许金娥家挨的是家刘叔家刘叔是那走廊里面唯一有手艺的爸爸,他会木工,会做家具他家是5个孩子3个闺女一个儿子下面最小的比我小2岁的小闺女,在西头起是胡奶奶家没有儿女。

我家挨的东边是李叔家,他家的阿姨没上班在家带的2儿子跟一个比我小一岁的闺女,在东头就是新婚的一对还没孩子呢,那家的阿姨叔叔总是抱我过去玩给我好多好吃的,还送我头花,发卡,总跟我妈妈说想生个跟我一漂亮的小妞妞,我妈妈啊一听人家这么说美的滔滔不绝的讲我像我奶家的人皮肤白,怎么~怎么喜欢女孩子才把我盼来的,跟他们讲她的心得。

因为大走廊住户的孩子多经常闹出事情,就比如说许金海吧,看我二哥往阴面做饭的屋子里抱柴伙,他就突发奇想也回家拿点毛毛草跟火柴叫喊的大家去放火玩,我二哥胆子小,不去,就带的我在我家院子里面看的他们,一大帮孩子在前面的便道那有棵大树,大树下面,就是好多人家都在那堆放柴火,我跟二哥紧紧靠的往那边看感觉那边冒出黑烟了,我拉的我二哥就往芝姨家跑,芝姨妈妈呀救命啊,着火了,芝姨听见我叫她把手里的活儿都放下跑出来抱起我,问老二啊咋回事啊我二哥告诉她许金海在前面不知道谁家柴火剁放火呢。

芝姨叫喊邻居们着火了快救火啊,救火啊,快出来看看都是谁家的孩子啊别烧到孩子了,小孩子见升起大烟的时候就跑散了因为柴火潮湿出好大的黑烟呛呼呼的,等着起大火的时候就许金海在那扑火呢因为真的着火了,火连的其它柴火都着起来了,他慌了神,知道自己惹祸了,没有烧到他真是万幸啊,大人们灭了火问许金海为啥放火啊他吱吱歪歪的说是看我二哥往家里抱柴火他才那样想的跟我二哥学,他敢说我二哥,我恨死他了我挣脱芝姨跑过去用小脚踹他,因为站不稳我抓的他胳膊拿脚蹬他。

邻居都笑话许金海,你看人家高海是帮父母把晚上引火做饭的柴火先拿到灶台那。免的下雨阴天柴火潮湿不好着,你是为大人着想吗,你是搞破坏呢,真是别有洞天啊,一样大的孩子就不一样的做法,高海照顾妹妹还给父母干家务,你看看你许金海,呵呵、我爸爸妈妈下班回家邻居都夸奖我二哥多负责不带的妹妹冒险不跟其他孩子去放火,还给父母准备晚上引火的柴火,而是许金海却去前边带的一大帮孩子去放火玩。

还说我护得二哥打许金海,知道向的自己的哥哥,我的爸爸跟妈妈骄傲的美的说要奖励我跟二哥,我妈妈去合作社买瓶沙丁鱼还有一瓶核桃罐头作为晚饭加的菜,那会的核桃罐头很好吃,是用盐抄的不焦不腻,等摆放好饭桌要吃饭的时候我大哥才摇摇晃晃的回来,也不知道写没写作业,谁也不知道他放学到回家当中这么久去那里耍去了。

那会父母每天早起上班晚上下班到家弄了饭吃几乎都是该收拾收拾睡觉的时候了,爸爸妈妈每个星期休息一天,这一天里呢爸爸要去粮店把家里吃的粮食领回来,再买些生活必须品,几乎每个星期都开会或者义务劳动,很少发电影票看场电影。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看的窗外微微亮的光在看看睡在身边的二哥,我二哥因为忙碌一天很累做噩梦了,惊醒之后看我眨的眼看他,他啊啊的大叫,我爸爸妈妈打开灯问他怎么了,我二哥说小妹眨巴嘴瞪的眼睛要吃他,哈哈哈,我说我没有啊,妈妈说这是睡毛楞了,我这个二哥啊神经就是敏感,在看挨着我二哥睡的大哥还实腾的睡呢,啥都不知道,我们一家5口都睡在一个炕上,其他家里孩子多的一屋睡不下的,就有几个孩子在阴面的屋里睡,就是一进屋两边摆放的家里放装粮食的柜子放被子的架子,里面靠的窗户都是炕,在炕的下面直接有个烧炕的道坑没有灶台,也很利索干净

在走廊的西头不是住得胡奶奶他们家嘛,因为没有孩子家里很干净很整洁,她家有股烟袋油子味,胡爷爷抽烟袋胡奶奶也抽烟袋,她家的炕上有个用香烟纸跟纸壳胡的烟笸楞,还有个装花生跟瓜子的笸楞,我每次去几乎是奔的花生跟瓜子去的,全走廊的孩子都不敢去她家因为胡奶奶性格很嗝也洁癖跟周围邻居不怎么合群,胡爷爷呢爱喝酒,醉蒙蒙的时候多,我去她家我很随便的,我每次在门口都是用脚蹬门喊胡奶奶,胡奶奶我是小老猫啊,我要看看你,胡奶奶在屋里边穿鞋边回答“看我做什么啊,我不用你看你回去吧”,“我看看你再回去”看我多会说话啊,胡奶奶开开门,我就顺的外屋往里屋走胡奶奶说你看了我就回去吧进里屋干嘛啊,呵呵我能干嘛啊爬上炕也不脱鞋做在炕上手摸的花生,问胡奶奶这是啥啊,胡奶奶说是花生啊,我说花生真好吃,呵呵,胡奶奶说你吃吧,我的手捏不碎花生用牙咬弄嘴很脏,胡奶奶见我弄的一嘴沫沫,用她带的浓浓的烟油手绢给我搽搽,把花生笸楞拉她跟前给我剥,剥出一小堆胖乎乎白铮铮的花生放在我跟前,我放在嘴里一个其余的都装在我的上衣兜里,二哥看不到我了就在走廊里喊我,我在胡奶奶家呢,二哥在门口等的不敢进来等我出来,我跟胡奶奶说我要找哥哥去啊,我看过你了,我走啊,胡奶奶说你是来看花生的吧,呵呵,怎么这么不理解我啊,我也很喜欢小脚的胡奶奶感觉像我的姥姥但是没我小姥白胖。

我把花生给我二哥吃,二哥忽悠我说小妹啊不要都吃了,留点明天再吃吧哥哥给你保管的,我吾的兜,我才不呢我才不相信你呢每次都这样,省下的钱也不给我花,我要回家不给你吃了,二哥嬉皮笑脸的说小妹啊再给一粒,好妹妹再给一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