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少年时代4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3042 2012-01-24 20:36:45

  第4章我家前楼下面的过道那。就是走暖气的大管子,接口那,总是滴答水,冻了之后慢慢结成冻成大冰柱子,每次从哪经过,看见大冰柱子就一种诱惑,冰柱子中间是奶白色,外圈是透彻干净的冰,可是一直总有人经过,我不好意思下口,每次从那路过,都想过去抱住,或者把大冰柱子弄回我家去,弄回家就方便了,也不用顾虑别人看到,总想的这么大的冰准定很好吃,看的就凉爽清透,总想的吃口,哪怕舔舔也好,有一天我从哪过,实在忍不住了,我抱住大冰柱子,想吃吧,无从下口,没有突突来的地方,整个冰柱子,圆滑太大,我先舔舔吧,我伸出舌头,舌尖一碰到冰,感觉被冰吸了一下就粘冰上了,被黏住了,往回收丝裂的疼,左右动也下不来,就舌尖一碰就沾住了,啊,我的脑袋刷,刷的,蒙了,舌头下不来了,啊,啊,啊,我对的冰吹吹哈气也不管用,我一着急,怕别人看见,一扭头,舌尖哧啦的,撕裂下来了,当时疼死我舌尖了,就看见冰上沾下一层小舌尖皮,我哭的跑回家找我二哥去了。

回家这个哭啊,哭的嘴里留的粘乎乎的口水,疼啊,哭够了,带的我家里人去看我舌尖的皮,我妈妈说我邪乎,邪乎啥啊,谁家孩子都犯过这傻事,你也当长记性了,哦,我咋不知道啊,我妈妈说,谁做过这傻事还说啊,我问我二哥吃过冰吗,我二哥说舔过门上的把守,冬天门把手不是上一层霜吗,他看的好,看的那冰霜准定好吃,没跟谁说,觉的是自己一个大发现,也是观察没人在的时候,用舌头一舔,粘上了,一着急,扯下来过一层皮,疼好几天,哦,原来不是我一个冒傻气啊,小孩子都有过吃冰的想法啊。

过年的时候厂里给职工发电影票,那会电影院播3个新片电影,有大篷车,城南旧事,闪闪红星,那会也没什么娱乐,电视过年演的电视剧血疑,每天晚上就演二集,就看个电影稀罕的呢,电影院播出的这3个电影我都看了,因为一天从上午到晚上演4场,在电影院总是碰到同学,在跟同学挨家串门,那会我最喜欢去崔成红家,是鲜族人,她家就是走廊很黑,我每次去她家我都在后院窗户那,往3楼上喊,她要是在家,我就让她下楼,到2楼迎的我,她家里很干净,她妈妈人可好了,典型的鲜族女人的脸,干干净净的,透彻的一种清爽,她爸爸出差的时候死了,就她妈妈带的她姐姐还有个哥哥过日子,她家是一个楼门4户住户,家里是俩面窗户都在阳面,在她家趴窗户能看见澡堂子,她家的小床上做的边那铺的塑料布,省的做脏了总洗床单,崔成红在我班里学习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从不因为自己学习好就摆架子,所以我会经常去她家玩,也喜欢她家的温馨。

东北天一暖和,雪就融化了,弄的马路可脏呢,脚上也是湿乎乎粘乎乎的,看的雪也脏呼呼的了,不像天气冷的时候晶莹透彻雪亮的,每年过完年,到了二月二龙抬头,感觉年节就过去了天气温度在回升,那种时候的做我做为一个小学生的心情,想的新的开始要努力学习,别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让同学不愿意跟我玩,所以总是心里暗自上火,开始牙疼,尤其考试自己心里压力大,那会更牙疼了。

我爸爸每时每刻都为我们这个家付出,我爸爸总是为我们考虑,我爸爸很喜欢春天,更喜欢种地,或者养个小鸡,想的今年开春养头小猪,想的新的一年,能比去年更好过点,养个猪,到时候能给家里人,多吃点肉,猪的板油也够我家吃半年炒菜了,我爸爸平时很少言语,总是默默的做家务,天气一暖和的时候,我们更很少见到我爸爸了,家里后院翻地,前院收拾出来给猪住的地方,邻居之间隔断的杖子也不固定了,的从新弄弄,里外忙碌的,我爸爸高兴的时候给我们念叨,他小的时候的儿歌。

一九二九不出手;表示冬天来临,手要放在裤兜里面,

三九四九冰上走;表示一年最冷的时间,河水已经结冰,厚度可以承载人的体重,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表示春天来了,柳树发芽,

