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看大戏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水易72小时 2086 2011-11-14 18:46:19

  “彤彤,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少?”王云看赵彤彤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疑惑的问道。

“可能是今天胃口不太好吧。云云你自己吃吧。”赵彤彤叹了口气,仿佛把心中的抑郁都要叹了出来。

“彤彤,你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叹气,你到底怎么了?”王云很担心,从认知赵彤彤开始都没有见过赵彤彤如此忧愁过。

“云云,杨啸天昨天晚上没回来。可能是去了徐子墨那。哎……”赵彤彤又开始叹气了。

“彤彤,他不回来不应该是你所期望的吗?你叹什么气?”

“是呀,我知道啊,就因为我不像我想象的开心,所以我才叹气啊。哎……”

“夫人,杨先生回来了,杨先生回来了。”祥嫂大呼小叫的走进了饭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回来就回来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赵彤彤懒洋洋的对着祥嫂说。

“不是,夫人,杨先生,他,他搂了一个女人回来?”祥嫂的气还没有缓过来,却也照实的告诉赵彤彤她所看到的。

“带了个女人回来?很好,祥嫂你去找徐小姐,让徐小姐尽快下来,就说杨先生回来了,找她就行了。”

“是,夫人。”祥嫂说完就走了。

“彤彤,祥嫂什么时候唯你命是从的啊?”云云坏笑的凑近了赵彤彤问。

“人都是有弱点的,一个人的忠心也是有价格的,不是吗?”赵彤彤实在没有心情解释什么,就随便顺口说了一句。

王云也很识趣的没在说什么。

“杨先生你回来啦?”门口传来了杨忠的声音。

“恩忠叔,准备房间,我要洗澡休息。”杨啸天懒洋洋的声音同样也从门口传来。

“夫君,昨天睡得不好吗?”赵彤彤缓缓的走向杨啸天,看都不看杨啸天旁边的女人一眼。

“杨哥,这是谁呀?怎么管你的事?”杨啸天并没有说话,只是捏了捏怀里的女人,这个女人就开口说了。

“你跟夫君在一起,却没有打听过他是否有妻房吗?不过没关系,我原谅你,夫君,吃早饭了吗?我让祥嫂准备了你的早饭。”赵彤彤后半句是笑着对杨啸天说的。赵彤彤根本就不介意杨啸天到底有多少个女人,,杨啸天有一个女人,或者有N个女人对于赵彤彤来说都是一样的。

“哦?那一起吃吧。”杨啸天挑了挑眉,邪笑的说。

“对不起,夫君,我吃过了,夫君您慢用。”赵彤彤的语气很客气,非常客气,客气的杨啸天想伸手打她。

“哼”杨啸天留下一个鼻音搂着那个女人走向了饭厅。

“徐小姐下来了吗?”赵彤彤问着刚刚走到她身边的祥嫂,懒洋洋的问。

“是的,夫人。徐小姐换号衣服就下来了。”

“云云我们去看戏吧。”赵彤彤懒了一个早上了,总算找到一个比较让她提的起兴趣的事了。

“杨先生在哪?”徐子墨终于徐徐的下来,在大厅没有看到杨啸天,就问早都等在那里的祥嫂。

“先生在饭厅。”徐子墨转身向饭厅走去。她不知道杨啸天找她什么事,也许是要跟她说,他后悔娶赵彤彤了,要娶她呢。

徐子墨心情愉快的到了饭厅,就看到杨啸天正和一个女人亲亲热热的互相喂食,你一口我一口的好不恶心。

“啸天,她是谁?”徐子墨发现自己的承受能力真是越来越脆弱了,看到杨啸天和另一个女人如此亲密,她的心就像针扎一样,越揪越紧。

“怎么是你?”杨啸天看到饭厅门口的人并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人,就觉的一口气喘不上来,本来设计的这一切就是以牙还牙,让赵彤彤心里难受而已。也好让杨啸天知道赵彤彤是否在乎他,但等来的却是徐子墨。真是有够郁闷扫兴的。

“啸天,她是谁。”徐子墨一定要知道,为什么杨啸天身边又出来一个女人。

“赵彤彤呢?”杨啸天的眼里根本没有徐子墨,不是杨啸天冷情,而是在没有遇到赵彤彤的杨啸天本就是个无情的人,若不是无情又怎么会坐镇S市数十年呢,多情的人从来不适合当王者。

“啸天,求你,你告诉我,她只是你偶尔的一个玩具,你不会爱上她。”徐子墨害怕了,她的害怕是有理由的,她所认识的杨啸天,从来不会和女人做如此亲密的动作,这是徐子墨日思夜想的亲密,可杨啸天从来不会给予,就算和赵彤彤也没有过如此亲密,如今却和这个女人……一个女人,无论她下了多大的狠心不再爱这个男人,但当她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爱恨嗔痴又岂能由个人的意志改变呢。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谁是玩具?你才是玩具,你全家都是玩具。”那个女人叫嚣着,挥舞着拳头像个被人踩了尾巴的小猫,张牙舞爪。

“啪”徐子墨快走了几步,伸出手打了那个女人一耳光。

“你敢打我?啸天,她打我,你要帮我出头啊。”这个女人哭了,她的哭不是我见犹怜的哭,而是那种嚎啕大哭,哭的杨啸天头都开始疼了,她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

“够了,再哭我就把你扔出去。”杨啸天吼了一句,坐了下来。

那个女人顿时停止了哭泣,看着杨啸天,一声不出。她怕她在说话,杨啸天真的会把她扔出去。

“啸天,我,我……”徐子墨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很少看到杨啸天如此的大吼大叫。

杨啸天情绪失控当然不是真的因为女人间的吵闹,这些如果他不想看,他跟本就不在乎。他情绪失控完全是因为他看到赵彤彤在饭厅的转角,很愉快的笑,完全一副看戏的模样,在那和王云指指点点。这是什么女人?自己为她劳心劳力只为了确认自己在赵彤彤心中是否有一点点的分量,她却在那置身事外。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赵彤彤置身事外了?第几次让杨啸天觉得无可奈何了?

命运就像笼罩在我们周围的透明的玻璃房子,当我们自以为的认为自己已经挣脱了命运的束缚,看到的却是另一所更加坚韧更加厚实的玻璃房子。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挣扎出所有的房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