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孽情前妻价位高

其实上天是公平的6

豪门孽情前妻价位高 落叶枫清 2011 2013-07-20 18:11:47

  如果说命运是一把锁,那么钥匙会在哪里?也许人们往往错过属于自己的那把钥匙而取得了本不属于自己的钥匙,也许以后发现了会后悔无穷但是此时此刻是不会后悔的,或许在重来一次也仍然会这么选择,这就是命!林晨曦坐在副驾驶座上,周围安静地连对方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林晨曦紧紧捏紧系在自己胸前的安全带来减轻自己心里的慌乱,那颗心充满活力地跳动着仿佛一不注意就会从自己的胸腔顺着自己的喉咙跳出来一样,林晨曦不由自主地咽了咽自己的口水,他可真不是一个会活跃气氛的人,这样冷冽的氛围他还悠闲自得地开着车。慕轶然有些好笑林晨曦的动作,自己又不会吃人她干嘛还一副小女人娇羞害怕的样子,他拿起方向盘旁边的矿泉水递给林晨曦“喝点水……”他的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笑意,林晨曦一囧:真不知道他在好笑什么!然后伸出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水。“你…为什么会来那里。”林晨曦把玩着水瓶故意装作漫不经心。“你未婚夫叫我来的。”听见慕轶然的话林晨曦满是疑惑地望着他,慕轶然笑了笑,那富含磁性的笑意让林晨曦浮肿苍白的脸红了红。“他说他来不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让我来。”闻言林晨曦落寂地靠在座椅上扭开了慕轶然送的水然后对着自己的嘴带着怒气地喝了下去。慕轶然盯着后视镜里林晨曦恼怒失望地喝水撒气,心里不由闷得慌,难怪人家总是说得不到的东西永远在骚动,尤其是“敌人”的东西慕轶然有些烦躁地扯松了领带,然后加大油门任由车子狂奔乱舞。林晨曦正生气地喝着水根本没注意车子加速一下子就被水呛住了,脸色通红地咳嗽着,正想跟慕轶然抱怨时脑子突然一沉,看见的慕轶然也有好几个,林晨曦昏昏沉沉地伸手过去想抓住慕轶然却一下子被抽去了力气,晕眩在座椅上。慕轶然眸色猛然一寒,浑身上下散发着阴霾、寒气:慕轶辰,这一次我会让你宝贵的东西没有一丝光彩!----------------------------------H市机场,大厅里整齐的一排身着黑色西装、黑色皮鞋的男人耐心地看着自己面前穿着白色西服,带着一副遮住大半张脸的黑色墨镜来回地走来走去。“该死的慕轶辰!怎么还不来,不知道老子时间宝贵啊。Tina还在酒店等着我呢!该死的慕轶辰!”男人不满烦躁的抱怨声一直响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也许这一队黑色太过耀眼气势又太过庞大竟有些许乘客拿起相机拍起照来。顾子恒烦躁地抬起手看表,不看还好一看那火气简直是蹭蹭直冒不由破口大骂“妈的,都他妈3点52了,这人怎么还没到!”顾子恒恼怒地一屁股坐在候人厅的椅子上双手交叠在后脑勺,慵懒地看着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那就是在冬天女人永远是一只裹着厚实棉袄的大企鹅,再细的腿也会像擎天柱一样粗大,简直一点美感也没有,像那修长光滑的大腿就应该露出来给男人欣赏的,干嘛要藏在那丑陋的牛仔裤里!害得老子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顾子恒痞里痞气地打了个哈切,在感到裤兜里的震动时顾子恒正闭目养着神,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十分不耐地喂了一声可就在听见手下小弟的报告时顾子恒脸色巨变生气道了声“他妈的!”然后嘭地一声挂断了电话。连个人都看不好,那个杂种秦昊竟然敢玩老子,早几小时前就放了人!顾子恒气愤地将墨镜一摔,那张五官坚毅,帅气的脸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有了一丝亮点。侯在机场的人皆都一怔没想到这个粗暴的男人长得如此俊逸不凡!“在这里给老子侯着,慕轶辰来了就说老子有事要办!”顾子恒恶狠狠地说完然后快速离开机场,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徒留一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人。机场外顾子恒一把拉开他那拉风的敞篷跑车动作优雅帅气,只不过他的语言未免有些恶劣了。“他妈的,竟然敢玩老子,秦昊,你他妈的还真够有种!”顾子恒一边骂一边拉动着引擎飞奔而去,只留一条漂亮的弧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顾子恒皱眉拿着手机拨通了林晨曦家的电话。听见手机里传来的雍厚带着成熟男性的声音时顾子恒态度一下子大转恭恭敬敬地说:“林叔叔您好,我是顾子恒。你还记得吗?”那边的林世培恍然大悟似的笑到:“哦,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顾大少可是年轻有为啊!哈哈,不知道顾大少找我有什么事?”“承蒙林总裁抬举了,在下也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我想问问林晨曦在家吗?”顾子恒略微试探地问到。“晨曦?好像一大早就出去了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听见林世培遮掩的话顾子恒一阵嘲讽:连自己女儿不在了一晚上也不知道,真不愧是外界言传的“好父亲”!不过想归想礼数还是要到的现在的林晨曦还是慕家未过门的媳妇总归关系到那个家伙最重要的公司名誉,不过以后是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了,他只要保住现在就够了!“其实也没什么事,轶辰说想带晨曦出去度个假,问她在哪里他好去接她想给她个惊喜,竟然不在那我叫他去学校找找就好了!”林世培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嗯,那就这样吧,晨曦也真是的让人到处找!”顾子恒捧场地说了几句,在挂断电话时脸色一下子黑了:该死的!再找不到,慕轶辰不把老子放逐非洲才怪!想着慕轶辰一会那阴沉的脸就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