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肥后薰衣

第十一章

肥后薰衣 paper0107 3220 2011-11-14 13:18:13

  紫云枫皱紧眉头,怒瞪着不知已经打碎过几次茶杯的女人!

薰衣低着头直愣愣的跪在皇上的脚边,一遍一遍用眼睛勾画着他衣服下摆上的绣龙。哇塞,不愧是古代人的手啊,如此紧密华丽,要是自己,估计连十字绣都绣不好的吧。

“看什么呢?”

“龙啊!”没搞清状况的薰衣抬起头回答,但是映入眼帘的是紫云枫怒瞪着的双眼,深邃的眼眸里似乎有隐隐的火光。薰衣再一次懊恼的垂下头,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我的天呐,我到底在干什么!

紫云枫看着眼前低着头的人儿,突然脑袋隐隐作痛,开始怀疑自己将她安排在身边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服侍朕,有这么困难么?还是,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拿朕的东西发泄?”紫云枫压抑住心中的烦闷,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最好今天讲出个道理来,否则......

“回皇上,奴婢没有......服侍皇上,奴婢高兴还来不及,哪有什么不满意的。请皇上赎罪!”薰衣将腰弯的更大了些,脑门贴在了地毯上,如果是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此时的她肯定是后悔万分,却不知薰衣满眼的不屑、不服,甚至是愤恨。

明明可以躲着的!明明可以做到眼不见为净!明明可以将你当猪一样看待,用时间消失心里被你占据的位置!你却让我每天近前伺候你,每天除了看着你就是看着你!我怎么可能满意!

薰衣悲哀的在心里叹着气,什么时候为了自己这条穿来的贱命,而在一个占有过自己的男人面前如此卑躬屈膝。

“抬起头来!”紫云枫不悦的看着近乎趴在地上的薰衣,她说的话虽然恭敬,但是隐隐的恨意还是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薰衣隐忍着眼里的泪水,平静的看着眼前高高在上的皇帝。心里却越想越委屈,伪装出来的平静在他探寻的目光前全部瓦解。最终还是不争气的将眼泪流了出来。

“你......下去吧。”紫云枫没有再看向她。刀山火海他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像是魔咒,他狠不下心去惩罚眼前这个犯错误的女人。

如受大赦,薰衣迅速的站起身,连谢的话都没有回,就跑出了内殿。躲在内殿不远处围墙的后面,薰衣颓然的蹲了下来,双臂环抱着自己,泪流满面。

第一次,委屈的将穿来之后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回忆了起来。或许只有痛哭,才能将心中的怨念发泄出去。却不知,哭着哭着,竟然睡着了......

内殿。

小谷子低着头,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皇上最近这是怎么了。从来不招女婢全天伺候,却让薰衣成为了第一个。今天第一天伺候,错误百出,不是打翻茶杯就是弄倒奏折,让杂家这颗心都跟着她提心吊胆起来。却从未看见皇上如此仁慈,犯错到这种程度都没有被罚,要是别人早就被砍手砍脚死无全尸,就连自己都会被罚几十个板子。这个薰衣也没什么过人姿色,就是脸蛋圆嘟嘟看着讨喜,那也构不成原因令主子如此看待。

小谷子越想越迷糊,越想越疑惑。抬头悄悄的看着正埋汰沉思的主子。

难道是因为主子禁欲太久了?主子确实已经很久没有留宿各妃子宫中了,难道是......

要是紫云枫知道他心中所想,肯定会死的相当惨烈。

紫云枫心中的烦躁仍未消散,看着殿外阴沉的天空,开始懊恼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被天气影响了情绪,脑子里却一直有个奔跑快乐的身影挥散不去。他愤然的站起身,就往殿外走去。

只是想去御花园散散心的紫云枫走出乾坤宫,却听天上一声响雷,绵绵细雨就这样应声而落。小谷子见天降小雨,急忙差遣后面的小太监回去取伞。

“皇上,回吧,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的。”小谷子低声道。

“恩。”紫云枫微微点头,转身就要往回走。却不经意间发现围墙后有一抹白色。紫云枫皱紧眉头,快步走了过去。近前,才发现,之前跑出去的女人正靠着围墙,紧闭双眼,小脸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眉头紧锁,脸侧的头发因为雨水而紧贴在脸上。整个人显得虚弱且惨然。

“皇上,用我叫醒她么?”

“不用。回寝宫。”说着,紫云枫弯腰抱起昏睡的薰衣,转身向寝宫快步走去。

昏睡中,薰衣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凉一阵温暖,之后好像有个人在抚摸自己的全身,好舒服,好舒服......

