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倾城·绝恋

倾城三考(一)

倾城·绝恋 jiezailoveyue 3146 2011-10-20 10:46:11

  女子脸带薄纱,如玉的双手轻叠于腹前。尊贵典雅,让人产生不出一点**的冲动,在每个人的心中油然产生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真是国色天香,实乃倾国倾城啊。”擎日不由自主地轻声的道。

“呵呵。。。。。。”女子掩嘴轻笑。姿态优雅,花枝微颤,声如百灵,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女子的轻笑仿佛富有魔力一般,将众人惊醒。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均布满了惊愕的表情。暗月眼中幽光一闪,他放眼四望,露娜城已经不是初进来时的样子了,四周自然气息极其充裕。许多不应该在这个季节盛开的花朵,居然也奇迹般的盛放,而且每一朵都极其的美丽。不远处潺潺流水,蜿蜒曲折。池内各色游鱼,池边仙果花树,相映成趣。这里每一处都是如此的真实,且富有生机,而不像某些大户人家为装饰庭院,弄一些假山做以雕饰。门口的光幕早已不见,门开着,却没有一个人进来。他感觉城内与城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是两个极其矛盾的世界。飘在左脸前的一缕垂发突然一抖,暗月一惊,内心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抬眼看了一下星梵,后者虽然表情极其淫荡,但是眼中却有一丝深深的疑惑。

“欢迎各位光临圣地。”女子微微欠身,一缕秀发垂落,微风吹起,划过一丝优美的弧线,静静飘荡在额前。

“圣地?这不是露娜城吗?”林平疑惑的问道。

“露娜城就是圣地,圣地也就是露娜城。因为圣地就叫露娜。”女子巧笑倩兮,环顾众人。

众人虽然内心惊愕异常,但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询问,静静的等待女子的下文。

“我知道大家很疑惑,所以大家请随我来。”女子莲步轻移,每一步都仿佛是在跳舞。身子柔若无骨,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跑。眨眼间,女子已行至百米。擎日等人大惊,纷纷提起功力,向前赶去。

众人跟随女子行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在一栋古色古香的木楼面前停下。门匾提名为:清贤居。

女子推开木门,引领众人进去。暗月好奇的观察四周,虽然院子里的一切与外界给人的感觉是联成一体,似乎与普通的宅院并无区别。但是,暗月坚信,这又是一个世界,一个和门外截然不同的世界。他甚至觉得,仿佛自从踏进了那个光幕,自己就进入了一个圈套,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自从有了寒月玉佩,自己等人就已经进入了圈套。这是一个阴谋,一个欺骗了全大陆所有人一千多年的阴谋。

圣女将众人带到木楼二楼,吩咐侍女给众人上茶。

“一千年前,四大高手之一的卡拉迪亚单剑与那黑色大茧在海上大战,最后不敌重伤而回。其实,他并不是一个人。”侍女将茶端了上来,给每位客人呈上。倾城悠然的品着茶,神态陶醉。

擎日细铭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到底是圣地出品,必属精品。此茶初品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细铭之下,顿觉茶味悠长,直入咽喉,贯通百骸。若我没猜错,此茶颜色绿中带点金黄,味道淡雅又透着一丝浓烈,我想此茶应该叫幽竹。”

倾城微惊,她好奇的看着擎日:“你是如何得知这茶的名字的。除了我圣地,大陆上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茶?”

擎日被她看的脸微微一红,赶紧别开脸,“我自幼喜欢收集一些奇物异志之类的书籍,其中有一本书就提到过这种茶。我也是第一次喝。”

“公子真是博学啊。”倾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斜倚在椅子上,姿态慵懒。

“呵呵,圣女过誉了。刚刚您话中提到卡拉迪亚并不是一个人与那大茧作战,难道还有别人?”

