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晚宴一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水易72小时 2057 2011-11-14 18:46:19

  赵彤彤换了王云,叫她把项链送去给徐子墨。徐子墨就算有千百个不愿意,赵彤彤的倔脾气也由不得王云说什么,只好去办了这项差事。

徐子墨看着眼前的项链,说不清心里是什么心情。这条项链她是不知道来历的,只当是赵彤彤又有什么诡计想引她上当。可是这条项链真的很名贵,如果只为了安全不带,有点太可惜了。徐子墨犹豫不决的功夫,赵彤彤已经梳洗打扮好了,只等着宴会开始,她下去应付一下就好了。

“彤彤,你好了吗?啸天说要和你一起下楼去,客厅已经布置完成了,客人们也已经都来了。”王云过来催促赵彤彤。

“好了,好了,不要催啦。啸天在哪呢?”赵彤彤无奈的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问王云。

“在门口,彤彤,你把杨老大怎么了?他好像不敢进来啊。”

赵彤彤听了王云的问题笑了起来,原来杨啸天真的害羞了?太有意思了呵呵。

“我怎么知道嘛?我可没有把他怎么了?我这么善良。”

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门口,打开门,杨啸天的确穿的整齐的站在门口当门神。

“夫君,安好。”赵彤彤起了一个万福。

“厄,彤彤你不要这样子。”杨啸天还是很不习惯赵彤彤偶尔行的大礼的。

赵彤彤看着杨啸天好像有晕红了脸,赵彤彤又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事情。调戏自己的夫君,多么伟大的想法和做法啊。

杨啸天看到赵彤彤又在窃笑,有点恼羞成怒。

“快走吧,免得客人等的着急。”杨啸天粗声粗气的说。

“是,夫君。”赵彤彤又蹲了个万福,就等着杨啸天从尴尬中回过神来一起走。

“咳……咳……走吧。”杨啸天微微弯起了右胳膊,等着赵彤彤挽过来后,两个人就一起走了。

刚到楼梯口,赵彤彤有些晃眼,眼前的大厅和以往和不一样,平时不开的复古水晶灯,在房顶上明亮而又晃眼。明黄的灯光使整个大厅都充满了一种明快温馨的气氛。大厅的正中间是一排竖穿整个客厅的桌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小吃和饮料。好吧赵彤彤承认,最晃眼的不是灯光,不是鸡尾酒杯,不是小吃,最晃眼的是满屋的名媛绅士所穿戴的各种首饰,各种衣服,亮闪闪,璀璨璨……古代和现代果然没有什么不同啊?不论在哪里人们相比较的都是这些东西。

赵彤彤跟着杨啸天一步一步的迈下楼梯,她在看着别人,别人当然也在看着她。由于赵彤彤结婚的时候是蒙着脸的,众人虽然看过赵彤彤的相片,但也有许多人是没有看过赵彤彤本人的。所以人们很好奇,这位鼎鼎大名的大夫人到底是何模样。赵彤彤今天特意穿了一条水粉色的纱制连衣裙,服帖的剪裁,凸显了赵彤彤娇小美好的身材。若隐若无的小碎花绣在裙摆上,每一条小花的枝叶都好似真的,从裙子上延伸出来,随着赵彤彤的走动,左右摇摆。赵彤彤的头发,也是为了今天的礼服特别设计的,用粉色的丝带绑了N个辫子,整个人看上去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站在英俊伟岸的杨啸天身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大灰狼与小红帽的组合。

好吧,赵彤彤承认今天的打扮是她故意的,因为知道杨啸天一身黑衣的打扮,所以她特意打扮的清纯一点,可爱一点,淑女一点,飘逸一点;这一点一点的加起来就变成了现在的组合。因为她实在是受够了徐子墨怨毒的眼神,她是特意把杨啸天推给徐子墨的。

“这就是杨夫人吗?感觉好小啊不过好漂亮。”客人甲一边流口水,一边赞叹。

“收起你的口水吧,那可是杨夫人,你不怕杨老大看到你猥琐的样子,把你砍成猪哥?”客人乙鄙夷的说客人甲。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杨啸天身边的徐子墨。

“切,你也没有比我好多少,好不好?”

“哇,真的好漂亮,不过跟我比好像还差那么一点啊。”一位四十岁还在装纯情的大妈说。

“我说,甘夫人,人不要脸也要有个程度”

“我怎么不要脸了?怎么不要脸了?她确实是比我差一点啊。”

“杨老大,好帅啊……”花痴女一号,对花痴女二号说。

“是呀,是呀,你看杨老大在看我啊。”

“呸,那是在看我好不好?”

周围的嘈杂并没有影响赵彤彤和杨啸天下楼的速度,虽然这种不和谐影响了两个人的美好。但众人都没有在意的议论着。

徐子墨看着缓缓下来的杨啸天和赵彤彤,拳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牙齿都快把口红咬没了,还没能宣泄心里的愤怒。这种荣贵本该是属于她的,应该是她站在杨啸天的旁边,夺走所有人的目光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那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到底凭什么。徐子墨心里的呐喊声,众人当然听不到,她只看着那两个不相配的人走了下来,站在人群中间,接受所有人的赞美。

司仪看到主人已经出现了,便宣布晚宴开始。当然照例主人要跳第一场开场舞的。可是赵彤彤根本就不会,对于运动她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就算跳舞也不学,即使当初学习的时候赵彤彤也把这项内容直接勾掉了。

“夫君,彤彤不会跳舞,让徐小姐陪夫君跳吧。”这个当然是早抖沟通好的,杨啸天也同意了,赵彤彤这么说只是跟在场的人交代一下。

徐子墨走上前,和杨啸天跳了第一场舞。杨啸天看到了徐子墨脖子上带的项链是他送给赵彤彤的,这会儿怎么会在徐子墨身上?

“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是彤彤送我的。”

“她送你的?”

“啊,啸天,你捏痛我了。”徐子墨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怒杨啸天了,杨啸天捏的自己快痛死了。

赵彤彤,就算你不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也不用这么糟蹋我的心意吧?既然不爱我,当初为何要答应嫁给我?

水易这几天好想家,快年底了,同学们你们想家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