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小格格初遇靖王爷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308 2013-07-17 08:57:18

  这边厢,几个福晋们在园子里赏着桃花,安排翠柳带了景月儿去了别处里玩。

“景月儿这孩子,我还真是越看越喜欢。”玉福晋看着景月儿的背影和身边的福晋们说着。

“哎,玉福晋还想让你家景荣当驸马不成?”身边是马佳氏的兰福晋,边说边掩嘴笑着。

“怎么了,我们博尔吉特家还配不上了?”玉福晋一听这酸话,丢了手里刚采的一朵桃花,斜睨了兰福晋一眼。

“说不定啊,不肖些日子,宫里又得有喜事咯。”玉福晋听了这话,知那兰福晋说的是大妃眼瞅着就会被立为皇后,这些也是能一眼望得见的,也就指着日长日短罢了。这马佳氏和大妃平日里很亲,就是她家现下只有个丫头,驸马是指不上的了。玉福晋轻笑一声,拉了兰福晋一起走着看花。

“我听你说话可心得很,原是提醒我要急切切得为我家景荣铺路呢。”

“你。”兰福晋一听这话,心里悔得很,本想着让玉福晋不要想着高攀,来日大妃成了皇后,他们还真是高攀不起。可现下,这大妃还不是皇后啊。他们家只要在这事儿上多出了力,说不定还真成了。想到这,现下后悔不已,也不便表露。身边其他几个福晋也是讪笑的讪笑,心里各怀心思。

“你是谁?”几个小阿哥、格格凑到景月身边,盯着她。

“我是景月儿。”她甜甜得笑着,“和我一块玩啊。”她友善得邀请,却换来一片冷眼。

“景月儿?没听过,你是哪个宫里的?”

“这是泽亲王府的和硕和顺格格。”叫作翠柳的宫女解释着,却看不及一群人作鸟兽散。只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年岁的小阿哥,凑过身来,拉着她的衣袖。

“姐姐好看。”身边的婢女赶紧凑过来扶着,“四阿哥还是回宫吧,娘娘刚才就念叨着玩玩就回的。”

“嗯。”那小阿哥点点头,乖顺得被婢女抱着,临走了,还冲她摆摆手,笑着。

“格格,咱们去那边玩吧。”

“好。”她也摇了摇手,跟着翠柳走了。景月并没有太过在意,虽只有三岁,但对那些踢毽子,玩躲猫猫的游戏,她已经不屑一顾了。

“格格,来,刚刚从宫里拿的。”翠柳给了她一个五彩的纸风车。

“好美。”她接过,轻轻得用手转动着。

“格格,您可真是聪明伶俐的格格。前日给了格格们,她们说好玩,没一个像你这么说的。”

她微笑着,出神得看着手里流转的五光十色。

走出花园,前面是个凉亭,有个清瘦的男孩子,靠在亭边的栅栏,不时抹着泪水。

翠柳看了,忙拉了景月,示意她不要过去。

“怎么了?”景月抬了头,不解。

“格格,那是三阿哥,皇后去世后,他很伤心,您还是不要去打扰他吧。”

“可是,他很伤心就更要去看看他啊。”景月说着,径直走过去。

她站到了他面前。见他大概七、八岁,容貌清秀,眼神俊毅,不时眼里噙着泪。他惊觉到站在他面前的她,抬起头来。

“你是谁?”

“翠柳见过三阿哥,哦,不是,翠柳见过靖王爷。”

“她是谁?”他还是问着。不等翠柳介绍,景月走上前去,看着他悲伤的眼睛。

“我是景月。”她说着,把手里的风车塞到了他的手上,“别再伤心了,你这么伤心,我也要难过了。”她乌黑明亮的眼睛直视着他的,让他惊讶于怎么会从一个如此小的孩子嘴里说出这样的善解人意的话来。

“你为何要伤心?”他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时候,没有任何伪装和闪躲,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他正要开口,看见几个福晋走了过来。

“翠柳啊,怎么把格格带这里来了?”她转身,随着翠柳走了过去,快进园子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