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童年往事5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3129 2012-01-24 20:36:45

  每天早上妈妈都把微烫过到肩膀头的头发,梳的跟现在电视主持人的头发一样严肃,还用头油在头帘抿3柳儿都撇向左边,在耳朵两边的头发别上3根小黑发卡固定住,穿着半高根黑皮鞋,从我记事妈妈从没管过我跟哥哥们,都是爸爸打理我们吃饭穿戴,爸爸顾不上我的时候就是我二哥照顾,我妈妈只顾自己,收拾利索了我妈妈抖的小碎步自顾自的走了,我早起直打嗝,打嗝的味那样,感觉怪怪的我就直哼唧,二哥去找东边李叔家李婶;过来看看我怎么了,阿姨问我都吃什么了,二哥说昨晚上家里包的饺子我没有吃,早起也没吃饭,昨天中午是谭叔带我们下的馆子,就那会吃了好多肉回来就睡午觉了。

阿姨说我吃的肉食不消化,殃食了,今天只给我喝水吃点水果不能给我饭菜吃,我也感觉不到饿,在炕上抱的我的猫,大黄猫跑的脏乎乎的,咋弄它也不醒可能是累坏了,真厉害,这么远能找回家,妈妈今天休息,去义务劳动了,快中午的时候把我爸爸给找回来了,芝姨跟其他阿姨都笑话我爸,说老高看的老实蔫了吧唧的,忒不地道,家里出这么大的事丢下老婆跟3孩子自己跑了,跑出去躲灾去了,要是日本进村了你还不是把老婆孩子出卖了啊,啥男人啊,遇事就脚底下抹油开溜的,平时蔫呼呼的,装老实,弄的老婆孩子大半夜抱的哭,想想小李子就可怜,这么清楚出色的女人咋给你了,真白瞎了,让你给祸祸了。

我爸爸也不反驳,嘻嘻的笑,进屋做家务去了,我妈妈说在这个家也就是娘们当爷们,他当娘们使,啥事都的我出头,我的爸爸很朴实平日里穿着都是旧军装4个兜的每天都穿这身,洗的黄嚓嚓的领口都白了,脚下天气暖和的时候就是解放军布鞋,冬季是三接头的大头鞋,都是单位发的,我爸爸穿的最好的衣服就是那身迪卡布墨兰色4个兜的中山装一直压在箱子底下,就过年那天穿穿,我的爸爸很好看,妈妈也漂亮但是象那会电影里的女特务,我爸爸一看就是善良人,就如现在说的帅,标准的1米78白白净净的眉毛粗粗的黑黑的,很正直是我家的老黄牛,什么时候都是认劳认愿,偶尔也有自己的思想就是看不惯我妈妈穿新式样的衣服,经常把妈妈徒弟出差到到城市捎回来的布拉吉裙子藏起来,凡是妈妈找不见的她的东西那准定是被我爸爸给藏起来了。

后院门洞子孩子们喊叫跟一群马蜂一样嗡嗡闹声,今天小孩子都休息,大强会做纸胡的风筝,其实很简单就是两张4开纸用狗尾巴草打个×在两面湖上纸在弄上小绳就可以随风飞起,虽不是飞的很高但是也不错啊,在新的创意就是在风筝的纸上画东西也可以在上面沾鸡毛什么装饰,大强夏天穿凉鞋的穿的尼龙透明的袜子,其他的男孩子可不是那样,几乎所以的男孩都穿的海军半袖衬衫,胶皮绿色的凉鞋,脚丫子跑哒的上面都脏乎乎的,许金娥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捡她姐姐旧衣服穿,她家条件不如我家因为她妈妈大集体工资没我妈妈高,后来她妈妈又生了小4。

走廊最大的孩子总是冒傻气,我大哥跟三虎子大哥刘军还有东边李叔家的大力哥说弄飞机降落伞,学解放军,好嘛,

其他小的孩子还很崇拜他们的点子呢,大点就是多了不起,思想超前,大哥他们把家里的布单子搭在肩上在手的地方用布绑住小棍这样能支起来,跟大蝴蝶一样,呼搭,呼搭的,怎么才能降落呢,李叔家的大力在前面爬上树,三虎子的大哥刘军在第二,我大哥笨,还没弄好他的降落伞就排在后面,大树下面是前几天没烧着的引火草,都搭后院的大树下面了,大力哥本来以为很安全呢因为下面有草剁,在大树枝上呼哒着翅膀朗诵的“我是英雄,我是伟大的解放军,向我学习,冲啊,飞啊,”佟,的就下来了,当落下草面上的时候没站住,趴的顺的草滑到下面后院的墙裆的脑袋顶墙了,疼的嗷嗷的哭。

我大哥跟刘军便宜了,要不是大力在前面先跳,他俩的脑袋撞了不是更傻啊,因为每家都好几个孩子都品出来大小的性格不一样,大的傻,二的奸,三的滑头

我跟妈妈说谭叔给我买饼干了,我把饼干翻出来给妈妈看,我妈妈喊老二啊,大海,你给我回家来,这饼干是你谭叔跟霞姨给买的吗?嗯,大黄猫没回来的,就是你砸三虎子家锅那天中午买的,带我跟妹妹下的馆子,妈妈说我俩让谭叔跟霞姨这么破费,咋好意思啊,你俩没谢谢叔叔跟阿姨吗。

