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他的心疼,她不懂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209 2013-07-17 08:57:18

  这往宫门去的甬道是这样的长,这样的长。她忽记起儿时,趴在阿玛的肩上,就这样的望着。宫灯都已点上,只是,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她的影子在宫灯的阴影里忽长忽短、忽明忽暗。宫门外,有些声响传来,那应该是阿玛他们的马车声。她听着,不禁略加快了步子,她不喜欢这皇宫,这甬道,若是小王叔在身边,她会说怕。可是,现在,她一个人,她不知道与谁去说。

“这么急着回去啊?”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在这空荡的地方带着回音,直涤荡到她心里,她听着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瞬,那个男人已经到了她身前,“不怕你阿玛额娘看见你的脸?”隆裕穿着四爪蟒补子的朝袍,昏暗中看不清颜色,只觉得乌沉沉一片,隐在这片昏暗中。只是他的脸很白,白得轮廓分明。她愣神,他的眼睛为何如此黑沉,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猎豹,一瞬不瞬得凝着猎物。

她一惊,摸着脸,是有些许肿了。可夜黑,等会儿说不定能蒙混过去。也不知如何与他说,只是想快快离开为好。刚作了揖,他呼啦啦得从身上解下那件深色缎子斗篷,反过来忽得一抖,轻落在她肩头,温柔得为她在胸前系着,那手指不小心碰到她下巴的一瞬,冰凉刺骨。还没等她回过神,他已经将斗帽拉起来,遮住她的头,她那张巴掌小脸隐沒在那宽大的斗帽边缘里,顿时暗了。

宫门外有响动,她想着是不是阿玛他们见不着她,过来找她。略欠了身,都没来及道谢,转了身便往宫门处走。

额娘见她来了,还穿了斗篷,问了她些话,她诺诺回答。那说话的声音不大,穿过甬道,传入他耳中,如情人低语。他一转身,隐沒在那皇宫无边的黑暗中。

她抚摩着脸颊,有些火辣辣的。

“你就不能还手?”芊芊和她坐在景月儿的绣床上,为她敷着药,心疼得看着。

“你怎么和景荣说一样的话?”景月儿笑着,感觉很有意思。

“看你还笑得出来,明天脸就肿得跟个包子似的。”

“芊芊,你不是神医吗,看看有什么药用了不会肿的。”

“怎么?知道要美了?脸肿了,怕你的小王叔就不爱你了?”

“芊芊!”她玩闹着捶了她一下,小脸羞红了,“怕被额娘看见,担心,我也不知如何解释。”她的话让芊芊点了点头。

她不禁抬头看着眼前的景月儿。三年了,陪伴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和靖王彼此的爱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把景月儿当作自己的妹妹,细心的呵护,直到哪一天,把她毫发无伤的交到他的手里。

“那紫烟打你看来是有预谋的,我看她是嫁给了王爷,侍宠而骄,王爷回来,你可一定要去诉苦。”

“算了,我看她也是受了委屈。”

“你不要总是这么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以后,若是王爷做了皇上,那后宫免不了的争斗,怕是你要吃亏的。”

听了她的话,景月儿不禁笑出声来,“看你说的还真远呢。”

“恩,是哦,远是远了点,可总有那么一天的,就像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皇后会有指婚的这一天呢?”她说出了口,有些后悔说错了话。看她渐渐陷入沉思,好象又没有太多在意她的话。

。。。。。。。

我能感谢一下吗,终于有看官留言了,小女子感激不尽。话说这几日写着写着下半部分,就边哭边写,果然是泪点太低。敬请期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