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殇 婉晚动人

016途遇杀手

帝王殇 婉晚动人 朱砂半点 1752 2013-08-22 09:58:39

  016途遇杀手

盛夏的早晨清风徐徐,宫洺立在门外,静候四爷的指令。

突然吱呀一声,玥风阁的门被缓缓打开,凌澈身着一身暗紫色锦绣长衫,腰间系着深色的玉带,将他欣长的身形勾勒出来。

“四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宫洺朝刚出来的凌澈躬身复命。

凌澈点了点头“把该带了都带上,不出一个时辰我们便启程。”

宫洺自然知道凌澈指的是喜公公,所以早就在马车上布下障眼法。不过自从进入宫中还未面见过圣上,便匆匆离去,即使真心不愿相见,但他毕竟是九五之尊。

宫洺最后还是疑惑开口“那圣上……”

凌澈睇了他一眼,没有丝毫表情,语气也透着薄薄的寒气“他不会见我的。”

就在这时,从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有些油腻的声音“圣旨到。”

真是人如其声,一个有些肥胖的公公手执圣旨,已经进入了玥风阁的院落。

凌澈并没有看他,而是转身对着宫洺淡淡道“去准备吧。”

那公公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怠慢,有些不悦道“快点接旨吧,要是怠慢了......”

还没等他说完就发现凌澈凝着自己的双眸,透着噬骨的寒冷,硬生生把自己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凌澈走下石阶,走到圣旨前面,屈膝跪地,挺直的脊梁散发出的气势,让人觉的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儿臣接旨”声音依旧寒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懿云公主远嫁殷国,促使两国长治久安,为表诚意,特遣皇四子凌澈一路随行,时间紧迫,不必面圣,即刻起程,钦此。”

凌澈还未接旨,便自顾起身,将圣旨从那公公手中拿下,转身走出院落。此时宫洺已经准备好一切,随时可以出发。在他身后是一队整整齐齐的送亲队伍,皆身穿红色华服,鲜艳的让人刺眼。

凌澈走向马车,一声令下,队伍缓缓前进,走出凌国宫,离开京城,向遥远的殷国前进。

已经走了大半天,车外的烈日已经照得人们渐渐萎靡。

突然,传来一声呼喊惊醒众人“有刺客。”

车中的凌澈也睁开了双眸,没有过多表情,只是朝着他旁边空空的座位低声道“公公,保重了。”

凌澈走出马车,看到十来个黑衣蒙面人与送亲的队伍展开了撕杀,就连自己的车夫也加入了战争,凌澈手执石子在众人不注意间狠狠朝马肚子上狠狠一掷,顿时那马传来了嘶鸣声,奋力向前跑去。

宫洺看到马车跑了已有一段距离,手挥马鞭也朝马车的方向去了。

有人发现了这边的混乱境况,大喊“保护四皇子和公主”便有四五个护卫将站在那里的凌澈护在中间。

混乱的情况还在继续。

那十几个黑衣人武功在送亲的护卫之上,但却没有咄咄逼人。

随马车前去的宫洺在进入一片松林之前终于将那匹野马控制住,朝着车中的空位道“公公,已经安全了。”

原来是障眼法,喜公公一直被藏在马车之中。

宫洺扶着喜公公朝前面的松林走去,在林间依稀能看到一辆暗绿色马车的轮廓,车夫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到他们走过来赶紧上前,躬身道“门主,一切都住备好了。”

宫洺点了点头,将喜公公扶上马车,又嘱付了那车夫几句,便转身离开。

当宫洺再次回去时,混乱还在继续,他也加入了战斗,只不过在打斗间朝为首的那个黑衣人睇了一眼。

只听为首的那个刺客,大喊一句“撤。”

为了保存实力,送亲的护卫并没有追上去,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这时从身后马车上下来一名女子,大红的喜炮,朝这边款款而来。

刚才的那帮侍卫的首领忙躬身道“让公主殿下和四皇子受惊了,臣罪该万死。”

那女子笑语盈盈,“若不是你们我早就落入贼人手中,你们不但无罪反而有功,真不知怎么谢谢你们。”

那首领听完终于放下心来“公主殿下言重了,保护你们是属下的责任。”

“不过,这位方才一直不见人影,不知怎么回事。”凌若将视线移向宫洺,语音悠悠。

凌澈听到这些才将视线移到她身上,这是他们初次见面,即使十岁以前在宫中也从未谋面,关于她的一切也只是传闻。

宫洺立在那里,反倒是刚才的侍卫首领替他开脱道“宫洺是四皇子的贴身侍卫,所以......”

“既然是贴身侍卫,在刚才那个危急时刻更应该守在四哥旁边,不是么?”此时她的眼睛已经看向凌澈,眼神中有着深远的意味。

“公主教训的是,只不过刚才四爷马车失控,里面有重要的东西,在下才追寻马车而去。”

“四哥,看来我是冤枉他了。”凌若并没有将视线从凌澈身上移开。

凌澈嘴角勾起一弯弧度,淡淡开口“是你太关心我才会这样,四哥不怪你。”

凌若微楞,就这样简单一句话所有的问题全部又抛回给自己,凌澈,你果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

“谢谢四哥,那我们出发吧”说完,便转身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凌澈看着这个渐渐走远得背影,眸光潋滟,凌渊,她也是你的一步棋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