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大婚前夕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水易72小时 2025 2011-11-14 18:46:19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打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大婚的前一夜,赵彤彤就这样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这首诗。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对于家人的思念越加深刻。特别是在自己的大婚前一夜,这种思念是不受赵彤彤控制的。她只好用练字来使自己自头脑空白,不去想为什么心里会忐忑不安,不去想父母在大宋是否安好,不会想未来……她本想写一些别的东西,但写来写却都是这首诗。她好想化身为青鸟回到爹娘的身边。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韵湿了练字的纸张,有一滴泪正好落在字上,晕开了墨水,字也就模糊不清了。赵彤彤看着眼前的字,眼睛更是模糊,这晕开的字是不是也代表着自己未来的模糊?自己永远也回不去大宋的事实?

王云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赵彤彤一边写字一边抽泣流泪的样子,心中一软。看到赵彤彤身前所写的诗句,王云更是明白赵彤彤所忧为何。王云无法用语言劝慰赵彤彤,只是走上前去,轻轻地抱着赵彤彤,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手也慢慢地拍着彤彤的后背,就这样无声的安慰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赵彤彤渐渐收起了抽泣声,但却没有离开王云的怀抱。赵彤彤还是害怕的,对于所嫁之人,对于未来生活都有一种深深地恐惧,所以她需要王云的怀抱给她一种安全感,给她一份勇气,让她能独闯天涯。

“云云,我是想我爹娘了.”

“我知道。”王云平淡的开口。

“不知道爹娘现在好吗?”

“他们会很好的,也许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他们会相遇的。”

“嗯”赵彤彤从王云那听到了想听到的,也就不再说话了。

“明天还要早起,早点睡吧,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吗?”

“嗯,好。”

深夜时分,王云和赵彤彤互相依靠着睡着了。他们并不知道这时候有两个人已经悄然的接近了他们的公寓。这两个人一身黑色的西服,黑色的皮鞋,也在黑暗中更好地遮掩了身形。

这两个人就是徐浩天的手下,夏商和夏侠一对双生兄弟。夏侠用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夏商一个箭步冲进去,看到的却是两个女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夏商转过头,把食指放在嘴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就转回身,踮着脚尖走向了沙发。夏侠看到这个架势也轻手轻脚的走到沙发边上,看到两个熟睡的女人,直觉这个任务简直比想象的还要简单。本以为要经过一场搏斗呢,谁成想这么简单啊,早知道就不计划那么久了。夏侠边想边迅速地拿出沾了蒙汗药的手绢拿出来,让两个女人各闻了一会,就随手扔在了地上。夏商和夏侠一人扛一个就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人抓来了吗?”是徐浩天打来的电话。

“是的,少爷抓来了,很顺利。”夏商得意非凡的回答。

“很好,照计划行事。”

“是,少爷。”挂了电话夏商对夏侠说了少爷的指示,就开着车去了城郊一家废弃的仓库。可见废旧的仓库是多么火热的藏票地点啊。

“妹妹,放心吧,明天绝对不会有婚礼的。”徐浩天询问完手下,又连忙向徐子墨汇报,怕妹妹担心了。

徐子墨放下心来,决心一定要拖住杨啸天,最起码不能让杨啸天太早知道赵彤彤失踪了。借着放洗澡水的时间接了哥哥电话的徐子墨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就看到杨啸天似笑非笑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

“杨哥,洗澡水我放好了,你去洗澡吧。”杨啸天是不允许徐子墨在无人的时候叫他的名字的。徐子墨只能在公众场合叫“啸天”这也是为了安抚徐浩天不得不用的手段。

“一起洗吧。”说完就起身抱起徐子墨走向了卫生间。虽然已是黑夜,却也掩盖不住满室的春光。

云雨之后。徐子墨趴在杨啸天的胸膛上,手指无意识的画着圈。

“杨哥,听说你明天就结婚了。”徐子墨不得不提这个煞风景的问题。对于杨啸天,她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特别是经过刚才的一番云雨之后。徐子墨好像更加确定杨啸天是爱自己的,否则怎么会再结婚前一夜来自己这里呢?

“嗯”杨啸天没有认真听徐子墨在说什么,只是随便的应答着。

“杨哥,你为什么要娶那个女人?”

“你不需要知道”

“杨哥,你爱她?”徐子墨小心翼翼的问。

“爱?哼”杨啸天不知道自己对赵彤彤的感情是不是爱,但是不管是不是,他都不会在徐子墨面前坦露。不是怕徐子墨对赵彤彤怎样过,只是他觉得徐子墨没有资格知道他的思想而已。

徐子墨见杨啸天这个样子,就已经知道杨啸天可能真的是对赵彤彤用了真情。其实杨啸天是不缺女人的,以往徐子墨知道有女人出现在杨啸天身边时也这么问过,那时候杨啸天不是沉默不语就是会狠狠的“惩罚”她。而现在只是一声冷哼,徐子墨听出了杨啸天不是对赵彤彤不屑,而是对自己的问题不屑回答。仅是这样,徐子墨就觉得赵彤彤不能留。既然下定了决心,徐子墨也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徐子墨又媚声细语的跟杨啸天说起了情话。

暂且不提,徐子墨和杨啸天的缠绵悱恻。

夏商和夏侠来到了城郊废旧仓库后,就把肩上的两个女人扔在了地上。这一摔倒是把两个人摔醒了。

赵彤彤迷迷糊糊的醒来,直觉的揉了揉被摔疼的小屁股,睁着大眼看着四周。这里并不是自己呆了两个月的公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王云也随后醒了过来,但是清醒的却是比赵彤彤快。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旧仓库,她和彤彤不是在公寓睡了吗?怎么醒后居然会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