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涩年代

少年时代8

青涩年代 忧郁的少妇 3095 2012-01-24 20:36:45

  章节内容中不要第8章我们老师说,我们在村里吧,就是头几天人要是死了,他的灵魂总是在家附近徘徊,反正也不害人,至于鬼没见过不能瞎说,目前没有听说鬼出来害人的,别怕那些东西,正常生活该干吗,干吗,别因无须有的东西影响正常生活的秩序,说的也是,光想那些事怕呼呼的没啥好处,中午放学的时候我二哥在学校大门等的我,我跟小芳小辉都凑齐了,一起往家走,各走进家吃饭,我问我爸爸,我妈妈呢,我爸说去西边那家了,你们小孩子都别过去,那边跳大神呢,嗨,跳大神是什么啊,我爸爸说就是跟扭大秧歌差不多,听的就叮咚,叮咚的,好热闹,不让我们看怪着急的,我问二哥咱俩一会上学从那边过看一眼吧,我二哥直摇头不去不去,你也别去,下午上学去的时候我班里的女生都问我,那家咋样了,我就她家请来跳大神的,家人大人不让过去看,所以就知道这些,我问我同桌你们男生放学没事去看看吧,我们女生不方便去,我同桌耷拉的八字眉毛,说我才不去,毛骨悚然的,什么好事啊,闹鬼的事你问问咱班男生谁敢去啊,不是自找麻烦吗,你别害人啊,你想去你就自己去看,反正是你家邻居,也不是我家的事,胆怯的同桌,一点男子汉都不是,平时总是练九经白骨爪,什么降龙十八掌,就这胆,看了就是摆样子装酷,百嘛不是,我班体育课代表刘金山说,那事不用看,谁家没有死过人啊,也不是什么特大新闻,就是那女人可能遇到没家人管,心里的冤屈的女鬼,找找年纪大的懂得的,给说道说道,让那女鬼也有个方向,或者说是去了能给她投胎就圆满了,也不会在人看见的地方徘徊了。

还是别说了,好好学习吧,说多了晚上睡不着觉啊,反正我没看见过,我也别遇到那种事怪吓人的,下课的时候小学生都围住学校的大门那,大门口外边坐的个老头,弄的俩袋子,一袋子是炒花生,还有一袋子炒瓜子,几分钱一小缸子,他家花生跟瓜子抄得很好吃,小学生都喜欢,聚集在那买,老师都说他家孩子念大学了,他是从山里边背得瓜子跟花生走很远的路,到这赶上学生们买点钱,给念大学的孩子寄去,这个老大爷穿的可朴素了,我们都很尊重他,每次买他得瓜子花生,几分就几分从没有搞过价,每次看见他来学校大门,我就想我爸爸,感觉我爸爸跟他一样伟大,我每次看见我爸爸就没闲得时候,总是干活,睡觉醒来就没歇的时候,我妈妈就不做家务吧,但是很能张罗,像我家里要房子啊,弄地面啊,凡是大事都是我妈妈去办,我爸爸不爱说话,遇上事情爱面子,太老实,我妈妈虽然讲理,但是啥事绝不吃亏,有理必争,邻居家有点啥事也找我妈妈商量,让我妈妈帮的出出主意,要不是我妈妈能挺起门户,原先住邻居的老黄家还不把我爸爸打死啊,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有一天我妈妈对我们哥3说以后天黑就进家,不要在外面玩,你看西边的小刘嫂子碰到没脸的吧,找看香头的,跳大神的折腾好几天,能注意的就避免,尤其是我大哥,每天都晃悠的天黑才回家,弟弟妹妹都小,你黑天回来别跟上不好的东西进家了,吓倒弟弟妹妹,小孩没说过谎话就能看见没脸的东西,你小刘嫂子下班拐到二商店的仓库门正好被路对面的但是宿舍灯照得,就有个穿白衣服长发的女人对她挥手,你小刘嫂子不该接话,问是谁啊,那不就搭上话了吗,就坏事了,我二哥抓得我俩胳膊,问我妈那女鬼不抓小男孩吧,我妈妈说谁知道了,遇到谁就追谁吧,吓的我二哥又是好几天不敢黑天出屋啊,我爸爸在北炕上说我妈妈,一会睡觉的时候你去外面插大门啊,我爸爸也不敢出去了。