七九89雁来,大雁开始从南方飞回来,春天开始,

九九加一,耕牛遍地走,表示春耕时间开始了。

当柳树绿的时候小燕子都来了,站在电线上一溜,唧唧咋咋的,好像在诉说秋天离别的事情,黑白分明带的剪刀的尾巴,干干净净,不像麻雀,东北的麻雀冬天太冷总是钻烟筒道,看的脏乎乎的,呵呵,人在一年的春天感觉最有动力了,都从心里预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婆婆丁菜在我家院子贴的房边长出来了,也许是阳光照在墙根底下,比其它地方暖和,我家的大黄猫在窗户那晒的太阳,来回摆弄的姿势,让自己每个部位都暖和,暖和,家里冬天储存的菜一开春也不好吃了,白菜从心里找出新的菜叶,土豆也生伢子了,偶尔我爸爸就用个鸡蛋炸点大酱,在用饭盒蒸点咸菜丝,对付的吃点饭,等大地的菠菜,韭菜下来了,那会开始能吃到新鲜的菜,就把家里剩余的土豆带伢的地方,弄一块,一块的,埋到地里,等的长出土豆秧子,到秋天在收土豆。

柳树润绿的时候。枝条正软和呢,我二哥就折几根,去掉小叶子,在用抹布搽搽,挑好粗细差不多的,用小刀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有中指那么长一节,慢慢的扭的柳条的皮,让柳条皮跟柳枝分离开,在把分离开的柳枝皮,用手捏捏,稍微软和,在柳就能出嘟嘟的声音,成了小哨,能吹出很好听的声音,但是不能吹时间长了,脑袋跟腮帮子会酸涨的。

我跟我哥学校休息的时候就跟爸爸去山上干活,种土豆,把一小块带伢子的土豆,让伢子的面冲上,种在小坑里埋上土,在用手摁摁,在浇上水,种玉米的时候,在土窝里面放3粒玉米种子,在埋上土也是摁摁,在等玉米长出来的时候,大概有一米高,在挨的玉米旁边弄出土窝点上豆角种子,豆角串出来就顺的玉米杆爬上去,省的支架子了,至于茄子秧,西红柿秧。市场有买的时候,买了现成秧子在插秧,开春的时候时间急丛丛的赶,为了有成果。

我家里要养小猪啊,我爸爸让我哥养狗了,我哥哥们不知道在谁家抱回来了黑白花的小狗崽,真是好看,每天放学的时候我总是带的同学来家里看,一起写完作业就去煤场那挖化石去,化石就跟玉石一样,乳白色的,浅灰色的,很光滑,在水泥地上划到,就跟粉笔一样,在煤场谁家买煤的时候看到煤里有白乎乎的东西,就检出丢掉,丢掉的白石头就在地上被人家踩了之后,固定住了,我们小孩子去的时候都带的大丁字啊,或者是螺丝刀,在地面上挽出来化石,回家用水洗干净之后,在窗户台上磨磨,感觉光滑了,就可以了,差不多那会小孩子家里都有几块化石。

我们班里的小男生,小的时候都好看和气,在小学课间老师教我们跳集体舞,歌曲是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一个女生跟一个男生一起跳,我记得那会我们班的王坤跳的最好看了,长的圆圆的脸,大眼睛,她跳舞的时候挨的我,我总是看的她跳,跟我跳的是我同桌,人不太强,凡是都跟我较真,上课我胳膊稍微过去他那边一点,不知道啥时候他发现了,就用他胳膊创我一下,过界了,一生气,我拿黑板那粉笔,在我俩中间划界限,反正我会注意了,他过界袖子就会脏,哼,我用他的东西就不行,反倒总是借我的东西,有点差劲,我很不愿意跟他一桌,假如那会我有勇气跟老师说调座位的话,也不至于我学习成绩下滑,要是我同桌是个学习好,品德好互相帮助的多好啊,其他同学同桌都相处的好。

王坤有个姐姐,大我们2岁,在我们上学的路上有个公用的水管那喝水,被头上掉下来的大树枝把脑袋给砸了,为了方便缝针,把头发都剃光了,我们都问王坤,为什么大树会掉下来树枝子啊,王坤说前两天下大雨,树枝可能就断了,在一刮风,正好赶上了,她姐姐摊上倒霉呗,不过没什么大事,就是缝几针,王坤家住的离我家不算远,家里就俩个女孩子,他爸爸跟我父母是一个厂子的,她妈妈是我们奋斗医院上班的,我们同学之间也经常去她家里玩,那会家家都好几个孩子,一个很少,所以都随和,也不讲究,有的时候都是4个5个一伙挨家串的玩,张罗的跳皮筋,打口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