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童年往事10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2265 2012-01-24 20:36:45

  前楼的小孩子经常都聚集在我家西边的马路上玩,因为我们小的时候很少看见汽车,就连自行车都很少,我跟小芳小辉在家里玩没意思,小孩子都喜欢凑热闹,因为前楼的小孩子对我们不熟悉,欺负生人,也许不想我们加入,有几个比我还小的小男孩拿炉灰渣子丢我们,砰的一声,正好打到我脑袋上一个炉灰小渣子,我用手一模,刺在我额头的炉灰渣子就掉了,顿时脑袋嗤嗤的往外窜血,小孩子都吓坏了,小芳去我家里把大哥叫来,等我大哥赶来的送我到奋斗医院,脑袋上的血结伽了,也不流血了,大夫用红药水给我擦擦,在抹上红药水,说没事就是个很小的破皮,邻居给我妈妈厂里打电话,妈妈赶回来后,问我大哥,是谁干的,谁把你妹妹脑袋打破了,你当大哥的都不管,我大哥说我去了想打那小孩了,可是他太小了,没法下手,我喊叫他们回家找家长来咱家跟我妈妈说理,那年代的人都很讲道理,不管大人小孩子有啥事都得说理。

前楼的老孙家俩口子跟他家的大闺女抱的那个小男孩子,就是拿炉灰渣子打我脑袋的小孩来我家,当时这个小男孩就是我后来上小学同班女生孙青燕的弟弟,老孙家的俩口子说,你看这小男孩子是我弟弟家的孩子,孩子妈妈得病了,去哈尔滨看病去了,我跟孩子的大娘就收养了他,因为这孩子小,我弟弟家还有俩个小闺女,大的就跟你家老猫一样大,老2也刚刚5岁,我弟妹得绝症了,跟我们过的这小东西不懂事,都是我们大人没看管好他,把你家老猫脑袋打破了,我们家里人都过来看看老猫,给孩子买点吃的,我妈妈说不用不用,这多不好意思啊,都是邻居你们能来我就很高兴,大人彼此把事都说开了就好,孩子哪有不淘气,不打架啊,这孩子也真可怜,你俩口子真是好人,收养这孩子,你看我家大小子本来就很护的妹妹,打他妹妹了,他能干啊,想为他妹妹出气呢,去了一看这小男孩太小了,比我家老猫还小没法下手打,呵呵,就喊叫了两嗓子,小孩子以后都好好玩别打架。

妈妈单位的人们都知道我脑袋让别家小孩子给砸了,来家里看看我,送来麦乳精还有山楂片,饼干啥的,妈妈让我二哥跟任哥哥赵姐姐去崩点苞米花,家里没有玉米,刘玉富哥哥就说黄豆也可以,那会崩爆米花还得排队,那会妈妈单位的小青年都是婚嫁年龄,但是那会很少自由恋爱几乎都是介绍的,刘玉富哥哥很爱说笑总是逗一个年纪大的,着急成家的大哥哥,说我给你介绍对象吧,那人说行啊,刘玉富哥哥说,这姑娘好像是姓猪,穿的双排扣的大衣,梳的一根大辫,走路一扭一扭的,就是爱哼哼,大家都呵呵大笑说,这不是母猪吗,母猪不就是双排扣吗,家里人多太热闹了,吃了崩的黄豆,也不知道谁吃的不对劲了,分不清谁在当当的放屁,刘玉富哥哥说,有屁不放,憋坏心脏,没屁硬挤,锻炼身体,惹的大家哈哈大笑

晚上大哥跟二哥带我去单身宿舍3楼的会议室去看电视,是我第一次看电视,电视每晚上7点开始是新闻,新闻主持人男的就是赵忠祥,女的是沈力,是中国史上首播的电视新闻广播员,新闻播完就是加里森敢死队连续剧战争片,那会议室屋里是10排,长木条定制的靠背凳子,在前面,会议讲台上面放的一个的木柜,开锁打开木门,里面放的就是电视,就可以看到电视,因为整个奋斗厂子这台电视是唯一一台的,很是保护,那会住单身宿舍的小青年,都不讲究,抽烟弄的满屋都是旱烟香烟的味,臭脚丫子味,还有一股股熬猪食味,可能是食堂做的大锅菜没有油水,熬的大白菜炖时间长了,在这些人们的肚子一搅合,出来的这味。

等电视结束时间就是晚上9点,我们3个回家时候黑咕隆咚的,我大哥在前面走的很快,我跟二哥紧的赶,那会总停电,一到晚上每家熄灯都很早,我爸爸在我家厨房给我们3个留的灯,感觉其它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就只能听见我大哥穿的条绒裤子走路俩腿摩擦的声音,嚓嚓。

我于大爷家的长海哥跟小伟哥还有我大哥他们3个经常结伴去后山那采野菜回来喂鸭子啊鸡啊,他们每次采野菜回来都能摸到野鸡,野鸭的蛋,那几年在东北冬天冷的时候山上的野猪,袍子,野鸡,野鸭,鹿,熊,老虎,经常进镇子来,就是熊跟老虎不怎么来,我妈妈徒弟给我家几只鹅崽子我妈妈怕我家养不过来,就给了小芳家,小芳妈妈会缝纫机,给我跟小芳做的衣服样式一样,就是兜那不一样,那会还给小孩子做套袖,小孩子玩的时候不会弄脏袖子。

我二哥的班主任是我家前楼的黄老师,跟我妈妈关系很好,他丈夫跟我父母是一个厂子的,我二哥在他班里是二道杠,我二哥学习好,谦虚老师都喜欢同学也推荐他做班里的学习委员就是副班长,放学回来总有同学来家里找我哥哥写作业,我大哥学习不好,我爸爸就是护犊子,别说,说我们哥3,一年到头听不到我爸爸说几句话,我妈妈一喊叫我大哥,我爸爸就活稀泥,俩面派,我大哥就趁机跑掉说我看小妹啊,用我爸爸的大车子带的我,那天我肚子疼,我大哥骑的自行车颠的我吐了,吐出来的都是西红柿,我的大傻哥,以为我吐血了,就把我跟自行车一丢,哇哇的自己跑回家了,回家把我妈妈叫来一看是吃西红柿的红颜色,不是吐血,妈妈带我去了奋斗医院开点塔糖吃吃,就是现在的打虫药,那会工厂子女开药不要钱,塔糖味道真好,比水果糖好吃,现在都没有这产品了,妈妈认识开药的阿姨在那唠嗑也不回家,那个阿姨就让我拉中药的抽屉看都有啥药材,她也好跟我妈妈多说会话。

闫大爷家的老大,小伟哥学习很好在我家邻居男孩子最出息的一个,老二,闫雪东就学习不好,流的大鼻涕,还邋遢总是把衣服披在肩上装酷,每次来我家也不进屋就在院子里玩,那会小男孩子都有弹弓子,闫老二总是得瑟,臭显摆,拿出弹弓子也不知道咋比划的咣当就把我家窗户的玻璃打碎了,呵呵,大人问他咋冲着窗户玻璃打弹弓子啊,他狡辩的说我明明比划的别块玻璃了,怎么这块玻璃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