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殇 婉晚动人

003园忆佳人(二)

帝王殇 婉晚动人 朱砂半点 1080 2013-08-22 09:58:39

  003园忆佳人(二)

一路走下来,竟走到了揽月楼。

虽未进过这里却也是早已人尽皆闻的风流圣地,但在他看来却是想要探知的神秘之所,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支撑,它的存在对这里又有什么威胁。

看了看手中的包裹,又望了眼高悬的牌匾转身离去。

再见她时,月色纱质舞衣,袖若流水清泓,裙如荧光飞舞,纤腰灵动,回眸浅笑,倾身起舞,犹如月下仙子。

一曲流觞,台下众人皆屏息欣赏,怕惊动了这唯美的画卷。

曲终,一妇人行至台前,一身紫色流彩百褶裙,秀发用青玉凤簪轻轻挽起,淡扫蛾眉,风姿绰约。想必这就是揽月楼的老板娘,幽姨。

幽姨手执玉壶,自有一段风骚。

“今日小女婉儿正式入红楼,成为揽月楼的新人,还望诸位日后关照”只见一男子手执长长竹竿将红色底子的木牌挂于玄色墙上,那牌子上娟秀的绿色字体刻着她的名字:苏婉。也不知在何时这个名字也在裕景的心中深刻,不曾磨灭。

台下顿时喧闹起来,有着如此佳人又有几个男子不动心,有些按捺不住的贵族公子争相恐后的报着高价,即使一掷千金,也要博红颜一笑。

此时的殷裕景将全部目光放在玉台边那个月色身影上,看她不施胭脂却晕着抹云霞的小脸,手在身前微微打结暴露了她的紧张与不安。她是被迫的还是,几天前在街上男扮女装和装满银锭的包裹又是怎么回事,心中的疑问也渐渐加深。

幽姨嘴角含笑将苏婉拉回台中,语调有些宠溺再次开口“不过,既是我的爱女又怎能以金钱衡量的,小女从小喜爱棋艺,如今有三局残棋,若有谁能破得了便能成为小女的坐上之宾。望诸位公子能尽展才华”说罢将玉壶中的酒一饮而尽。

已有人将第一局残缺逐步列出,想来既能得到美人,又能附庸风雅留下一段佳话,无论是风流才子亦或是贵族公子皆跃跃欲试。而他却依旧注视着那个月色身影,直到她没入了随风飘荡的纱幕中。

若为所迫,又怎会不为金钱,她究竟为何,而那个幽姨似乎没那么简单。

裕景将随身携带垂纱斗笠至于头上,信步从二楼雅间踩着朱红木阶至人群中,抬眼望向台侧面立着渐渐成形的巨大棋局。

平、上、去、入四角摆了子,跟着在平部六三路一枚白子,然后在九三路一枚黑子,在六五路放一枚白子,在九五路放一枚黑子,如此不住置子,渐放渐慢,黑白双方缠斗极烈,中间更无一子剩余。

众人看着成形的棋局绞尽脑汁,想来如何解此残局。忽见一子朝上部七四路飞去,稳稳落在棋盘之上。

“妙,妙极了”发出声音的是一男子身着白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桃花折扇,温文尔雅。又朝裕景微微作揖“此招甚妙,在下秦无双,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殷裕景转向说话之人“无双公子严重了,在下随风,只是闲来无事解棋为乐”

此时已有一青涩女子,约莫十二三岁立于身旁“公子,幽姨请您去碎月轩一叙”声音还带着些许青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