妈妈打发二哥带我出去走走,二哥带我跟走廊小孩去知青住的黄楼转悠去,黄楼是3层的房子,阳面是一条能通南北的道,阴面是很窄的小胡同,挨的小胡同都是管局搭建的仓房,有些凌乱,住在黄楼的大哥哥大姐姐平时也很邋遢总有人顺的窗户往楼下扔垃圾,弄的后院好多小孩子去那捡东西,因为都是大城市下乡来的,他们的父母也经常给他们寄来在镇上见不到的稀罕东西,偶尔能捡到硬塑料绳,可以拿来编大虾,跟小物件,带橡皮铅笔头,那会带橡皮的铅笔很少,手绢,手绢上的花样比镇上的手绢样式新式样,香烟纸,都是平时我二哥攒的烟纸里面见不到的品牌,糖纸啊,也是在我家这没见过的,有的大哥哥姐姐趴窗户看见我在楼下,就呼呼的一帮下楼来找我玩,哥哥不让他们抱,也不让摸,因为那会有叫拍瓜的,就是有的人在你脑袋上一拍。你就啥也不知道了跟的他走了,二哥叫其他小孩子一起回家啊,大哥哥大姐姐在后面尾随的,到了我家附近,他们说这会放心了吧,给你们买冰糕吃。

走廊的小孩都借光有冰糕吃了,那会买冰棍的都是推的小车流动的买,总能听见叫喊,买冰棍了,冰棍,那些大姐姐真的对我很好,我现在都记得有几个很白的大姐姐还送给我俩个漂亮的娃娃,都是带头发,抱的是睁开长睫毛的大眼睛,躺下就能闭上眼睛,在小镇子上有买的布娃娃都是胶皮的脑袋没有头发,鞋也是胶皮连体的,大城市来的娃娃穿的鞋能脱下来。

雨天的时候小孩子都聚在走廊里面玩,雨水泡过的泥土和成泥,小孩就那泥弄出小泥碗,往墙上一甩,咔的一声很响亮,懂点技术的能用泥做的哨儿,泥干了之后能吹响,也可以用泥搭建灶台过家家,如果过来一晚第二天雨还下的话,二哥就拿的饭盒带的我在我家杖子上采木耳,很厚实新鲜的黑木耳,二哥也指挥我去别人家杖子上摘木耳,二哥说你小没人会说你的,被抓到你也别说是二哥让你摘的啊,你就说晴天的时候不摘的木耳会干回去的,就没了,我才摘的。

我二哥很鬼道总是做意想不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二哥对我说小妹啊咱木耳摘的差不多了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走,回家你穿上小靴子,在带上草帽,我二哥去仓房里面拿出我的小篮子,他跨个大篮子还拿根木棍,拉的我边往东边爸爸上班去的那边,那边离我家不算远有条大壕沟,里面常年是山上下雨留下来的雨水,因为有水大壕沟两边都是芦苇丛也有毛毛草,经过下的雨水草都趴趴了两边倒,大壕沟两边的泥很沾鞋底哥哥还得帮我刮脚上泥,。

二哥说小妹你知道这有啥吗,我萌呼呼的看的哥哥,二哥说平时邻居家的鸭子啊大鹅啊,鸡啊是不是都上这边大壕沟溜啊白天都在这歇的,嗯,是这么回事吧,嗯,你看偶尔有的鸭子白天下蛋的话,晚上鸭子们都是自己回自己家去了,那鸭蛋是不是就在这大壕沟里啊,嗯,嗯,就是啊。

小妹你坚持坚持哥哥带你捡鸭蛋,也许还有大鹅蛋,回家给你煮的吃好不好,呵呵,哥哥用棍子播的草,向前探路,我在后面用手小心的按的地下的草,感觉总有鼓出来的东西我也不敢用力按,我摸出个泥呼呼的球,用手摸摸,哦露出青白色,二哥,二哥,我哥哥回神过来,哎呀真有鸭蛋啊,别抹了,你捡到就放进小框了,我在摸索,二哥也在摸索,我二哥告诉我回家不要跟其他小孩子说来这捡鸭蛋的事情,我会意的点头,回家之后在院子里面仓房哥哥给我换好鞋,进屋端盆水我俩洗的蛋,洗干净在放框里,我跟哥哥都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爸爸回家却把二哥一顿好骂,给我们讲那壕沟都是水里面会有蛇,这捡鸭蛋的好事大人都不去捡,为啥啊,尤其下雨的时候山上流下来的雨水聚多了,成了大水不把你妹妹冲走了,捡鸭蛋重要还是你妹妹重要啊,二哥哭了保证说不再去了,再也不带妹妹去了,晚上妈妈给我们3个孩子开家庭会议,不准我爸爸插言,严肃警告我们3谁也不准在去大壕沟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