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落:弃妃不承欢【完本】

一博红颜笑 (二)

梨花落:弃妃不承欢【完本】 苏紫竹 1963 2012-01-27 06:03:00

  四方的比武台上,又多了另外一个飘逸的身影,他,一身素白,手执佩剑,剑身的纹路如流水般自然。

“姑娘,在下得罪了。”逸池双手抱拳于胸前,恭敬地说道。

攸苒此时来了兴趣,眼睛瞪得圆圆的,一下也不敢眨,生怕错过了精彩的一刻。

台上的女子愣住了,不由得心跳加速,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男人,她想领回家!随即,右手扬剑,直直的刺了过去,逸池剑柄横过,挡回了那女子的长剑。二人在台上刀光剑影,传来兵器碰击的声音。

苒儿虽不懂武术,却也看出逸池在比武场上游刃有余,只是用了三分的功力,仅仅防御和躲避,并未主动发起过进攻,似乎并未把这当成比武台。攸苒不免有些替他担心,这个家伙,在搞什么?这种时候,正经一点好不好!

台上逸池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悠然身边,冲着台下大喊道:“苒儿,看够了么?”

“池,用全力,用全力打!”攸苒似乎很激动的样子,似乎在比武场上的是她一样。

逸池立即改变了剑路,飞身进攻性的向那女子刺去,轻轻一挑,那女子的剑便从手中脱手,掉在了地上。

“姑娘,失礼了。”逸池向台下走去。

“别走,赢了我,你就是我唐家的新主,是我未来的夫君。”那女子的一席话彻底惊醒了只顾着看热闹的攸苒,“哎呀,忘了,这是比武招亲的!难道,池真的要娶他?”苒儿简直不敢想后果。

“姑娘,在下并非有此目的,只是为了博朋友开心。”逸池的话语冷的像冰块一样,说完转过头去。不料那台上的女子重新拾起地上的剑,满怀怨恨的刺了过去。

攸苒的心揪在了一起,脱口而出:“逸池,小心!”

池早已感觉到身后的敌意,抽身挥剑抵挡,此时他的眼神中满怀杀气,使用的剑术招招毙命,女子拼力抵挡,却已力不从心,眼看就要刺中她的手臂,看的攸苒的心里咯噔一下。

正在这时一把飞出的剑打偏了逸池剑心的方向,随后又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出现在了比武台上。

苒儿定睛一看,那个男人,竟然是皇上。

“六弟何必伤了这姑娘?”辰说话的时候,眼神与攸苒的目光相接,随后游走开了。

“皇上,您不在宫中呆着,怎么到这里来了?”话语中丝毫没有兄弟之情。

这一声皇上听的四周的人一阵糊涂,随后一片片的跪倒在地上。

“皇上万岁万万岁”

“平身。”辰端出了皇上的架子,一副九五之尊的威仪。

“朕出来走走,六弟,你既然赢了这女子,干脆把她娶进府中,你意下如何?”

“皇上,臣并没有这个打算,如果你喜欢,当然可以纳她为妃。”

此时那女子的父亲跪着爬了出来,“皇上,王爷,小女愿意听您的安排。”他知道,无论嫁到面前这二人的哪家,都将是无上的荣耀。

“六弟,既然你不愿,那朕就收下这个礼物了。来人,将她带进宫,朕有封赏。”

这话听的攸苒一阵厌恶,这个花心的皇帝,处处寻花问草。

池拉着苒儿向小巷中拐去。刚走进去几步,池的右手扶着墙面,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溅在了未回鞘的佩剑之上。

攸苒惊慌的握着池的冰凉的手,关心的问:“池,你怎么了?”

“没,没事。苒儿你不用担心。”池咬着嘴唇,强撑着挤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六弟,看来你这次伤的不轻呀。”远处不知辰何时跟了进来。

“池,你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攸苒满是疑问,所有人都看到那女子的剑并未触及到他的身体。

“这都是因为他手中的剑和那个血誓。”辰补充着。

“池,你快说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攸苒的话语中带着哭腔。

“多年前,师傅将流影剑交与我手中,让我立下一生不变的血誓,将我的血滴在剑上,从此我便是它唯一的主人,还再三叮嘱“流影剑不可轻易出鞘,一出鞘,必定会有人流血。如若伤不了敌人,就会被剑气所伤。”所以我只在战场上杀敌才会拔剑相迎。而今天,我打破了血誓,所以会受到惩罚。”

攸苒倚着墙瘫倒在地上,蜷缩着喃喃着,“都怪我,都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池才会受伤,对不起…….”

“苒儿,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池怜惜的抚摸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心被一下下刺痛。心中暗暗盟誓,这个女人,他要用一声去呵护!

“喂,苏攸苒,天色不早了,跟朕回宫了。”辰拉着攸苒向皇宫走去,攸苒却一直回头张望着倚在那里的逸池,他真的放心不下。

“你放开我,别拉着我,死皇帝,你快放手!”苒儿挣脱他的束缚。

“你是朕的女人,朕凭什么不能拉着你,逸池却可以?”今天的遭遇,他的心中不知早已打翻了多少瓶醋坛子了,只是出于太在乎,才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他比你好,比你温柔,比你体贴,就是比你好,怎么了?”

此时的辰再也忍不住了,这个女人,他不能再这样惯下去了。

“来人,把这个女人关到养心殿里去,没我的吩咐,谁也不允许放他出去,更不许见任何人!”

几个侍卫将攸苒带走了,这次她并没有吵闹,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养心殿,顾名思义,就是培养人的心性,攸苒的改变,并不是源于这个大殿,而是源于她来到这里遇见的人和事,以及种种遭遇,也许,她真的该成熟了。

深夜,无尽的黑暗里,她倚在柱子上,心中默默问着:池,你还好么?

“那个死皇帝,竟然把我弄到这种地方来,还真是可恶!不过为什么一点都不恨你?”呵呵,谁知道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