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肥后薰衣

第四章

肥后薰衣 paper0107 2264 2011-11-14 13:18:13

  第一次感觉被人伺候的日子是真舒坦。失明了的自己,真可以说的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的贴身丫鬟,叫六六。我问她,是不是因为在家里她排行老六,所以叫六六。她却非常惊奇的说,小姐小姐你真聪明!当时,我的头顶就留下三条黑线。

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从六六的口里知道了很多现在存活的这个世界的很多事。例如,在她所知的大陆上共有4个国家,还真和我想的一样,分为春夏秋冬四国。而春国和夏国是实力相当,正处于盛世,秋冬就显得逊色很多。而春国此时的王朝是紫云朝,皇帝叫紫云枫。听六六说,当朝皇帝性格乖张,却不残暴,老百姓都很爱护他。长相无外乎英朗俊逸,潇洒不凡。我瘪瘪嘴,好像你们真见过似得。我对春国倒是没有太大的好奇,反而对六六嘴里的夏朝很是向往。听她说,那里四季更替,都美的让人流连忘返,更有食美食,非夏都的传言。嘿嘿,本人可是美食爱好者,要不死之前,能是肥肥的摸样,拴不住男人的心。

想到这,心口并不意外的疼了一下。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上第几次想起他了。那个背叛自己还对自己假情假意说祝我幸福的男人。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如果他知道我在去他家找他之后出了车祸,他会怎么样?会不会为我难过,会不会,有一点点后悔?哎......死都死了,还想他干什么呢。

此时的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其他的五官却是异常的灵敏。我总能听到丫头们的窃窃私语。也能很快闻到属于美食的香味。总之,没有光明的日子,我并没有颓废放弃,反而想努力的活下去。只是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是,这身躯体的前任主人,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我曾认真的问过六六,我有没有和谁结过仇,或者我自己之前有没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六六总是闪烁其词,不是说不知道,就是转移我的注意力。我就知道,事情没有想象的这样简单,或许,真的有我需要知道的秘密。

“六六,我以前对你不好么?”我揉搓着手里的茶杯,上面温热的温度能让我此时安静下来,感觉到安心。

“小姐一直对六六很好啊。小姐为什么要这样问?”

“那为什么你就不能告诉我实话?到底我有没有得罪过谁!又或者我自己之前遇到了什么?现在我失忆了,你却不告诉我我吃砒霜的原因,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我真怕还会有人来害我!”我痛苦的揉着脑袋,是啊,如果真的有人再来害我,以我现在的状况,又怎么可能保护自己全身而退呢......

“小姐,有些事,忘记了总比记得好。不管是你自己想不开,还是别人要害你,只要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就是安全的。小姐,不要再问六六了。一切都过去了,小姐别再胡思乱想了。”六六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份无可奈何,我不是没有听出来。

哎,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搞了半天自己失忆还成了对自己好了。我可不是失忆,我是不知道,我得搞明白。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要是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我是连睡都睡不安稳的。

就在这一天,我决定去问我现在的娘,或许我能够从她那里知道点什么。我趁六六不在,拿起她为自己准备的拐杖,一步一步慢慢的探索着往门口走去。来到这里快1个月了。他们并没有禁我的足,我也偶尔闲来无事去娘的卧室请安。奇怪的是我一直没有听过我那个当县令的爹来看过我。我还问过六六,说我爹怎么没来看看我。六六只说老爷去春都了,也就是春国的都城,还没有回来,我也就没有再问。而这个娘,却是在自己醒来之后就没有再去过我的房间,只有我去看她的份。这让我很是郁闷,好像我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他们并不喜欢我。

我慢慢的走着,自己的房间和娘的卧室距离并不是很远,根据自己的记忆还是能准确的辨别方向的,并不是很久,我就来到了娘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有一男一女在说话。

“你是说,衣儿还活着?”男人的话显得急迫且喜悦。

“恩,衣儿1个月前就醒了,现在就在她之前住的院子里。只是她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而且还失明了。”女人的声音,我却是认得的,自然是娘了。只不过,男人是谁?

“太好了,太好了。我的衣儿还活着。还活着。”

“呵。活着,好么?还有,她不是你的衣儿,你不要忘记了,你并不是她的爹!别以为我嫁给你,你就可以成了她的爹!”

“夫人,你又是何必呢?既然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夫人,衣儿就是我的孩儿,虽然她并非我亲生,但是我仍将她视为我的掌上明珠。过往发生的事情,就让他烟消云散吧,好么?”

“烟消云散?哈哈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消散了!你知道么,每一次我看见她就让我想起她那可恶的爹!就让我想起那个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男人!你视她为明珠!我却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以为她知道她的身世之后吃了那毒药能够死了一了百了,却没想到她能活下来!活下来又能怎样!她失忆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我还记得!她以为她这样就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么!做梦!”女人阴狠的话语深深的震慑了我的全身细胞。一股阴测测的寒冷,蔓延开全身。我不得不用双臂环抱住自己,却仍是冷得揪心。

“夫人,你又何必。衣儿不死,或许是老天给她一个机会,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更是给我一个机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女,让你们忘记过去的所有,以后能够开心的活着!”

“机会?忘记?开心?呵!只要这个孽种一天活在这个世上,我就一天不得安宁!”

孽种......呵呵,难道这个躯体本来的主人,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死亡么?哎,原来,被自己亲娘憎恨着,是多么让人揪心的事情啊......

“小姐?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你是来给夫人请安的么?怎么不进去?”六六的声音传来,我浑身开始不由得颤抖起来,我还站在她的门前,这无疑是在告诉屋里的人,我已经听见了所有我该又或是不该听见的一切了么?顿时,心口的疼痛又蔓延开来,我用手揪着胸口的衣服,不自然的蹲了下来,好痛。面前的房门,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