什么!有人在摸我!

薰衣突然睁开双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是泡在木桶里,头发披散于桶外,由一名女婢用花瓣清洗滋润着。而身体上舒服的抚摸并没有消失。薰衣震惊的环顾四周,又看了看身边伺候自己的女子,都是自己不认识的宫婢。自己这是在哪里啊......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薰衣直到泡完澡穿好衣服都是呆愣愣的。她有捏自己的大腿,真的会疼。不是在做梦,那,这又是唱得哪一出?看着身上手感超好的纱质裙衣,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随着宫婢的指引,薰衣来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房间的对面门前,之后宫婢们就自动退了下去。

薰衣毫不客气的使劲推开门,却在看见屋内站在窗前的人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你!哦不,参,参见皇上!”差一点薰衣就要转身跑掉,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小命要紧。

“起来吧。”紫云枫转回身看着眼前刚沐浴出来的女人。此时的她,眼神留离,沙质的衣服使她圆润的身材若隐若现,白皙的脸庞圆圆的,看着让人忍不住就想上前去抚摸蹂躏,粉红色的小嘴嘟嘟着,像樱桃般想让人咬进嘴里。

“过来。”紫云枫转身走到床边自然的坐了下来。

“奴婢不敢。”我会过去才怪!谁知道你会不会像那天一样再做出来什么好事。可是薰衣却忽略了,皇上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紫云枫皱起眉头,恐吓的看着门口的人儿。

薰衣非常不情愿的走向紫云枫,在离他一米左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紫云枫已经懒得用语言指示她,迅速的站起身就要将她拉向自己。

薰衣看出他的意图,心中一吓,转身就要跑,怎料被长长的裙衣绊住了脚,眼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却在下一秒,身体被接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充满了好闻的男性气息的怀抱。

薰衣惊愕的抬起头瞪大了双眼看着抱住自己的男人。

紫云枫盯着薰衣长而卷翘的睫毛,又看向她那仿佛会说话的明媚大眼,最后,将注意力定在了她那微张的粉红色的小嘴,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想念,低下头吻了她。紫云枫或亲或轻咬着薰衣的嘴唇,不满意怀里的人的呆愣,拉紧了手臂,让怀里的人更靠近自己,而吻,更深了。

薰衣木然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放大无数倍的脸,脑中一片空白。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薰衣茫然了。

“今天的你,比那天好吃多了......”耳鬓厮磨,紫云枫好笑的看着薰衣呆愣的表情,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怎么就这么喜欢发呆呢?

像是当头棒喝,薰衣用尽全力推开眼前的男人,看向他的眼里满是愤怒。

“什么那天?奴婢不知皇上何意?皇上应该是认错人了吧!奴婢告退了。”理智告诉自己,应该逃离这里,快速的逃离。

“站住!”紫云枫愤怒了。从未有女人这般对待自己。这个女人像视自己为毒蛇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那天之后,你向我请安我就认出那晚的女人就是你。你完全可以求朕给你一个名分,但是你没有。没错,你淡漠的态度让我对你产生了兴趣,现在,我可以封你为妃,你大可不必再伪装假意躲避朕。”

薰衣转身震惊的看向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原来自己的躲避在他眼中居然成了勾引他的伎俩!哈!真好笑!算了,我受够了!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

“呵呵,皇上,不知您是太过自信还是认为每个女人都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天子?是啊,您有高高在上的权利,您更富有的整个国家都是你的!每个女人都希望成为你的妃子,哪怕是最低等的良人,没被你临幸都能拿上好几十两银子,只要挂名是你的女人!可是,皇上您知道么,我周薰衣却不稀罕你说的什么妃子!和一堆女人抢一个男人,我周薰衣那是吃饱了没事干都不会去做的事情!您觉得我躲避你是为了勾引你?那你可是大错特错!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晚没好好睡自己的觉,跑出去看什么夜景,也就不会遇见你,也就不会被你......”薰衣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胸口憋闷的难受,不得不停下来,但是眼神仍是毫不畏惧的斜睨着眼前显得越来越愤怒的男人。

“说完了?”紫云枫语气随意,却让薰衣全身发冷,感觉到有危险逼近。

“没有!但是本姑娘不想说了!”薰衣强装镇定的抬起下巴,不能在气势上输给敌人。

“好!好!哈哈哈哈!”紫云枫大笑了几声,转而平静的看着眼前不知胆子有多大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说朕误会你了?你并不想当朕的妃子?可是!”紫云枫淡淡的看着薰衣,却在下一秒越过她走出了房间。

而薰衣,呆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动。

可是......可是什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