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景月格格

木雨寒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7-17上架
  • 17320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景月儿初进宫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903 2013-07-17 08:57:18

  清初,泽亲王府。

随着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久未有后的纳兰家族迎来了一个小郡主。

三年后。

“泽亲王接旨。”太监总管温公公缓缓拿出手边的圣旨,郑重得读着,“今念泽亲王乃国家重臣,缉拿反贼,立下大功,特赐封泽亲王为一品荣国公,封御前大臣随扈,景月郡主为和硕和顺公主,钦此。”

“谢主隆恩。”

“泽亲王,恭喜啊,奉大妃懿旨,明儿个想见见小格格。”

“臣谨遵懿诣。”

“阿玛,谁是格格啊?”她昂着小脑袋看着,此刻,她虽只有三岁,却冰雪聪明,机灵可爱。

“你就是格格啊,皇上封了你作格格。”宏德抱起这个伶俐的孩子,亲了亲。

“大妃?可我不认识她。”她眨着眼睛,不解。

“哎,傻孩子,大妃是爹爹的姑姑,便是你的姑奶奶啊。”

“哦。”她似懂非懂,心里有了主意。

这紫禁城很大,被带进了三道城门,才真得进了宫里。

“阿玛,景月累了。”她毕竟是个孩子,没这么大早得奔波过。

“好了,好了,来,在阿玛肩上靠会儿。”纳兰宏德将她抱起,让她的小脑袋靠在他的肩上。她虽是累得紧,却也不敢睡,直觉得这走过的路是这样的长,这样的长,那进来的第一道宫门已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在遥远的地方。她深吸了口气,纳兰宏德赶紧扭了头看她,“怎么了?”

“阿玛,景月儿害怕。”她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阿玛,又看向那个遥远的黑点,路还在变长。宏德跟着领路的太监、姑姑,一个转身拐了个弯,她的眼前忽然变成了枣红色的砖墙,那东西突兀的杵在眼里,其它什么也没有。她忽得闭上眼睛,不再看,更搂紧了纳兰宏德,朦胧间睡着了。

“宏德见过大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啦,起磕吧,早让你带景月进宫里走动走动,看看,都做了格格才让我见着。”她探探头,没瞧见景月,有些奇怪。

宏德拉过躲在他身后的景月,轻轻得推了推她的小脑袋。“快给大妃请安哪。”

“哦,”她跪了下来,郑重得抬了头看了一眼正坐着的大妃,“景月给大妃奶奶请安。”大妃穿着明黄色的宫装,凤钗满头,绿鬓淳浓。

“哎,景月儿。”她的话让宏德一时紧张,忙不迭陪着罪“景月不懂事,望娘娘赎罪。”

“哪的话,一家人。”大妃却大笑起来,“看这孩子,嘴儿抹了蜜似的。来,到姑奶奶面前来,让我好好看看。”

她缓缓站起来,走过去,到底是孩子,先前的恐惧经睡了一觉,已经忘却大半,更加上这一屋子和蔼温柔的福晋们,顿觉愉快,不禁甜甜得笑着。

“看看,你们看看,这孩子真是个美人坯子,咱纳兰家的姑娘就是美。”

“是,是。”身边几个福晋附和着。

博而吉特家的玉福晋一见,喜欢得紧。

“瞧这孩子的眉眼还真是透着几分灵气,比我们家景荣小两岁,却懂事儿识体多了。”

“男孩子总是顽皮些的。”大妃说着,把她招到跟前,摸着她的头发,拿了颗放在金镶玉锦盘中的核桃酥给她,“来,尝尝,刚让御厨房给你做的。”看着她甜甜的吃着,大妃乐起来。“好吃吗?”

“真好吃,谢大妃。”她边吃着,还不忘行跪礼。

“看这孩子,还真是讨喜得很。来,翠柳带小格格去园子里和阿哥、格格们玩玩去。”

“是。”景月被乖乖得带了出去。

“你们也都退了吧,我和宏德聊些体己话。”大妃潜了左右的福晋们,直等了厅内只有这姑侄二人,她才缓缓开口。宏德已略近了前,侧耳听着。

“宏德哪,咱都是自家人,我也不说见外的话。皇上还未定了太子的人选,这宫里是是非非的,我也没个一子半女,现在也只能靠着你这个亲侄,这次请皇上封了景月作了格格,你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臣明白,大妃放心,侄儿定为大妃竭尽全力。”

“哎。这皇后的事情也亏得没波及你亲王府,回去以后和印瑶多提醒着些,别再生出什么事端。那见到印瑶和皇后见面的宫女,我已经命人处置了。”

“谢大妃。”纳兰宏德不觉已后背冰凉,这内人与皇后刚见过面,皇后当晚就暴毙了,多少惹人猜想,更何况自己和大妃的这一层关系。

“皇后为何要我安排她们二人见面,我至今不明。只想着,你是我嫡血亲的侄儿,该不会有什么他心。“

“大妃明鉴。印瑶与皇后自小一起在科尔沁草原长大,说是有些女儿家秘密,只是因了皇后久居宫中,她们二人实在不便多见。那日,也是赶了巧了。“

“这肖子话你说完便了了,她们二人的渊源也没多少人知晓,人都走了,还趟这浑水做甚?“

“宏德糊涂。”他脆生生得跪下,恭谨得很。

“行了,回去吧,那李侍郎的案子你办得不错。”大妃欲言又止,看宏德无力得起了身。

“哎,你是个明白人,皇上钦点你办这案子,你便该知道分寸,以后再结交官员可要警醒着些。”

“是。臣明白,臣告退。”纳兰宏德倒退了三步才转了身出了厅门。这些天来他的心一直无法宁静。李贤举当日在牢中与自己话别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亲见他一家老小赴死发配,自己却只能坐在审台上丢下索命签,那一刻,只觉得自己此生都会无法安心过活,天地间容下的不过是一个为了守护家族、牺牲朋友的神痴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