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少年时代3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3018 2012-01-24 20:36:45

  我于婶用萝卜丝搅和的面跟葱花鸡蛋炸的丸子很好吃,邻居都变的花样弄吃的,我家就我爸爸做饭,也不会变花样,就会做一样,发好的面里面揉上白糖,用刀切一小块在油锅里一炸,就很酥香还有点甜呼呼的,前楼金姨家是鲜族人,做的打糕,就是用江米蒸好饭,在一个石头的槽子里面用木棒子敲打,敲打,就成了打糕,弄好一小块上面沾的小豆陷,小豆陷就是弄的干呼呼的那种,也可以沾些黄豆面,很劲道,很清香,他们经常吃的辣的小菜,做的颜色很好,味道也很好,不像汉族人做的小菜都是一个味道就是咸,就叫咸菜,我记得他们弄的小菜有小缨菜,辣白菜,辣豆腐皮,辣酱,小辣萝卜,还有他们会做一种什么糖了,大块糖就是用大米牙做的麦芽糖,烙的粘米饼透明的都能看见里面的豆馅,他们的厨房可干净了,把锅碗盆,都檫的那个干净,铮亮,放在碗架子上,一排,一排整齐的放的,地面也是一尘不染,汉人都认为鲜族人干净能干,就是普遍都抠门,小气。

就在快过年的时候挨的我家的杨大爷死了,在厂里值班的时候突发脑溢血,很急的就没了,弄的我们邻居都难过,我妈妈也过去帮忙,回来的时候跟邻居在我家里说,怪不得这几天晚上总有狗叫,不是好动静,也许是先兆,都说狗能看见,人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我记得杨大爷没的时候,小云姐家院子里面到处都挂的白布,晚上的时候院子跟屋里一直点的很亮的灯,说是死的人在夜里,不管多遥远的地方都可以看见自己家的灯光,顺的自己家的灯光回家看看,杨大爷死了之后,晚上狗也不叫唤了。

我家过年的时候给我跟哥哥买了新衣服,我记得我是件拉链的上衣前胸那还有个兜,是红色的,我二哥是类是西服领子的灰色布上衣,有俩兜,我大哥是一身那种的解放军那样式的新衣服,都是在大商店买的,那会有买啥样式的就买啥了。

家里买了很多过年放的炮,有一种是穿天猴的炮,可有劲了,点着之后能串上天,就一个火球腾的上天了,在天上就看见一个亮呼呼的光球,有的穿天猴炮里面能有12个炮球,也有就是一个的,一个的就是点着炮缅的线,快烧到边的时候感觉炮有挣开自己手的时候就松开手,那穿天猴就,嗖~~的一声就上天了,带的划破天空的响声,每年才放一次炮,小孩子都是靠的依稀的记忆,但是又担心放炮的危险,战战兢兢的,我跟哥哥们都聚在马路边上,闫老二第一个拿个穿天猴点上火,我们在后面看的,那火都点燃到头了,就看那炮在他手里晃悠,吱吱做响,大家都喊他松手,快松手啊,他一松手,蹭的就上去了,等我们看清楚炮升天了,哐的一声就听见我们住的前楼玻璃稀里哗啦的脆了,大家见惹事了,都往自己家里跑啊,等进了院子就听楼上有人喊谁放炮了,怎么对的楼上放炮啊。

小孩子遇事就慌了手脚,我回家跟我妈妈说这事了,哥哥埋怨我嘴快,那要是谁用炮炸了咱家玻璃,咱们啥心情啊,我妈妈去闫大爷家说这事去了,免的大过年的楼上的人找过来闹意见,我妈妈陪的闫娘去前楼了,赶紧的给人家弄块玻璃按上,要不大冬天的往屋里灌冷风,不是惹气吗,闫老二也没挨骂,因为都不是诚心发坏,谁知道那炮抓不住,也没想到对那楼上方向就窜出去了,我去闫娘家跟我闫娘说说,我俩哥说我告密,怕闫老二挨打,可别因为这事让我做坏人啊,闫娘笑我说老猫啊,你说的事不管啥事,闫娘都不生气,都是臭小子们,打几下,骂几句都没事,就你是个小姑娘,闫娘可稀罕你呢。

黑天的时候我家院子里就能看见,西边路口那边好像着火了,红呼呼的亮呼呼的还冒的大烟,我问我妈妈那是干啥呢,我大哥说烧纸呢,就是给死的人送钱,我二哥说别说了,别说死人的事,我害怕,蹭的串炕里边了,我妈妈说是杨大爷死了,烧头七,一直烧到七七就可以了,是给死了的人去那边准备的钱,好在那边安顿新的生活,就像我姥爷临死的时候他的灵魂从辽宁回到黑龙江的连珠山镇一样,但是不能靠近活人,他可以给活的人托梦,我觉的都是认识的人,没感觉害怕就我二哥胆子小,一到黑天从不自己出去,我到没觉得怕。

