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表露心迹

千金小姐的现代生活 水易72小时 2084 2011-11-14 18:46:19

  “云云我们走吧,被他发现了。”王云很纳闷,无论是在这偷看应有的紧张,还是在被发现后逃走时应有的慌张,在赵彤彤身上永远都看不到。王云所能看到的永远啊都是赵彤彤一副满不在乎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使这时候已经被杨啸天追上了,赵彤彤依然缓缓的福了福身子,用她那特有的温和语调说:“夫君,用完餐了吗?”

“觉得很好笑吗?”杨啸天眼睛阴狠的看着赵彤彤。

“恩,很精彩。比电视剧都要好,夫君不愧是夫君。”赵彤彤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赵彤彤!”杨啸天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掐掉她脸上那戏谑的笑。

“什么事,夫君。”赵彤彤可不怕他,虽然她不爱他,但她很明白这个男人是爱她的,虽然不能十分肯定,但从他所做的点点滴滴,赵彤彤还是能够推断出,这个男人会拿她如珠如宝般的看待的。

杨啸天无力的放下了伸出去的手,低垂着头,杨啸天有点黯然。自从认识了赵彤彤,杨啸天觉得自己完全不是自己了,他会为了一个女人嫉妒吃醋,会为了一个女人展现他的柔情,会为了一个女人做诸多幼稚的事情,这他做这么多,都得不到一丁一点回报,杨啸天觉得有点挫败。他不再看赵彤彤,转身走回了饭厅。

客厅的阳光洒在赵彤彤的脸上,闪耀的光芒刺的她的眼睛有些痛,赵彤彤眨了眨眼睛,忍住了因为刺痛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向着她原来的方向走了。

赵彤彤不敢承认,她也不能承认,她爱上了杨啸天。因为她害怕,如果自己的心一旦沦陷,得来的就会是同母亲一样,一世的悲哀。十八岁以前,她眼看着母亲为父亲付出全部的感情,然后就看到自己所爱的人娶了一个又一个女人,招了一个又一个侍妾,伤心绝望的时候又要把丈夫分割成数份。就算心如何悲痛,也要表现的大方得体。这是母亲的命运,是她赵彤彤一直想逃避的命运。所以她不能爱上杨啸天,不能爱!赵彤彤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提醒着自己,这才能使赵彤彤表面平静下来。

“彤彤,不好了,不好了。”王云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慌张的拽着赵彤彤就要往外走。

“云云,等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彤彤手里还握着练字的笔,王云这样拉着她,赵彤彤怕笔尖扎到王云,她只好使劲的拉着王云。

“彤彤,不能等了,忠叔说杨景天受伤了,忠叔说伤得很严重,已经抬回来了,我们快去看看。”往云南一口气说完,拉着赵彤彤就跑,她担心的根本感觉不到手心传来的痛。

“云云你的手被笔尖扎到了,你快松手。”

“哦”王云松开了手继续说:“彤彤我们快去吧。”

杨景天房内。

“徐军,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安排你先保护小杨先生吗?”杨啸天看着昏迷不醒的弟弟,怒声的问着站在旁边的徐军。

“杨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感到那的时候,小杨先生就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不醒了。杨哥,对不起。”

“好了,去看看王医师来了没有。”

“是,杨哥。”徐军刚拉开门就撞上了刚冲进来的王云。

“啊,对不起。”王云说完就拉着赵彤彤进来了。

赵彤彤没有王云的慌张,看清了屋里的形式,拉住王云,紧紧的握了握王云的手,示意王云稍安勿躁。

“夫君,小叔怎么样?”赵彤彤没有急切的知道杨景天的情况,她问也只是因为替王云问而已。但在杨啸天看了,赵彤彤第一时间就跑过来看杨景天,一改往日的云淡风轻,慌慌张张的,难道赵彤彤就如此在乎景天。

杨啸天心中纠结却也没有在这事上过多的浪费时间。

“景天他失血过多,已经让人去催王医师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杨啸天面无表情的说。

“彤彤,我想去看看小杨先生。”赵彤彤轻轻的点了点头应允了王云的请求。

王云慢慢的走向杨景天。看着杨景天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王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怎么才两天不见,杨景天就变得如此憔悴,甚至生死未知。眼泪渐渐的流了下来,王云慢慢的蹲了下来,轻轻的抚着杨景天的脸,默默的看着。这么悲切的样子让身后的杨啸天和赵彤彤有点动容,杨啸天终于明白赵彤彤急急忙忙的过来不是因为她关心景天,而是因为王云。

“彤彤,是不是我误会了你和景天。”杨啸天轻轻的对着赵彤彤说。

“是的,夫君。我和景天没有任何暧昧。”赵彤彤本不想解释,但不知道为什么杨啸天问道了,这句话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彤彤,我们出去一下吧。”凭杨啸天的无情也不忍心再看到王云的悲伤,拽着赵彤彤就出去了。

“景天,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只要你好起来,我一定不会在缠着你了,一定不会。”

杨景天迷迷糊糊的昏睡着。在梦中他好像看到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三年的人,一身翠绿色的纱裙,站在花丛中对他微笑。时光仿佛就此停止,杨景天想走上前去,抱住眼前的人儿,可却怎么都迈不动双腿。

“景天,你说我美吗?”那人儿娇滴滴的问着站在旁边的杨景天。是的杨景天看到,她旁边有另一个自己,正温柔的望着那个女孩,告诉她,她很美很美。

“那你会离开我吗?”女孩顺势倒在了杨景天的怀里,抬起小脸轻轻的问。

“傻瓜,我怎么会离开你呢?”还是那温柔的笑,还是那耐心的回答。杨景天有点恍惚,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表露出真正的柔情了?有三年了吧,自从三年前,明月离开自己之后,就在没有这种温柔了吧。

“那你发誓。”明月调皮的要求抱着她的杨景天发誓。

我喜欢写故事,因为在故事中作者可以为主角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然后在带着主角想办法冲过难关。现实中没有人带领我们冲破难关,我们只能靠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