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徐子墨大驾光临的尴尬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水易72小时 2034 2011-11-14 18:46:19

  吴蓓玲是一个多嚣张的人啊,一开始忍气吞声的理由这会儿早就忘了。什么为了叔叔啊?什么为了自己早日脱离苦海啊?早都在赵彤彤似有意似无意的挑衅之下抛到九霄云外了。

“既然我说了教导你,你也来了这里,当然不能任你继续这么恶劣下去了。可是我又不知道从哪开始教你,让你上学你又不去,我只好好好想想了,不过在我想到之前,你要在我身边啊。随时让我试验我的方法可行不可行啊。”

赵彤彤温温和和的腔调并没有让吴蓓玲的气消了,反而更加生气,自己是白老鼠吗?让她试验?吴蓓玲想一走了之,却看到赵彤彤吩咐杨忠把吴洋找来。好吧,好吧,为了叔叔就听眼前这女人一次吧。吴蓓玲收回了刚迈开步子的腿,坐在了赵彤彤对面的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动不动。她打定主意,不管赵彤彤说什么,她都当听不到。

赵彤彤也没有在理会吴蓓玲了,而是专心的等着徐子墨的到来。一直到中午徐子墨也没有出现,众人吃过饭,赵彤彤也不再继续干等了,告诉众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也回房照例小睡了一会。睡前吩咐了杨忠要看好吴蓓玲,不准她乱跑,这人还有大用处的,可不能该在的时候却没了。吴蓓玲是个不安分的,看赵彤彤回房了,就要四处转转走走,出去溜达溜达,可眼前这个人说是奉了赵彤彤的命令,看着她。吴蓓玲无奈,也就没了侦察地形偷跑出去的兴致,也回房了。

徐子墨却是趁众人都歇息的这功夫来了。杨忠还是一如既往尽责的招待徐子墨,可她带来的行李却没有命人送回屋,只是端茶倒水的像往常一样招呼着。徐子墨来了,但她该看见的人却一个都没有看见,连她的儿子杨平都按照新形成的习惯午睡去了。徐子墨更是来气,这赵彤彤到底怎么个意思啊?不来迎接自己就算了,连行李都准备让自己搬进屋吗?虽然行李没有多少,但关乎面子问题啊。

徐子墨倒是把赵彤彤想歪了,既然答应了徐子墨来这住,那就没有必要在这上面做文章,难道不派人给她搬行李,她就不在这住了吗?但赵彤彤为了以后的生活更加有趣些,就不免要煽风点火一下,就顺口吩咐的杨忠,像往常一样招待就行了。杨忠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尽忠职守的,像往常一样招待?这往常徐子墨来了是怎么招待她的?杨忠可是一清二楚的,也就是端个茶到个水的,连点心都不上的。

且不论杨忠到底是怎么想的,徐子墨还在那火着呢,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这让自己来了,却把自己放在一边不理不睬?赵彤彤她很好嘛。徐子墨就想说几句话刺一下站在旁边的杨忠,但这正主一个都不在眼前,刺了也是白刺儿,想到以后可能会用到杨忠,这火气就忍下了,只好先想办法化被动为主动了。可是怎么个主动法呢,徐子墨是真真的想不出来,这要吩咐杨忠把行李拿上去,杨忠要是以赵彤彤为借口拒绝,那就是自取其辱啊;这要是不拿上去,等赵彤彤下来一定会明里暗里的讽刺一通。徐子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一直等到赵彤彤午休起来,徐子墨这行李还在脚边放着呢。

“徐小姐,来得挺早啊?怎么没丁啸天一起接你去吗?”赵彤彤下来就看到徐子墨在那出神,就说了一句几乎让徐子墨忍不下去的话。

是的,没错,徐子墨当然会想到赵彤彤会为难她,最好的挡箭牌当然是杨啸天,而且杨啸天去接她,也能显示出她的地位。徐子墨跟杨啸天表达了她这个意愿,杨啸天也答应了。可是今早却接到了杨啸天有事来不了的电话。徐子墨虽然疑惑,虽然怨恨但也没有办法,她徐子墨在能耐也是依附杨啸天而活的,如果没有杨啸天,她也不可能有多大的能量翻云覆雨,也许没有杨啸天徐子墨就活不下去了。所以他只好无可奈何的自己过来了。这个狐狸精还没来得及客套就一脚踹到了自己的痛处,不得不让徐子墨以为这都是赵彤彤的计谋,看赵彤彤的眼神也就更加的毒辣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赵彤彤早都被千刀万剐了。

赵彤彤又岂会在乎徐子墨的仇恨,即使她没有把徐子墨当对手看,但自己的位置摆在那呢,徐子墨也不会饶了自己的。所以多一点仇恨少一点仇恨在赵彤彤看了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时候看到徐子墨脚边的行李,瞬时就想明白了当下的情况,暗中对杨忠竖了竖大拇指,也没什么表示了。重头戏还在后面,现在就先让徐子墨养精蓄锐一下吧。自己可是个善良的人啊,从来不会逼狗入穷巷的,咳……咳……失言了。虽然根本没人听到赵彤彤的话,但是赵彤彤还是提醒自己注意淑女形象啊。

“杨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徐子墨实在没办法回答赵彤彤的问题,就闲扯了一下。

“什么什么意思?”赵彤彤装傻中……

“难道啸天没有吩咐你,要好好的招待我?”

“没有呀,昨天我也在场的,你要来我本就知道,啸天怎么会因为这芝麻般的事特意来跟我说,我是很忙的。”赵彤彤继续装傻中……

“那杨夫人,你都忙什么?”徐子墨不相信一个无所事事的闲置太太会有什么可忙得。也就没理赵彤彤话语中的鄙视,继续找了一个她自认为能胜利的点继续追问。

“徐小姐,难道不知道吗?我在忙着帮某人教儿子呀。这可是个很累人的活呢。”赵彤彤偷着乐了一下,这徐子墨是不是一天不被鄙视个十回八回的心里都难受呀?这不上赶着找着被鄙视那嘛。

水易自己一个人写好寂寞啊,亲们可以讨论一下啊,也让水易知道还在有人看,是不?这样才有动力,继续下去,谢了亲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