当年近29的时候,每家吃饭之前就开始放鞭炮,就是把一溜小边挂在杖子上,点燃之后,霹雳扒拉,哗啦啦的响起,等放完炮在进屋吃饭,那会就到处能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这晚上大家都守岁,的过了晚上12点多才可以睡,因为明天就是初一,我家哥三,还有闫大爷家的三个,还有小芳小辉,还有于长海哥都在我家玩扑克,赢花生的,那会小孩子可没啥赢的,也就赢家里有现成吃的,后来玩的没意思了,我哥他们玩喝凉水的,我们小的时候很少喝热水几乎都是喝凉水,还没到12点,哥哥们喝的直往外面跑去撒尿,总是喝凉水直往外面跑去尿尿,我妈妈看也不是办法,就给我们讲故事,那会讲什么故事小孩子才愿意听啊,讲鬼故事吧,我二哥不让,大家都说可以的,我妈妈讲他们厂里晚上经常闹鬼,因为厂里那边是日本鬼子把中国人杀了之后就统一的埋那了,都是屈死的,晚上就出来游荡,正讲的呢,我二哥妈呀的叫,脸色都不好了,惨白,惨白的,喊叫我爸爸,你看我妈妈啊,我怕死啦,她还讲鬼出来了,我爸爸从北炕上腾的就起来了,瞪的大眼睛,喊叫我妈妈,没正事,你真没正事,老二说害怕不让你讲你非的讲,我爸爸他咬牙切齿的,在就用牙咬的嘴唇,手攥的拳头,晃的身子找鞋,其他小孩子以为我爸爸要打我妈妈呢,乌拉拉,乌拉拉的,都跑回家叫大人了,其实我爸爸就是喊叫俩句,他是心疼我二哥,但是我爸爸不敢打我妈,就会装腔作势,等小孩子都跑了,我妈妈说你找鞋呢,我这有给你,给你鞋,你想咋的啊,我爸爸说,我没想咋的,就去外屋了,去厨房那蹲的抽旱烟去了。

大年初一,都因为昨晚睡的晚困的起不来,小芳早早的叫我来了,说一起去看大秧歌,哎呀,我赶紧爬起来,饭也顾不上吃,就跟小芳带的长长的围巾包住脑袋,就跑出去了,那大秧歌队排的架势很长在打头的是两个舞大狮子的,在就是长长的龙啊,还有汉船,也有男女俩边队伍,对的拧秧歌,还有个带头在前面,喊口号的,我跟小芳就看见毛驴子的后面跟的一大帮小孩子,我俩凑过去看,那个小毛驴一厥起的时候,屁股那就掉出来好多冻梨蛋子,呵呵,真的是冻梨,一大帮小孩子跟在驴屁股后面跑,那个赶毛驴的我认识是我妈妈单位的,背的毛驴身子的不知道是谁,因为他猫在毛驴衣服里面看不见是谁,还有踩高跷的,站的老高老高的,一走路带的长长的裤腿,真热闹,不管秧歌队走哪,我就跟的小芳在后面走哪,高兴的不行。

后来到了大商店那的时候看见我同学赵广丽了,平时上学的时候我跟赵广丽就很好,她很随和,眼睛很大,跟我一样高,带的小芳就去赵广丽家玩,她家进了院子第一间屋是厨房,在进去就是屋子,在往里走还有个套间屋子,赵广丽上面一个姐,一个哥下面还有个妹妹,她跟她哥长的最好看,她哥哥也有外号叫赵大脑袋,她爸爸没有她妈妈个子高,都很随和,都是我爸爸妈妈厂子里面一起上班的,等玩到快吃晚饭的时候她爸爸妈妈非留我跟小芳在她家吃饭,我俩赶紧的回家,我回家跟我爸爸说这事,我爸爸说赵广丽爸爸人可好了。

晚上包的饺子,大年初一吃饺子吗,都在家吃团团圆圆饭,邻居之间都是用饭碗端上一碗饺子送给邻居,邻居在端上一碗他家的饺子送过来,主要原因是饺子里面每家都包的一个,一分钱,在包个里面放的一小块水果糖,在就是一粒花生,谁家都不做记号,包好了煮出来随意的呈上一碗,送过去,但是钱饺子是很难吃到的,也不知道那个钱饺子在那里,每家的孩子都为了能吃到钱饺子,那会真是使劲的吃,直到有人吃的钱之后,才放弃,心里才踏实,至于糖饺子,跟花生饺子,吃不吃都没什么劲,那会的小孩就认识钱,都说吃到钱,新的一年会走财运,吃到糖会甜甜美美,吃的花生,会蒸蒸日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