我班准备小考啊,我有着急的牙疼了,每天放学的写好多的拼音啥的,我就叫徐艳丽来我家写作业,一起在相互想法把成绩往上赶赶,我们同龄的小孩子都牙不好,四环素牙,黄呼呼的,黑呼呼的,都是药物害的,到小芳那拨就没事,牙都很白,赶上这个倒霉的年代,没法认命吧,我们班里的小孩都很漂亮,性格温和,偶尔聚集在一起搞什么活动,都相处的很好,虽然我爸爸妈妈从不问我学习成绩,但是心里作用,晚上牙疼睡不着,我就看的睡在我旁边的二哥,我感觉我二哥也没睡着,眼睛在动,还哼哼的,这是咋回事啊,是不是做噩梦了,我推推他,也不说话,就是哼哼,哎呀我二哥是不是睡焱到了,就是做梦想醒醒不了,想喊不出声,我就推他,二哥啊,二哥,见还是不行,我就捏他胳膊,哎呀的叫出声音了。

我爸爸在北炕推我妈,说你明天去长办公室去要房子啊,说啥也不能在这住了,你看看住在这几年就没安生过,咱们在大走廊住的时候多好啊,一说起大走廊,我们家里人都睡不着了,真的好想他们,尤其是在什么都不打扰安静的夜晚,想起我的芝姨妈妈,还有许金娥,不知道她们在遥远的辽宁那边过的可好,有没想我,我闫大爷家要到新房子了,是两间的还有个长长的走廊,前后院子也很大,搬家的时候邻居都给帮忙,先把锅跟粮食搬过去,意思是食物优先,在把家里的动物,比如鸡啊,狗的也先搬过去,搬家的时候是我大哥跟长海哥出大力了,我问我妈妈,闫娘家搬走了,这空屋子谁家回来住啊,我妈妈说不知道呢,也许就这一两天的事,就会有年轻的3口之家搬来,没过两天,我田姐家搬过来了,她家就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子,叫小涛。

小涛也就是6岁那样,那会我都上小学4年级,大小涛6岁那样,看的人家一个孩子真好,穿的好吃的好,父母去那里都带的,父母的爱只给自己一个孩子,可惜我没赶上这个好时代,我偶尔问我二哥,我说二哥如果家里就你自己一个孩子好啊,还是像现在咱们3个孩子好啊,我二哥说还是咱哥3在一起好,有做伴的,我真是不理解他咋想的,管他呢,反正现在就这状态了,也没办法改变,我们要是休息的时候,我二哥在仓房拿出来高粱米,还有玉米面,都是家里人不爱吃的粗梁,在拿一罐头瓶的土豆淀粉,带的我,还有小芳跟小辉,他俩也带的家里的玉米面,我们去密山西那的一个加工冷面的地方去加工冷面,玉米面加点土豆淀粉,出来的就是玉米冷面,高粱米跟土豆淀粉加工出来的就是高粱冷面,冷面的吃法是。

把冷面放在水里泡泡,泡大概2小时,在揉揉,冷面散开之后,用开水煮煮,在用凉水过几遍,就可以了,我们小的时候家里父母都有工作的,也就有一辆自行车,也有的人家是两辆,但是两辆的人家很少,我家跟小芳家爸爸都骑的自行车上班去了,我们几个就自己背的小面袋子,步行的去加工冷面,一路上走,一路上看的热闹,虽然远,但是那会的人们几乎都是靠步行,自己拿粮食加工的收加工费就可以,加工出来的高粱冷面做好吃了,粉红的颜色,刚出来还有点烫手,我揪块就咬,哏就就的,有嚼头,我们见到加工出来的冷面,忘记了来的路上辛苦,高兴的没法,认为加工冷面的机器太伟大了,真神奇,把加工出来的冷面一段一段的,摆放在布袋子里面,各自都背上往家里走,在里加工冷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个,孤儿院。

在去密山的大马路的北边,在马路上就能看见,看的是3层楼,没有围墙,小的时候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情况,就知道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在那住,也不知道他们上不上学,怪可怜的,我问过我妈妈,没有爸爸妈妈要的小孩子就在那住谁管他们啊,我妈妈说那就是政府出钱,雇的家属给他们做饭,洗衣服,到上学的年纪了,就免费的去学校上学,放学就在回到那睡觉,就跟他们的家一样,你要是愿意我去孤儿院给你领个妹妹回来,好不好,快拉到吧,我可不要,你要是给我要妹妹,我就死啊,我走啊,不再这家里了,说的我就哭,我二哥说,小妹啊,妈妈是逗你玩呢,你看咱哥3妈妈都不管呢,她能那么好心的去斥候一个更小的孩子吗,无非就是给咱爸爸找活干呢,我妈妈就是爱刷人玩,没事就惹我伤心,真是坏,我跟我大哥说,咱妈说给我弄个小妹妹来,要小妹妹了就不亲我了,我大哥说小妹你放心,咱妈要是真的要回小孩子,我把她拎起来丢大山里去,要啥要啊,小孩子整天哭烦死了。

含章节标题。为了避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