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肥后薰衣

第十二章

肥后薰衣 paper0107 1921 2011-11-14 13:18:13

  “圣旨到!”小谷子尖锐的嗓音响彻乾坤宫的后院。

碧落拉着还昏昏欲睡的薰衣匆忙的跪了下来。碧落紧张的盯着地面。而薰衣还迷糊的垂着头,谁啊,大清早的不让人睡消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宫女薰衣,贤良淑德,深得朕心,特封号‘薰妃’,赐景德宫!宫女碧落,从今日起,搬入景德宫,侍奉娘娘,钦赐!”小谷子慢悠悠的读完圣旨,利落的将圣旨卷好,双手奉到薰衣低着的脑袋前。

薰衣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圣旨,转头看看碧落差异的眼神,又抬起头看着小谷子满眼的笑意。

“薰妃娘娘,快接旨啊!”小谷子笑着提醒。

“啊......你,你刚才读得什么?什么薰妃?什么景德什么宫的,我怎么没明白?”薰衣一脸茫然的看看小谷子,又看看碧落,完全没有搞清状况。

“恭喜薰妃娘娘,贺喜薰妃娘娘!”碧落没有起来的身子又向薰衣跪着,低头恭敬的说着。

“薰妃......娘娘......”什么!怎么睡一觉起来我就成了娘娘!哼!是他!一定是他!他,故意的!

薰衣所有的瞌睡虫此时都被内心的愤怒赶跑了!她愤然的站起身,大声的吼了起来:“皇上呢?让他给我出来!”说着,就朝乾坤宫内殿跑去。

“紫云枫!你给我出来!”薰衣不怕死的在乾坤宫内殿里四处乱窜,却都没有看见皇帝的影子。

“哼!我看你能躲我到何时!”薰衣咬牙切齿的说道。

“谁这么大胆在直呼朕的名讳?不想活命了么?”紫云枫淡淡的声音从殿门口传来。他好整以暇的斜靠在门边,看着薰衣的眼里满是得意的笑意。

薰衣愤怒的看着站在门口挡住阳光的高大男人,两手叉腰,刚要爆粗口,却被他脸上的笑容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温柔的笑,虽然带了点恶作剧得逞的得意,但是还是如此好看,温暖人心。

“原来是朕的爱妃!”紫云枫忽然发现,逗弄眼前这个女人,是多么让人惬意、轻松的事情!啊!今天的阳光怎么这么明媚啊!朕喜欢!

“爱妃屁!你故意的是不是!还是你觉得我昨天说的话其实还是勾引你而使出的欲擒故纵的计谋啊!那你可就错得太离谱了!我告诉你啊,我不要当你的妃子!看清我嘴型没!我-不-要-当-你-的-妃-子!”薰衣简直是用吼的说完这段话,她就不明白了,这个皇上是白痴还是傻子?怎么就听不懂话呢!

“哦!哦!原来爱妃并不想当朕的妃子啊!那你想当什么呢?当朕的皇后?如果......你真的如此坚持,那朕可以成全你!”紫云枫把玩着手指上的玉扳指,或许,是时候该有个皇后了。

薰衣听见“皇后”两个字,眼睛瞬间不可思议的瞪大。

“紫云枫,你还好么?”薰衣突然神秘兮兮的盯着眼前让他不可思议的男人,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走到他的面前用手心摸了下他的脑门。

“朕很好。”紫云枫斜睨着薰衣,冷眼旁观她对自己上下其手。

“你也没发烧,怎么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你像个疯子?”薰衣故作沉思状,歪着她那颗圆圆的脑袋,大眼微眯,却没有焦距。她真的不知道该对这个皇上说什么好了。

“爱妃的意思,是说朕的想法太过荒谬了么?”

“岂止是荒谬!皇上啊,小女子求你了,什么妃子什么皇后,你找别人去当吧,啊!小女子这辈子无欲无求的,你要玩就找别人玩去,我可跟您这个伟大的皇上玩不起啊!”薰衣双手合十,小脸上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

紫云枫突然站直自己的身体,充满危险的眼睛直直盯着还在苦苦哀求的薰衣,充满肯定的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当真不想当朕的妃子?”

薰衣狠狠的点头。

“也不想当朕的皇后?”

薰衣更加用力的点头。

“好!”紫云枫突然越过薰衣,迈步走到龙椅前坐了下来。手里拿起一卷用于写圣旨的黄绸子,挥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薰衣心里激动万分,为自己能够重获自由而欢喜,却突然感觉眼前这个皇上,今天是不是太好说话了点?

片刻,紫云枫放下笔,卷起圣旨,走到薰衣的面前,微笑的看着她,轻声说道:“薰妃接旨。”

薰衣以为是废除自己妃子身份的圣旨,没有多想就跪了下来,双手非常虔诚的接过圣旨,还用很大很大的笑容回着眼前这个男人:“谢皇上!”

紫云枫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皇上,您笑什么呢?”薰衣好奇的看着眼前突然失控的皇帝。

“你不用打开圣旨看看么?”紫云枫好心提醒着眼前迷糊的女人。

薰衣疑惑的打开圣旨,虽然古代的文字多是繁体,但是有几个字还是认识的。

皇后......三月后完婚......

薰衣怔愣的拿着手里的圣旨,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朕可爱的皇后,朕一直忘记告诉你,朕是天子,朕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不能得到的。你的拒绝,成功的惹怒了朕!不是不想当朕的皇后么?朕偏不让你如意!”紫云枫站在薰衣的右侧,斜睨着已经傻掉的女人,心里却并未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在他心里,后宫的这些女人谁当皇后都不可以,只有眼前这个女人,才最合适。

“别再妄想朕会收回成命,因为,是你自己,接的圣旨。不要再挑战朕的耐性!”放完狠话,紫云枫看都不看薰衣一眼,走出了内殿。

薰衣慢慢转身,看着渐渐消失的紫云枫,心里五味杂瓶。

“为何,偏偏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