“是的,还有一个人。她就是后来创办圣地的第一代圣女,也是卡拉迪亚的妻子,她叫,露娜。”倾城目光凄迷之中带着深深的幽怨,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天空。

星梵看的傻了,他发誓,眼前的美人是他平生仅见,他好想狠狠地赞美一番。可挖空心思,也蹦不出几个字,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以前那样对待自己的师傅是多么的愚蠢。看看人家擎日,就简简单单的一杯茶都能说出那么多的道道出来,再看看自己,除了外表特殊独步武林之外,还真拿不出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

“师傅啊,我悔啊,本想这次出来能给你带个‘儿媳妇’回去,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星梵痛苦的摇了摇头,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

暗月看着星梵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叹息,感到莫名其妙。“又发疯了。”他兀自的点了点头。

良久,倾城转过脸来,看着众人同情的目光,歉然一笑。如雨后阳光,拨云见日,将众人心中的阴霾驱除的干干净净。

“卡拉迪亚重伤之后,用尽最后的生命去研究那黑色大茧,并且将所有研究成果都交给了那三位高手。但他怕那三位高手仍然不相信他的研究,于是就让露娜,也就是第一代圣女创立了圣地。以作为大陆的最后一道防线。圣女为免世人打扰,专心修炼,她并没有按照卡拉迪亚的意愿,将圣地建在城内,而是将圣地建在了与这个城市平行的世界里。只不过这个世界只局限于这个城市的规模范围之内。后来三位高手在大陆中央建立了罪罚之地,狙杀逃离的魔兽。于是,第一代圣女和那三位高手私下约定,将圣地作为罪罚之地的入口。千年之期已过,大陆危在旦夕。所以广发英雄帖,以寒月玉佩作为凭证,邀各位前往罪罚之地。”

“两个疑点,”星梵低着头,伸出两个手指,“第一,你说将圣地建立在与露娜城所在的世界相平行的世界里,而且还可以自由穿梭,非星界挪移大阵是办不到的,但是要维持这么大的一个阵法所需要的能量足以引起整片大陆的能量真空。这么大手笔没理由这一千多年来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觉。”星梵看了看倾城,倾城眼角含笑,浑圆玉润的小手,托着精致的腮帮,静静地聆听星梵的疑问。

“第二,从我们通过光幕,进入城内,一直走到清贤居木门外。这是一个世界。而当你推开这木门,引领我们进入清贤居,我想这应该是另一个世界吧。我有一种感觉,这就好比是在一个房间里,再建一个房间。我很好奇,有必要这么隐蔽吗?”

“真不愧是天机门百年难遇的奇才,云中飞龙萧辰有你这样的徒弟,足以自傲了。”倾城笑意更甚。

“他老人家要是真能像您说的那样,我也不至于整天被那个疯子四处追着打。”

“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你说的没错,圣地之所以能够存在于与露娜城平行的世界里,就是依靠星界挪移大阵。要维持它的运转,就必须有极其庞大的能量,而每一次能量的充能,都足以让这个大陆完全进入真空状态。可是,如果我说这一千多年以来,只进行过一次充能,你相信吗?”倾城饶有兴趣的看着星梵。

星梵眉头越皱越紧,星界挪移大阵他还是了解的,对于这种夺天地造化之物,他自小就有一种莫名的崇拜。门内典籍《阵法精要》里面就有对这个阵法的介绍,但是由于它使用条件极其苛刻,所以并没有做十分详细的记载。

“我只能说,难以置信。”星梵眼睛微眯,望着倾城,一瞬不瞬。

“我且问你,世间万物生生不息,为何没有尽头?”

“循环。。。。。。”星梵猛地爆睁双眼,“你是说,你们建了一个能量循环力场,来供应这么大一个阵法?”

众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这要多大的手笔啊。

倾城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我只能说到这里,至于力场所在位置,恕我不能相告,这是圣地最高机密。”

“呵呵,这个我们了解。”擎日笑了笑,“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问题其实非常简单,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才是真正的圣地。”倾城将目光转向星梵,看着他依旧傻愣愣的表情,心里一阵好笑。

“你是说竹门外是可以连接大陆的那片世界,这里才是圣地的总部?”星梵敲着桌子,一字一句的问道。

倾城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将我们带到圣地总部,究竟何意?”一直没开口的暗月,警惕的看着倾城。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你不认识的人,你都可以把他当作敌人。”倾城难得的一脸严肃得看着暗月,“你认为我如果要害你们,你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直到现在?”倾城指了指暗月,上身微倾,右手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香腮,眼角含笑,表情冰冷。

“你可以试一试。”暗月静静的看着倾城,丝毫不为她绝世的容颜所动。

倾城一愣,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不急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倾城斜瞥了暗月一眼,“明日开始我将在这里设下三场考试,通过者可以从圣地进入罪罚之地。反之,请回,好好准备应付大劫。”倾城玉手轻挥,一名侍女走上前来,引领众人下去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